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L弗里德曼:中国缺少的不是创新,是信任的相关文章

托马斯L弗里德曼:中国缺少的不是创新,是信任

关于中国经济的一个标准说法是,中国人擅长山寨,但他们却连呼啦圈都没发明过。他们说,中国人缺乏创新的DNA,而死记硬背式的教育体系助长了那种倾向。我想知道:发明了造纸术、火药、烟火和指南针的民族怎么突然变得只会组装iPod了呢?我在想,中国现在缺失的是否不是创新文化,而是一种更基本的东西:信任。当社会中存在信任时,就会出   更多...

托马斯·L·弗里德曼:在铁血、铁拳和铁穹外寻找中东新思路

周六,我去了一座位于土耳其安塔基亚(Antakya)、距离叙利亚边境不远的犹太教堂。从那以后,这件事就在我脑中挥之不去。安塔基亚有一个小型的犹太人社区,直到如今,社区居民在节日的时候还会在这个不大的西班牙裔犹太教堂里聚会。安塔基亚还以其清真寺的马赛克图案,以及其东正教、天主教、亚美尼亚基督教和清教教堂而闻名。在叙利亚内   更多...

托马斯·L·弗里德曼:埃及的“二次革命”

看着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领导的埃及政府倒台,对我来说最有意思的一个问题是:当我们有一天回望这一历史时刻,会不会将它视作“政治伊斯兰”溃退的开始?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我一直在读报,也在过去几周走访了土耳其和埃及,这是我观察到的情况:在埃及,我看到非伊斯兰主义中间派和军方对伊斯兰派穆斯   更多...

托马斯·弗里德曼:阿拉伯世界动荡的25年

我想现在大家都已认可:“阿拉伯之春”这个说法应该退休了。目前的局面不像什么春天。至于更加宽泛、但仍带有一丝希望的另一个说法——“阿拉伯觉醒”——考虑到所有被唤醒的东西,似乎也不再成立了。因此,战略家安东尼•H•科德斯曼(Anthony H. Cordesman)的说法很可能是正确的,他说:现在我   更多...

托马斯·L·弗里德曼:叙利亚问题,奥巴马会选哪条路?

从3万英尺的高空处俯瞰,如今我们在中东真正要应对的,是奥斯曼帝国灭亡带来的迟到的影响。当奥斯曼帝国因一战战败而亡国时,英法殖民势力就盘踞于此,从自身利益出发,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中东各部落、教派及宗教势力。二战后,英法殖民者离开,将权力大部分交给各国君主。而各国君主在多数情况下让权于军阀。而军阀则全部以铁腕控制背景各异的   更多...

陈云良:我的弗里德曼

11月19日在网上看到著名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在三天前美国旧金山市的家中逝世。大吃一惊,我早以为弗里德曼已成先知,去地下和凯恩斯论战去了。没想到这位身材矮小的经济学巨人生命力和其思想力一样强大,活到94岁的高龄。曾经有学生问我哪位作家或哪本书对我影响最大?细细思量,在文学家中,年轻时候的我最喜欢张承志的作品,初中读   更多...

托马斯布鲁西诺:战争文化

过去20年中,曾经是种葡萄的农民,现在是胡佛研究所研究员的维克多•大卫•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成了世界上最著名的军事历史学家。在9-11之后他的畅销书和关于文化,战争,外交政策的观点影响力巨大,常常接到白宫和五角大楼的咨询电话。 好不奇怪的是,他的大出风头招致了批评,   更多...

托马斯·弗里德曼:美中俄错过的战略机遇期

是的,我们不能浪费危机中的机会。同样,也不能浪费“暂停期”的机会。但是,看看当今世界,我想我们恰恰浪费了暂停期的机会。我们浪费了五年的地缘政治暂停期。而且,如果美国不醒悟,不调整国家战略,如果中国、俄罗斯和欧洲国家也不醒悟,不调整国家战略,我们肯定都会后悔的。想想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我们享有的那段相对奢侈的时光吧。   更多...

弗里德曼:收入的分配

在这个世纪,至少在西方国家里,集体主义情绪的发展中的主要因素之一是相信收入均等构成一个社会的目标,并且愿意使用国家的权力来改进这一目标。在评价这种平均主义的情绪和它所形成的平均主义的措施时,我们必须提出两个很不相同的问题。第一个是规范性的和道德方面的:国家为了促进平等而进行干预的理由是什么?第二个是实证性的和科学方面的   更多...

弗里德曼:三次中国行

Milton Friedman, Rose Friedman 第30章中国(516)[米尔顿]13年中对中国的三次访问是我们一生中最神奇的经历之一,第一次是作为中国政府的客人,另外两次主要是由私人赞助的。这些访问恰逢其时,因而给了我们机会观察到一个前所未有地符合自然规则的社会——将自由市场因素介绍进共产主义统治。幸运的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