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振华:半生遗憾张培刚 的相关文章

毛振华:半生遗憾张培刚 

2011年11月26日下午,由张培刚担任组委会主席、我担任执行主席的中国经济学家年度论坛和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三百多位经济学界人士参加。会议开始前,我提议全体起立,向的张培刚教授默哀。凝重庄严的气氛里,饱含着中国经济学界对这位为经济学发展做出卓越贡献的大师的崇高敬意。3天前,下午2时,张老走了。他带走   更多...

周其仁:旁听张培刚

张培刚先生的生日是1913年7月10日,九十大寿应该是明年。不过中国的传统,为老人做寿向来“做九”。于是,上个星期在华中理工大学,就有了几代学人为先生祝寿的盛大庆典。旁听生的回忆我不是张培刚先生的入室弟子。但是,我是他讲座的旁听生。1980年张老先生在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开设的系列讲座上,为学界作外国经济学说的启蒙。讲座   更多...

徐滇庆:悼念恩师张培刚先生

2011年11月23日,我忽然收到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徐长生发来的一则邮件,张培刚老师已经驾鹤西去。这则消息给我的震惊无以言表。早在几年前我们几个师兄弟就曾经讨论过如何庆贺老师的百岁寿辰。大家一致认为,最好的祝寿就是发扬、光大张老师的学术思想,在发展经济学领域中多出一些好书、好文章。为此,我在2009年出版的《终结   更多...

刘晨:缅怀“过去的张培刚先生”

一、我于一位在《新快报》评论部工作的好友那里得知张培刚先生的逝世,十分惊讶与惋惜。点开他的微博,里面写着(转载)这样的一段话:张培刚是清华庚款哈佛留学的一员。当萨缪尔森拿到哈佛大学最佳论文威尔士奖的时候,一位获奖人张培刚不久后却在大洋彼岸当着一个大学的基地“工头”。实话说,这样的一个简短而带着些许“民族怨愤”的评价,在   更多...

张培刚:懂得历史,才能更好地理解中国的发展

原编者按:纵观张培刚教授的学术研究,他始终是从中国作为一个农业大国如何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的现实出发,通过对中国农村经济及整个社会经济的大量考察和深刻把握,同时又深入系统地进行研究并吸收了西方经济学的成果,最后建立具有独创性的理论体系。 张培刚教授现在已逾90高龄,而愈到晚年,张培刚先生对中国农业现代化、对国家经济   更多...

田沈生:《黄河》的遗憾

我正为了修改一篇文章,聚精会神地敲打着计算机键盘,收音机中播放着澳洲ABC电台的古典音乐节目,那是一组以世界著名河流为主题的专题音乐欣赏;在优美的《蓝色多瑙河》圆舞曲之后,忽然,气势磅礴的管弦乐响起,随后传来的音乐铿锵有力、婉转流畅、动人心弦。啊!这是我极为熟悉的中国钢琴协奏曲《黄河》,我不禁感到一阵惊喜,立马全神贯注   更多...

莱州“刁民”张培庆

2003年1月12日,75岁的老汉马御东在城港路第2选区以绝对的多数当选为山东省莱州市第十五届人大代表,上级要求当选的女代表落选了,这在莱州的人大代表的选举史上是第一次。75岁的马老当选代表后,毫不含糊的告诉记者,他的这个代表是邻村的村民张丕庆让给他的。马老说他要向张丕庆学习,毫不含糊的代表人民。但在当地的不少干部心目   更多...

田沈生:再谈《黄河》的遗憾

我的一篇随笔文章“黄河的遗憾”在报纸和网络上发表以后,引起了一些争论。有人说这是一篇攻击“黄河”,攻击殷承忠的移民作品。也有人对文革以后再次改编这部钢琴协奏曲“黄河“的石叔诚先生大肆批驳,谩骂,甚至人身攻击。言论自由赋予每个人发言的权利。至于是以理服人,还是血口喷人,取决于个人的道德与修养,在此不作评论。仅想就这部作   更多...

张炜:今天的遗憾

过去经常这样聚会谈文学,特别是八十年代中后期。其实文学是很难谈的,现在回头看看,留下了太多的文字并不让我高兴。因为一个主要从事虚构作品的人,其他文字再多也难以说得明白,反而让他自己担心。当然可以有话直说,有什么观点就说出来,但有时候因为语境的问题,环境的问题,还有每一个时期面对的客观现实的不同,他会有自己的侧重点,   更多...

张炜:今天的遗憾和慨叹

第二次来到上海大学,第一次大约是四五年前。过去经常这样聚会谈文学,特别是八十年代中后期。其实文学是很难谈的,现在回头看看,留下了太多的文字并不让我高兴。因为一个主要从事虚构作品的人,其他文字再多也难以说得明白,反而让他自己担心。当然可以有话直说,有什么观点就说出来,但有时候因为语境的问题,环境的问题,还有每一个时期面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