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孜仁:省委秘书记忆中的“九一三”的相关文章

周孜仁:省委秘书记忆中的“九一三”

周孜仁,自由职业者,作家。“九一三”事件发生时26岁,是中共云南省革命委员会核心小组办公室(即后来的省委办公厅)二处秘书。“九一三”事件发生时,我在云南省委办公厅秘书二处作秘书。14日一早,周恩来就用保密电话亲自向各省最高长官通报了情况。云南省委书记兼昆明军区政委周兴也接到了同样的电话,总理通报了情况后,要求马上下令云   更多...

何蜀:与“九一三”有关的零散记忆

何蜀,退休编审,文革史学家。“九一三”事件发生时23岁,正在重庆家中待业。1971年的“九一三”,是文革中以至整个当代中国史上惊天动地的大事变。然而现在搜索记忆,我却想不起在官方公布这一消息之前,我是什么时候得知的。查日记上也无记载,显然,在文革那样祸福难测的年代里,太敏感的事情是不会写入日记的。模糊的印象中,消息是邻   更多...

周孜仁:“四清”记忆

一、申家公社1965年,即“文革”肇始的前一年夏天,按照省委统一部署,四川省所有大学的四年级和五年级学生,一律派去乡下参加农村社会主义教育,即“四清”运动,时间为六个月。其时笔者就读于重庆大学电机系,遂按照学校安排去了川北达县(现达州市)的申家公社。申家地处大巴山区,很穷。如今几十年过去,铁路和高速公路都已经很发达。从   更多...

另一种记忆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国家大了,什么人都有,其中最大的差异,恐怕就是南方人与北方人的差异?中国如此,美国也是如此。一九九六年初夏,我第一次去美国南方佐治亚州,那里正在举办奥运会,全中国的电视观众都在注视着这个州的首府亚特兰大。后来这个城市因为对中国体育代表团的接待规格不如国内习惯的那样高,以及另一些中国人不太习惯的问题   更多...

陈仲旋:我在广东省委当秘书

一位从不发脾气的领导人1962年6月,组织上调我去当赵紫阳的秘书。当时,我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心里有点胆怯。推荐并向我移交工作的前任秘书汤戈夫说: 你不用担心, 肯定行,紫阳同志(那时不论对多高职位的干部,都称同志)的脾气很好,他也不需要秘书帮他写什么东西。 并举例说: 有一次,紫阳同志交代我通知办公厅, 明天晚上七点开   更多...

顾土:初中生活与“九一三”

顾土,高级编辑。“九一三”事件发生时14岁,正在北京上初中。1971年初,在江西干校的母亲病重,先是送到南昌的医院,但那里的医生都已下乡,医院由护士当家,治疗不见任何效果,所以干校最终同意我母亲在我哥哥陪伴下回北京。我在此前为防传染上血吸虫病,暂时寄居到了湖州姨外婆家,接到父亲从干校的来信后,也赶回了北京。初中课程与战   更多...

刘亚秋:从集体记忆到个体记忆

摘要:本文立足干哈布瓦赫传统下的集体记忆研究范式,重点反思社会记忆的权力观和社会决定论问题,并试图将研究重心转移到对个体记忆的关注上。在此,遭遇到记忆的微光,它多存在于个体记忆之中,往往出现在个体记忆与集体记忆的缝隙之间,一般而言,是社会决定论与能动个体之间碰撞的产物。记忆的微光之于强势的社会记忆研究范式,其力量之微弱   更多...

许之远:记忆中的经国先生

蒋经国先生百岁冥寿有感──一怒而天下安、对民族贡献的肯定这是我在1998年蒋经国先生逝世十周年发表过的文字,台、港两地均有刊载。现在蒋先生百岁生辰,国民党中央要大事纪念。蒋历四十年为台湾,生而劳苦,死无余财。提倡中国现代化当然不是他,但在他的管治下实践现代化而又及身能成功,却是民族的第一人,应是平情之论。记忆中的经国先   更多...

臧棣:出自固执的记忆

自八十年代以后,中国新诗的进展非常迅速,取得了相当突出的成就。而在另一种眼光看来,是一个诗歌运动接着一个诗歌运动,热闹但是短命。上述两种描述涉及的价值评判截然相反,但却认同一个基本的事实:仅就进程而言,当代诗歌的发展速度确实是迅猛的。实际上,在新诗的历史上,时代和政治这两个因素,一度让诗人们相信,新诗的胜利必然是一种速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