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勤华:北大法律系77级——我们永远的精神家园的相关文章

何勤华:北大法律系77级——我们永远的精神家园

1978年2月28日,我们怀着憧憬与梦想,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来到了北京大学,度过了我们人生历程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北大法律七七级,作为中国恢复高考制度、开始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历程的象征性符号,它也将永远保留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直至生命的终结。   更多...

强世功:人与事:在北大法律系的日子

一个人从来不要雄心勃勃,因为许多事情不是由你的想象所决定的。我当年那些一心要做诗人、作家和评论家的高中同学,现在都不知在什么地方;从来没有做北大梦的我,最后却迫不得已不来了北大,其中的故事我就不说了。 我们法学班有60多个同学,大多数是工作以后考上的,有许多是法院系统来培训的法官。也许是由于每个人都承载了太多的经验、手   更多...

谢冕:永远的校园

一颗蒲公英小小的种子,被草地上那个小女孩轻轻一吹,神奇地落在这里便不再动了- -这也许竟是夙缘。已经变得十分遥远的那个八月末的午夜,车子在黑幽幽的校园里林丛中 旋转终于停住的时候,我认定那是一生中最神圣的一个夜晚:命运安排我选择了燕园一片土。燕园的美丽是大家都这么说的,湖光塔影和青春的憧憬联系在一起,益发充满了诗意的   更多...

回归自然,守望精神家园

相对于本世纪初狂飙突进的创造社激情小说和世纪末冷静世俗的新写实小说而言,有另外一种别样的抒情小说像一道清溪静静流过20世纪中国文坛。它以一种平静的抒情状态以情感包裹着思想,慢慢地向周围扩散,不断淡化,不断回环。让人回味,让人体悟。我们把这称为意境小说。 当我们用意境而不是用诗体或散文化来指称这种抒情小说的特征时,就意味   更多...

袁绪程:永远的五四

今年是五四运动90周年,各种不同寻常的纪念活动纷至沓来,五四运动的新诠释也不绝于耳。也有人批评五四运动中的缺陷,比如发生违法火烧房子等等。不论五四有多少不尽人意之处,她在我的心中,或许在曾经年轻过的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心中,已定格为一种精神,一种符号,一种荣誉,一种象征,这就是爱国、科学、民主、新文化。穿越90年的时光,回   更多...

彭富春:人的家园

1.何谓家园人生活在世界上,人仿佛是一个永远的漫游者。一方面他漫游于天地之间,当他的血肉之躯紧紧依附并扎根于大地的时候,他的精神却向往并飞升到天空。另一方面,他漫游于生死之间,他越是远离他的摇篮,他越是走进他的坟墓。人的漫游似乎是漫无边际的。但漫游的人是否来源于一个家园,并走向一个家园?或者他的漫游本身就是居住于家园的   更多...

真相永远在那之外

(一)平舆的叹息11月15日深夜,我坐上火车从北京赶往河南驻马店。不过驻马店并不是此行的目的地,离它50公里远的平舆才是。出发前一天晚上,我正和一位远道来访的朋友惬意地享受周末,忽然接到郑直的电话。这时候来电话,多半要出差。果然,电话里郑直告诉我,河南有一个地方这两年连续失踪了20多个孩子,一直没音信,成了当地的悬案;   更多...

徐晓:永远的五月

我曾经以为,死亡使我懂得了生命和爱。但是当我牵着我幼小的儿子站在丈夫的遗体前、陵墓前,当死亡的事实离我越来越遥远,而死者的存在却离我越来越切近的时候,我才真正懂得,关于时间,关于生命,关于死亡,关于爱,需要你付出毕生的代价去体验。有所体验就够了,你甚至不   更多...

王政勋:北大给了我们什么?

从1984年到现在,我们和北大结缘已经24年,已经到了第二个“本命年”;从1988年离开母校,到现在已经整整20年。在这20年里,相信我们每一个人对燕园,对那湖、那塔、那岛,对草坪、图书馆、文史楼、五四操场,对40楼、三教、学一,都无时不挂在心上。刚毕业那几年,我常做梦梦见北大给我们放了一个长假,假期结束后我们又回到校   更多...

田文昌:江平:永远年轻的战士

参加这个会之前,国栋要求我报一个题目,我想了一个题目:“永远年轻的战士”。这是我发自内心的感受,是我对江老师这些年来所体现出来的一种精神的认同。还有在江老师旁边坐着的张思之律师,我认为他们两位前辈具有同样的精神。如果说得通俗一点,是“一颗永远年轻的心”,如果说得学术一点,是“一种永远年轻的理念”。我认为江老师这些年来始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