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蔚岗:吴英案是民营经济的悲剧的相关文章

傅蔚岗:吴英案是民营经济的悲剧

谁都未曾想到,吴英集资诈骗案二审结果会在1月18日宣布宣判,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浙江高院驳回了被告人吴英上诉,维持一审死刑判决并报最高院复核。结果一出,媒体哗然,公众的反应几乎是一边倒——微博上到处表现出对这个判决的质疑。有人说吴英之所以被判死刑,是因为其知道了太多的消息,有媒体报道,在公开宣判时,有法官说 吴英检举揭发他   更多...

吴志武:吴英案,个人悲剧还是制度悲剧?

浙江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或许将为拖了近两年之久的吴英案画上了一个休止符,但此休止符注定将不会圆满。因为此吴英案或许已了,但彼吴英案仍将会出现,到时法院是举起“屠刀”,还是在舆论压力下“立地成佛”?有人说吴英案正处于中国金融制度变革之前夜,吴英若死乃制度变革之血祭。虽然如此血祭演变成吴英个人之悲剧,但倘能如此,倒也未免   更多...

冯梦云:吴英上演了谁的悲剧?

吴英案是中国制度中极为普通、极为简单的“诈骗闹剧”。不是被集资者苯,而是中国金融机制苯。一个近似文盲的乡下女子骗到7亿才被抓审,谁苯呢?吴英事与司法断案几乎无关。根本不是一些改革教授们唱的“义勇军进行曲”,而是六十年目睹中国社会之怪现象。罗素在中国任教数年后,于1927年写道:“我不相信[狡黠的东方人]一说。我认为,在   更多...

乔新生:吴英案件反映时代的悲剧

浙江东阳有个女孩子叫吴英,因为涉嫌非法集资,而被判处死刑。记得当初在浙江杭州讲课的时候,同学们曾经和我讨论过这个案子,我认为当地法院要想彻底摆脱纠纷,只能要这个女孩子的命。事实不幸被言中。按照我国的刑事诉讼法,当事人只能等待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在我国集资诈骗之所以成为一个非常严重的罪行,是因为我国实行了十分严格的金融   更多...

胡必亮:吴英案与中国经济制度深化改革

主持人陈有西:李教授提出了整个民间金融现在能不能让它有合法地位,浮出水面的问题。下面请胡必亮教授谈吴英案与中国金融的体制改革。胡必亮:我想不仅仅是金融体制,而是整个经济体制,整个经济制度都需要深化改革。今天这个会议很有意义,作为做研究的学者,我们可能没有能力来影响一个案子究竟应该如何判决,但吴英案却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观察   更多...

张维迎谈吴英案:我们距离市场经济有多远

当年邓小平保护了年广久,今天邓小平已经不在了,没有另一个邓小平来保护吴英了,所以我也呼吁各位我们的企业家,我们的政府官员,我们的媒体多多的关注吴英案。因为吴英的死刑是对中国改革倒退,如果吴英的集资应该被判死刑,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不应该被判死刑。   更多...

侯工:谈谈“公地悲剧”

方绍伟教授在《多党民主是个坏东西》、《再论“多党民主是个坏东西”》两篇大作中,以“公地悲剧”作武器,向民主派发起猛烈攻击,为一党专制冲锋陷阵,可谓立下汗马功劳。对方教授的赤膊上阵的武士道精神,笔者在惊叹之余,且对其所用的武器“公地悲剧”作一番研究,偶有一些心得,斗胆拿来与方教授商榷,如有冒犯,还乞方教授多多包容。“公地   更多...

任彦芳:想起焦裕禄的悲剧

又要到五月了,我这几天夜里多梦,竟又梦到了焦裕禄。我回到了那个年代。我记起1963年冬天,我从河北省家乡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前线请假,到河南兰考探望母亲,见到和我家住邻居的焦裕禄。他们风尘仆仆从乡 下回来,焦裕禄的削瘦的脸上带着疲倦,眼红红的,见到我笑道:看老母亲来了,好哇。多住些天吧,老妈妈想你哩。他放下背包,就到我家   更多...

九月悲剧的叩问

当新世纪与新千年迎来了第一个凉爽怡人的金秋早晨、世界正以重心西倾的节奏面貌继续其更嬗的时候,突然间,两道冲天的火光伴着两声栗烈的巨响,无情地粉碎了人类无限膨胀的自信与建基于理性、科学、自由、民主(乃至“天军”)之上的现代文明信仰——作为世界金融中心的两座纽约曼哈顿标志性超高层建筑,即世界贸易中心双子大厦,顷刻间遭到了令   更多...

拆迁悲剧的私权启示

拆迁户的私产“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政府不能进”,房产商更不能进。房地产商人可以说是最有市场眼光的,如果是一块配套不齐的“生地”,地产商就得努力预测其风险,伺机而行。但是旧城开发却不一样,可以倚重周边成熟的环境,如人口聚集、生活教育设施齐备等,风险远远小于生地。旧城改造的风险在于拆迁的成本。商业行为异化为政府行为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