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沛:加强我国世界史学科的史学史研究 的相关文章

于沛:加强我国世界史学科的史学史研究

中华民族历来就有治史、学史、用史的传统。中国共产党在领导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过程中,一贯重视对历史经验的总结和运用。当前,在世情、国情、党情发生深刻变化的新形势下,我们要做好工作、推动发展,更加需要重视学习历史知识,从中汲取营养和智慧,不断提高认识能力和精神境界。学习历史知识,不仅要学习中国历史,还要学习世界历史;不仅要   更多...

杨玉圣:学术书评与世界史学科建设

就学理而言,书评特别是学术书评的重要性,恐怕是很少有人能公开反对或异议的。但积多年观察所得之经验及切身体会,在我国世界史研究界,真正不仅从口头上而且也实际上重视书评者,即或不是寥若晨星,起码也不像人们想像得那么多。近十年来,我一直对书评情有独钟,乐此不疲,但总有一种孤掌难鸣、不被理解、难以释怀的孤独感。当然,人各有志,   更多...

杨念群:从“世界史”到“全球史”

摘要:菲利普•费尔南德兹-阿迈斯托编著:《世界:一部历史》,叶建军等译,钱乘旦审读,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研究历史的人都知道,写教科书最难,一动笔就会发现有无数绳索捆绑上身,悬吊起来,让你动弹不得。尤其是世界史的教科书写作,如果线索不按上古、中古、近世、现代划分,事件不按西方中心的思路编排,会被骂得很   更多...

韩毓海:新世界史观、 金融霸权与大国兴衰

地缘政治与社会组织创新电视系列节目《大国崛起》引起了深刻反响,也带出了一系列值得进一步思考的问题,我只是作为一个观众或者局外人谈一点意见,希望专家批评指教。首先,这种反响显示了当今中国观众对于世界史知识的渴求,也显示了当代中国的世界史研究这些年所取得的扎扎实实的成绩(尽管这种成就在电视片中所呈现出来的还非常有限),而在   更多...

杨玉圣:史学评论:作为一门学科的可能性

一、史学应该有史学评论 中国古代史学批评源远流长,史学评论并非无源之水。近年来,不少有识之士奔走呼号,身体力行,有关史学评论的论著开始出现。 按照中国史学史专家瞿林东教授的研究,古代的史学批评相当发达,并留下了丰厚的学术遗产。刘知几写成于唐中宗景龙四年(公元710年)的《史通》,“商榷史篇”,“辨其指归”,“多讥往哲,   更多...

张明新:法律史学科研究的宏观进展与微观深化

2005年11月26日至27日,由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史研究中心主办的“法律史学科发展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友谊宾馆举行。来自国内各高校、科研机构、学术团体和相关学科的专家学者以及美国、日本、韩国、以色列等国家的法律史学者共90余人出席了会议,与会学者们就法律史学理论与学科发展史、法律史学方   更多...

周建高:晚清癸卯学制之前学校中的世界史教育

摘 要:世界历史知识是随着西方传教士东来被输入中国。起初是在教会学堂中出现零星的世界历史教育,19世纪60年代开始的洋务运动中在中国人办的学堂中有个别开设世界史课程,甲午战争以后从沿海到内地,许多官办或者民办的书院开始自发地教授世界史知识.当时使用的教材主要是西方传教士的著作,如《地理志略》、《万国通鉴》、《各国史略》   更多...

钱乘旦:社会科学的规范化——评世界史教科书的视角

我想提一点世界史教科书的问题,并想从这个问题来看社会科学规范化的问题。? 教科书是一种基本建设,反映一个国家的研究水平,教科书写得好,说明研究的整体水 平高;反之,则表明学术力量薄弱,基础肤浅。一本好的教科书,要在深厚研究的基础上才 能写得出;而好的教科书,不仅关系到基本知识的传播普及,而且是培养学术后备力量的 前   更多...

李培林:我国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若干问题

社会管理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有在社会结构转型和体制转轨过程中,因结构冲突、体制摩擦、规范空白、法律法规不健全造成的,也有各种原因历史积累和遗留的,还有因工作缺位、方法不当或某些工作失误形成的。这些问题都需要在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过程中逐步加以解决。   更多...

结束语:进一步加强对西方外交思想史的研究

从公元前8-6世纪古希腊城邦国家诞生时算起,迄今西方外交思想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这2000多年的西方外交思想史,我们可以把它划分为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西方古代外交思想史,从古希腊到中世纪末期。该时期的主要特点是民族国家尚未形成,基于主权平等的外交理念还没有占据统治地位。但与中国古代社会有所不同的是(春秋战国时期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