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吴英的生命和你我有关的相关文章

滕彪:吴英的生命和你我有关

一2003年夏天,我们在孙志刚案后呼吁废除收容遣送制度之后,开始营救身陷囹圄的农民企业家孙大午的时候,22岁的吴英在东阳市新开了“贵族美容美体沙龙”,展露出不凡的经营才华和交际能力。其实在15岁的时候,她就与别人合伙开了家美容店,生意逐渐做大。2005年又经营KTV、理发休闲店等,2006年注册两家公司,开始介入民间借   更多...

郭芳:吴英的生与死

2012年春节,极度寒冷。吴英在看守所里度过了怎样一个年关,外人无从想象。她在看守所里还好吗?她依然满怀求生的斗志吗?她知道看守所外人们为她生的权利所展开的大讨论吗?这是否会最终为她带来生的希望?这一切,她的父亲吴永正很担心,却也无从得知。在北京法官之家酒店房间里,吴永正一支烟接着一支烟地抽,他将许多盒香烟全部拆散了放   更多...

马光远:改革金融体制还是结束吴英生命?

令人瞩目的吴英案在今年4月份二审之后,迄今4月有余,早已超过了二审的法定期限,依然悬而未决。最新的消息有两个:一是吴英的父亲透露,一审前,东阳市政府十几名官员曾写联名信,要求一审法官判处吴英死刑;二是吴英最近将再次举报7名官员。这意味着,80后的吴英仍将在各种复杂的博弈中,面临生与死的不确定的选择。吴英案的案情并不复杂   更多...

我有暂住证!

“我有暂住证1这是发生在许多年前北京冬天深夜的故事,几个朋友侃大山累了想到北大东门外吃一碗泡馍,那时的成府路还在四合院的胡同里弯曲,昏暗的路灯下,父亲在低头掏火,板车上睡着一个约5、6岁的女孩。当瑟缩在廉价军大衣下的我们接近泡馍摊时,没等开口,女孩骤然惊醒跳起来喊道:“我有暂住证1惊恐而稚嫩的声音、那无助而绝望的眼神   更多...

时宏业:吴英之殇

本来吴英案不想写什么,因为真的很难过,太关注反而只剩下叹息了。但就这样空白,不但对不起吴英,更对自己也说不过去。还是说几句吧,即使吴英最后真的被杀了,也算提前烧个纸钱,比等着蘸她的人血馒头强点。对于吴英案我关注的很早,因对于民间借贷关注的缘故,我当时觉得,吴英最多拘留几天就会出来的。可我等来的却是两级法院相继给她的死刑   更多...

碧琼子:歪谈吴英,正谈方韩

方韩之争究竟有多大意义(当然不是完全没有意义)?同意一位网友的看法,即使韩寒就是一个团队的运作,又如何?文学史上大名鼎鼎的巴尔扎克,当年不就是一个写作工场在为他运作?当今博客中国的博主何青青,湘江潮,不也有网友指出他们是一个团队?重要的不在于韩寒是否为一个团队,而在于他的作品他的言论,有没有意义,有没有价值。是真理,无   更多...

滕彪:孙志刚事件:知识、媒介与权力

(一)2003年3月20日,武汉公民孙志刚在广州被非法收容的过程中悲惨地死去了。4月25日,事件被《南方都市报》披露之后,其他媒体纷纷转载并进行追踪采访,并很快在网络世界引起了巨大反响。--报纸的报道使这个事件“发生”了;如果孙志刚之死没有被公开出来,它就无法被讨论,无法被记忆,因此也就无法成为中国法制上一个重要的事件   更多...

叶檀:吴英不该死

2012年1月18日下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吴英集资诈骗一案进行二审宣判,裁定驳回被告人吴英的上诉,维持对被告人吴英的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 此时,离中国的传统春节不到一周,匆忙到连吴英的辩护律师也在春运的洪流中耽搁了上庭的行程。此案又漫长得令人心悸,2007年3月16日,吴英、林卫平等8人同时被   更多...

邢少文:吴英案的制度反思

2012年1月18日,浙江省高院终审维持对浙江东阳女子吴英的死刑,至此吴英案已历经5年,其间过程备受争议,终审同样未能平抑这些争议,相反却激起了更大的舆论。 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对吴英“刀下留人”的声音此起彼伏,甚至有法学家上书最高院,认为“纵观金融市场呈现的复杂现状,解决之道在于开放市场,建立自由、合理的金融制度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