老愚:知识界的沉默之夜的相关文章

老愚:知识界的沉默之夜

用汉语写作的中国作家得诺贝尔文学奖,是十二年前的事情了,一桩好事被官方刻意噤声,以巨著《灵山》《一个人的圣经》蜚声世界文坛的高行健,在自己的祖国被决绝地幽闭了。在中国官媒上,诺贝尔文学奖奖项也在2000年戛然而止。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出人意料地发给了中国作家莫言,官方在神圣而严肃的“新闻联播”里及时插播,并表达了自己坚定   更多...

沉默的耻辱

1947年5月,上海《文汇报》、《新民报》晚刊、《联合晚报》三报被封,储安平在《观察》公开发表文章抗议。1948年7月,南京《新民报》被封,王芸生立即在上海《大公报》发表社论抗议,紧接着,毛健吾、曹聚仁等24位新闻界、文化界、法学界人士站出来,发表了《反对政府违宪摧残新闻自由,并为南京〈新民报〉被停刊抗议》,全国舆论一   更多...

李东方:沉默

沉默这是一个所有问题都得到科学回答和验证的年代,我们不再问世界最初的样子,不再问自己从何处来,不再问历史的尽头是什么。这些都不再是困惑,一次爆炸和种种的偶然生成了我们现在的世界,我们由一个等待的卵子和一个胜利的精子发育成现在的模样,历史是执笔者的故事,在青蛙的世界里蛇的存在只是为了让它们保持数量的稳定。一切都那么的确信   更多...

杨玉擎:图书馆之夜

我觉得宇宙的某个书架上有一本“全书”不是不可能的,我祈求遭到忽视的神让一个人——即使几千年中只有一人*—查看到那本书。……但愿您庞大的图书馆在一个人身上得到证实,哪怕只有一瞬间。博尔赫斯:《通天塔图书馆》我怀着对逐渐消散的记忆的感伤心情写下这些字,整夜的淋雨使我发着低烧。二〇一二年十二月三日,世界末日临近,我决定到我的   更多...

媒体:你有权保持沉默

时下的新闻媒体似乎越来越成为一个热衷于话语炒作、制造“话语爆炸”的特殊行当,不信你看前段时间媒体大肆炒作的“哈佛博士真伪风波”就是典型的新闻媒体炒作的产物:在前期众多媒体大炒“百万年薪聘哈佛博士”的背景下,某媒体抛出《凭什么相信他是“哈佛博士”》的“重磅炸弹”,大胆质疑民办的山东外事翻译学院以百万年薪聘请的常务副院长陈   更多...

汪晖:必要的沉默

1991年一个寒冷的冬日的早晨,《学人》丛刊召集关于学术规范与学术史的座谈会,我裹着军大衣赶到北大勺园时,那里已云集了一年多未能如此相聚的朋友们。观点相当歧异,气氛则颇为肃穆。历史的震撼划分了时间的段落,这次讨论是一种临渊回眸的姿态,但讨论者心里想的却是远征的开始。“寂寞为政,天地闭矣”,但学术或者将因此得福? 作为讨   更多...

刘晨:在沉默中沉默

一、我们时常被误解,这种罪过,犹如帝王对我们的“加封”,犹如宗教对我们的“原罪”。我们没法辩解,更多的时候,——选择一种处罚自己的方式。对自己进行反省与叩问,——我们究竟错在那里? 二、 很多时候,这种错误都是一种强加,因为每个人的理解力都是有限的。在一种低层次的智商上,很难会有高层次的理解。更可况去强求一个没有素养   更多...

梁实秋:沉默

我有一位沉默寡言的朋友。有一回他来看我,嘴边绽出微笑,我知道那就是相见礼,我肃客入座,他欣然就席。我有意要考验他的定力,看他能沉默多久,于是我也打破我的习惯,我也守口如瓶。二人默对,不交一语,壁上的时钟的答的答的声音特别响。我忍耐不住,打开一听香烟递过去,他便一枝接一枝的抽了起来,巴答巴答之声可闻。我献上一杯茶,他便一   更多...

周泽雄:沉默权的边界

不久前,针对汪晖先生被揭抄袭后迟迟不愿公开表明态度一事,易中天先生在博文《汪晖只是“不够漂亮”,我愿说声抱歉先》里,提出了一个严肃问题。他说: 我们要问,在事涉“诈捐”、“造假”、“抄袭”等公共事件时,当事人到底有没有权利“保持沉默”?如果有,这种权利是有限的,还是无限的?如果是有限的,那么,哪些问题可以沉默,哪些不行   更多...

何帆:你是否有权保持沉默

“9•11”事件之后,受国内反恐形势影响,被告人是否拥有沉默权,再次成为司法界的争论话题。许多旗帜鲜明的自由派人士,也开始反思过去的观点,甚至提出令公众大跌眼镜的建议。 读过法学院的人,多被问过这么一道哈佛“公正课”式的问题:一颗核弹即将在市中心引爆,一名嫌犯知道核弹的藏匿地点,但抵死不招,政府能否以刑   更多...

崔卫平:伍尔夫:在沉默和言语之间

在一篇《论生卜的文章中,弗吉尼亚·伍尔夫写道: 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有一片原始森林,一篇甚至连飞鸟的足迹都是闻所未闻的足迹。 但在一般情况下中,我们不仅不去访问自己内心中这片遥远的土地,相反却是拿它们当 土著 民族来加以教化,去 灌溉那片沙漠 。而我们若生病时,情况就不同了:当我们直截了当地要求上床或深陷在一把椅子的坐垫中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