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濂:我想要相信的相关文章

周濂:我想要相信

选择相信别人的同时,也就给别人留下一个伤害自己的机会。我越来越认同昂山素季的这个说法:“真正的改变是通过理解、同情、正义、爱心后的内在变化。”只有经历了如此这般的内在变化,你才会和自己停战,才能够学会“不自负、不迟疑、也不骄慢”地与世界媾和。   更多...

李昌平:我想不出怎么去私有化

《财经文摘》记者 齐介仑李昌平,1963年生于湖北省监利县周河乡,经济学硕士,三农学者,原湖北省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2000年3月,因以4000字长文进言时任总理朱镕基反映“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之三农问题得到批复并多遇坎坷,成为“中国最著名乡党委书记”。财经文摘:通州宋庄“画家村事件”你是否听说?你怎么看   更多...

林达:印度童星遭遇让我想到的

印度是一个60年的民主国家。它在提醒人们有这样的思想准备,民主是个好东西,却不是在民主制度建立起来的同时,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前不久,《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得了多个国际大奖,但其中童星伊斯梅尔却又回到孟买贫民窟的“正常”生活:政府要来拆迁,不通知哪天拆,说来就来了。拆的清晨小童星还在睡觉,被警察的竹棍打醒赶出来。电   更多...

肖复兴:让我想起高纯

说起郑筱萸,我禁不住想起另一个人,他叫高纯。如果现在人们只知道郑筱萸的名字,而记不大起有这么一个叫高纯的人了,我真的非常遗憾,人们的忘性莫非真的是比记性快吗?这位叫高纯的人,值得让我们记住他。这位1988年毕业的大学生,分配到一家药厂,很快当了这家药厂研究所的制剂室主任,月薪万元以上,可谓春风一度。他却眼睛里不揉沙子,   更多...

邓正来:这时我想起了他们:王铁崖、李浩培和陈体强

教师节前夕,亦即在我收到来自学生的祝福和鲜花的时候,我想起了给我最早启蒙的小学一年级的老师郭美庆,更想起了已经离我们而去的王铁崖、李浩培和陈体强三位大师。我是在读研究生的过程中与这三位大师级先生相识的,这实在是我学术生涯的大运气。而我知道这三位大师,是托了当年西南政法学院最优秀的老师之一罗世英先生的福。当时,我在四川外   更多...

胡发云:为着这样一声道歉,我想说——

昨天上午,长报有关人士打电话来,就这一次关于悼魏的报道表示道歉。解释了一些工作环节上的原因,导致出现了这样一次失误。并说,记者刚从另外一个部门调来,没有采访你们这些作家学者的经验,对你们也不了解。我接受了道歉。但是我说了,真正要道歉的不是你们。从根本上说,这不是某一个记者的问题,甚至也不是最后操刀的编辑、总编的问题,   更多...

陈丹青:为什么我想起四十年前的群众

“文革”乱源,“自上而下”,固然是真确的。半个多世纪,哪一回社会大响动不是“自上而下”?只是“文革”景观的“自下而上”,倘非亲历,今天很难想象的。部分“文革”史专家追认“文革”初起那几年,人民一度尝到讨伐权力的“民主”滋味,论表象,并非全无根据,因“文革”开场,是先来“挑动群众斗领导”。别的不提,单是数十万大学生团团包   更多...

李勇:现代中国的自我想象——跨文化形象学的终极问题

【内容提要】在跨文化的中国形象研究中,从中国的自我想象入手来反思形象背后的文化问题是核心课题。中国的自我想象,无论是乌托邦式的想象还是意识形态式的想象,都与西方的中国形象存在差异。中西方的中国形象之间不是对应关系,而是错位关系。导致这种错位与重塑的原因在于中国为回应西方的挑战而建构的现代性叙事中存在着内在的矛盾。中国现   更多...

周濂:差异性与相对主义

彼得•温奇(Peter Winch,1926-1997)的《社会科学的观念及其与哲学的关系》[i](以下简称《观念》)出版于1958年,彼时维特根斯坦刚刚去世7年,《哲学研究》问世不过5年,温奇就已经将维特根斯坦后期思想中最有启发性的“私有语言论证”和“遵守规则”等论题运用到了社会科学的领域,不得不让人赞叹   更多...

郎咸平:不要相信所谓的内需兴旺

据媒体报道,在5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中央提出11条举措确保稳增长,更有消息人士透露下阶段财政、货币、产业等三大政策将陆续有新一轮具体政策出台,此举意味着新一轮经济刺激号角已经吹响。那么,政府的经济刺激措施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有效?我在《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一书中就指出,敢不敢问自己:中国经济究竟在靠什么增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