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景明:高华走了的相关文章

熊景明:高华走了

圣诞假日最后一天早晨,窗外海天一色。打开邮箱,竟然有五封邮件带来同一噩耗:高华走了。他的学生传来记录他最后几天的日记,“高老师今天精神很好,头发也整整齐齐,也许是便血之后,高热退掉了,肚子也没有原来疼了,人反而精神。我在高老师旁边,轻声读圣严法师《智慧100》中解法句经的一小则文字,经文曰:无乐小乐、小辩小慧,观求大者   更多...

熊景明:我与服务中心二十年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中国研究中心,只有一个中国研究服务中心”财新《中国改革》 特约作者 熊景明 口述 记者 刘芳 采访整理 从事当代中国问题研究的海内外学者,大概少有人不知道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以下简称“中心”)。中心被学者称为中国研究的“麦加”。2004年,在庆祝中心成立40周年的学术研讨会上,中心国际顾问   更多...

熊景明:走村串寨

1988:走访云南山村第一次前往这座云贵高原上的山村,是一九八八年四月中旬。正值麦收季节,农民把柏油马路当成临时的打麦场,一捆捆小麦棋铺在路当中,来往的汽车正好利用来替小麦脱粒。无畏的农妇站在路上适当的位置,迫使为避开她们的车轮刚好压在麦穗上。驾驶员边驶边骂,我们则不断请他把车再开慢些。抵达云南中部某县城的当天下午,天   更多...

熊景明:香港的价值在于它的学术自由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前身是研究中国大陆的西方学者1963年在香港成立的“大学服务中心”,它服务于从海外来港从事中国研究的学者。1988年,“中心”被香港中文大学接管,熊景明自此开始正式主持这里的工作。与熊景明谈起她主持“中心”的20年岁月,以及她足以“一窥20世纪40到70年代初云南省城生活”的自传随笔《家在云   更多...

熊景明:母亲和我

母亲一生人毫无保留,心甘情愿地为家庭奉献自己;在永远温良、谦和、美丽的外表下,有着惊人的顽强意志;恪守自己为人处事的原则,又能宽容地接受别人,“能够用目光、举止和清明的心境在周围散布出恬静的、令人舒慰的气氛,活泼的生命。”   更多...

高全喜:春明竟这么走了?

夜晚,在昏暗的台灯下,本来思忖对北航法学院近期举办的“法学沙龙”录音稿件加以审定润色,但我实在工作不下去了。每当看到春明的发言记录,我的心就不由得一阵颤栗和悲伤,春明竟这么走了,我无法相信!他优美的法语,他发言时的神态举止,他对于法国司法的独特阐发,这一切仿佛就在眼前,可春明竟这么走了,他的发言已成绝唱。 我与春明结   更多...

熊景明:以生命的名义回望历史——地震后读北川县志

一座座刀削斧劈般的山峰,陡峭险峻,喘急的涧水溪流从山间奔出,汇流成川。川边狭长的谷地上人烟稠密,白云深处亦住有人家。百姓生计之艰难,不待言说,他们在地动山摇之后,却引起举世震撼;大灾大难中表现出的勇气,面对伤逝的镇定,劫后余生的达观,令人感动不已。爱和善意在伤痕累累的土地上升华,让我们在人性光辉之中,看到民族的希望。北   更多...

裴钰:南京:皇帝走了,共和在哪里?

“无量金钱无量血,可怜购得假共和。”中国近代民主革命苦斗十六年,最终时刻,孙中山与袁世凯殊死较量,革命阵营派系内斗,南京临时政府甫一出生便奄奄一息。孙中山主政不足百日,民国果实终落他手。南京,既是摇篮,又是墓地。2010年12月15日,笔者乘坐的航班在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徐徐落地。在南京,孙中山主政不足百日,中国近代民主   更多...

林达:独特的高华

圣诞后,正在旅途中。收到景明来信,说高华走了。她同时向几个朋友转达了高华最后的问候,她说,“高华情况恶化后,口很干,电话来了,都由太太代答。这天他接过电话,问我,圣诞节到哪里去玩?然后让我问候香港的朋友,慢慢将一个个名字念出来。”景明说:他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她很懊悔地说:“我是那么笨,完全没有想到他是道别,失去最后的   更多...

于成玉:“截访”已经截走了什么?

在古装电视剧《双凤奇案》中,民女孙玉凤为了洗刷家兄冤情,远赴京城告御状,历尽千辛万苦,最终蒙太后召见,得以伸冤。但其丫鬟却被活活打死在「拦驾太后」的过程中。凡是看过这一电视剧的观众,无不被中国古代告御状历程的曲折与险恶所震撼。而在黄南丁氏所作《杨乃武与小白菜》一书中,乃有叶杨氏为救二弟杨乃武性命竞不惜自己的血肉身躯去滚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