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光:我的一九七一年的相关文章

程光:我的一九七一年

程光,退休高工。原名邱承光,邱会作之二子。“九一三”事件发生时25岁,在解放军广州部队服役。施工“老虎洞”1971年元旦刚过,部队里干部请假探亲的就多了,都想回家过春节,但得到批准者很少,因为我们一二四师是甲种战备值班师,休假干部不得超过百分之三。我没有想这事,我到部队时父亲要求,要把春节和其他节日休假的机会让给他人。   更多...

葛兆光:读书一年间

在台湾、香港、北京和上海之间穿梭来往,这一年身心俱疲,也少读了很多书,因此,当《中华读书报》要我写这篇类似年终盘点式的文稿时,自己就觉得很没有底气。好在我有看书记录的习惯,翻开日记,也能够子丑寅卯地说出这一年读的书,只是觉得开列书单记流水账,似乎很没有意思。 不消说,专业的阅读总是占据了我最多的时间,不过,正如有人说的   更多...

杜光:充满希望的一年,形势大好的一年——我和我的一家在1978

1978年是我国社会大转折的一年。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和民间的各式各样的民主论坛,汇成了思想解放的大合唱;安徽农民以血手印盟誓的方式,突破人民公社的严酷统治,实行了包产到户。这两股力量为社会发展的转折奠定了精神的、物质的基矗年底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把全党工作的重点转到现代化建设上来,意味着朝野上下已经取得   更多...

孙立平:利益博弈的一年

在去年的年终专稿《利益时代的冲突与和谐》中,我力图表明,中国已经进入一个“利益的时代”。可以说,2005年的中国,利益博弈是最突出的主题之一,而社会生活中的许多事件和现象都与这个因素有着密切的关系。这就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如何为利益博弈提供制度安排?如何保障利益博弈相对公正地进行?如何解决利益博弈过程中不可避免的矛盾与   更多...

龙应台:十八岁那一年

安德烈: 你在电话上喘气,刚刚赛完足球进门。晚上要和朋友去村子里的酒吧聊天。明天要考驾照。秋假会去意大利,暑假来亚洲学中文。你已经开始浏览美国大学的入学数据。 「可是,我完全不知道将来要做什么,」你说,「M,你十八岁的时候知道什么?」 安德烈,记得去年夏天我们在西安一家回民饭馆里见到的那个女孩?她从甘肃的山沟小村里来到   更多...

李银河:我这一年

过去的一年是我一生中最受人非议的一年,也是我被误解最多的一年。一开始是在南京,我在一个讲演中讲了讲对一夜情、多边恋等现象的看法。虽然现场有几位老人家提出了不同意见,但是远非媒体所报道的“惹众怒”。接下来,说我支持包二奶者有之(其实我认为包二奶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糟粕),说我支持婚外恋者有之(其实我认为婚外性关系是错误   更多...

充满善意曲解的胡温新政第一年

到11月15日,胡锦涛被中共十六届一中全会确定为总书记和侯任国家主席刚好一周年,也是温家宝被确定为侯任总理一周年。他们两人以中共历史上少有的密切配合,形成中共第四代领导集体开明、开放、亲民、务实、重法的执政风格,这被国内外媒体赞誉为“胡温新政”。但媒体和学术界在称颂“胡温新政”的同时,也对胡温的言行进行过度的揣摩和解读   更多...

丁东:口述历史又一年

在生活中,往往遇到在历史变迁中起过作用、又不被历史所重视的人,他们可能仅仅提过一次建议,表达过一次意见,参与过一次行动,却为一个旧制度的终结和一个新制度的开始提供了契机。如实记录下他们的声音,是史学不应推卸的责任2011年秋天,许洋、李楠两位朋友来我家做客,建议我的妻子邢小群开辟一个口述史专栏,在他们主编的《信睿》杂志   更多...

吴稼祥:猪年祝词:愿中国一年更比一年“差”

如果不在“差”上打上引号,恐怕我要是被某些爱国者们抓住,他们不把我生吞活剥了,也会把我扔进油锅里炸了,或者把我搁在平底锅上吱吱地煎,像生煎包子那样,在我祝愿中国一年更比一年差之前,先让我一秒更比一秒差。记得小时候大人们喜欢讲明朝才子解缙的故事,这家伙喜欢恶作剧。据说,他有一次主动为一老妇祝寿,大家很意外,不知道他是被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