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晨:一九七九的相关文章

刘晨:一九七九

一、1979年,我们刚刚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经历了思想的改造,而获得了所谓的新生。我的丈夫是一位著名的作家,他的名字为人广知。在我看来,至少他比我是幸福的,没有经历过多的磨难,而是在这段时间内,选择了自杀,以逃脱精神上的痛苦。本来,我们开始是商量好的,一起自杀,但他还是走在了我的前面,我为他料理了后世,和整编了关于他   更多...

刘晨:写给胖子的一封信

胖子:请容我这番不礼貌的称呼您,作为一个晚辈而言。但是,我相信,没有比这更加能“拉近”我们彼此对话的称呼了。胖子,我真正的“认识”你是从一本书开始的,也就是你的那本《此时此地》,白色的封皮,悠闲的文字,让我入目三分。我不得不说,我对这本书有点失望,但是对里面关于“建筑”的一些文字尤为的感兴趣,觉得您的视角的确是不一样,   更多...

刘晨:归途

隔壁的一个人死了。下面的空间放了许多花圈,这是我第一次在这个地方,在这个城市看到有如此多的花圈.我静静的看了很久,里面也没有任何动静,但一直迷惑——他是怎样死的。当然,他的死与我无关,唯有生命的一种交融,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其实,说起来,我还是应该痛恨这个死人,因为死的真不是时候,刚好是早晨七点。那时,我和二哥正在睡觉,   更多...

刘晨:彼此的抵达

一千七百零一公里,你寻寻而来,不畏不惧,这对于你,仿佛是一种信念。我说这是:英女千里寻夫,你却笑我笨。 四月的西北,为你的到来,准备了安宁,桃红为你发了芽,亲草为你绿了妆。我为你拾掇好了自己。 一个讯息,一个讯息,还未半久的你,却又要与我阔别。夜晚的空气,吹不尽一个“孝”字,你我彼此依偎,去古都的路上。像朝圣的信徒   更多...

刘晨:正义的逃离

一、事实上,黑暗并没有暧昧睡眠,于是你便想起了莫言,更想起了广袤的大地,是酣睡了,还是清醒?与大地一梦游的旅客,借着那幽篁的灯光微笑,就像一一个个被抓到边疆的壮丁,为了某种意识和主义,已经准备好了贺礼!二、你贫乏的讥笑自己,却选择了毫不犹豫的逃离,不管现在的“成分”,也不论未来的“阶级”。把生命托付给西北这片干涸的淤   更多...

刘晨:故乡札记

一、 立春对于大地来说,是一种全新的开始。在二十四节气里,占有重要的位置。立春对于万物来说,预示着一种“万象更新”,似乎又是一个定了时的闹钟,闹醒了这个沉睡且粗俗的世界。家乡的春天,其实并不怎么绚丽,现在都是有一种怪现象——农村的春天少了,城市的春天多了。也就是说,农村的树木越来越少,大多都是被移民砍伐后当柴火烧,而城   更多...

刘晨:夜雨寄怀

秋雨独舞寒风,败叶栖满琼楼,是相守,是回眸?怎让人不眷此罄,此影!挥一把墨香,披一束青衣。慰了闲愁,惹了梧桐,几分醉色几分浓。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凌晨四时作于武汉   更多...

刘晨:落单的灵魂

在我坐上火车,我就未曾想到我会有这样的际遇:一个生命被无辜的放在了风景的边角上,无论其如何的呼喊,几乎没有人会睬理。而她的亲生母亲却怀抱着一个婴儿,摇啊摇,好像是一种幸运。这种“抛弃”,难道只是因为他是一个长大的孩子,还是因为他是智障就不能享受爱的欢迎? ——题 记 八月末,我坐上了去兰州的火车,但不是如黄万里先生那   更多...

刘晨:夜间炉话

一、 约莫是白日里睡久了的缘故,不知怎么,越是夜深的时候就越是睡不着。这与我晚上卧读许纪霖先生的《大时代中的知识人》中的陈布雷先生所害的“脖几乎有些相似。他最欢愉的时候就是带着家眷到乡村中度假,但每阅到公文时便头疾。至少在历史学者许纪霖先生那里,他是一条党国的汉子和文人,刚直却不乏一丝抱负,最终还是觉得“做新闻好,干嘛   更多...

刘晨:学者吴毅

二零零九年,我从华中科技大学国家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下属的一个组织“退任”,转而准备尝试进入学术这一块来打拼。当初的自己总觉得自己的确不是一块学术的料,但对于学者还是比较尊重和敬仰的(比如于建嵘,俞可平,黄宗智,孙立平,邓晓芒,刘瑜,李昌平等)鉴于此,我也义无反顾的投入到检验自己学识的这一个“考试”中去。最后侥幸获胜   更多...

刘晨:药

一、那一年的那一天,他死在了田埂上。他的儿子听说之后,怎么都不相信。四处寻找目击证人,让“不法分子”受到法律的制裁。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最终也没有找到所谓罪人。时间一久,也只好打消了这个恋头。而派出所的意思是,如果想让我们把“案子”继续调查下去,就再多加点钱,作为我们的辛劳费。可是,他的儿子没有如他们的愿,口里时常挂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