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岛:诗人永远要向自己挑战的相关文章

北岛:诗人永远要向自己挑战

新华社西宁8月12日电(记者马勇 王大千),砖红色的夹克、土灰色的裤子、棕色的皮鞋、清癯的面庞、花白的头发,镜片后面深邃的目光……,8月9日,诗人北岛出现在中国最大最美丽的湖泊——青海湖畔。签名、合影,接受诗迷们的问候,62岁的北岛来者不拒,十分随和。在难得的间歇,或极目远眺,或缓步独行,或用相机对着周围的景物……“2   更多...

北岛:诗人之死

艾伦·金斯堡死于去年四月五号,中国的清明节。据说当时他已处于昏迷状态,而病房挤满了朋友,喝酒聊天,乱哄哄,没有一点儿悲哀的意思。那刻意营造的气氛,是为了减轻艾伦临终的孤独感:人生如聚会,总有迟到早退的。正当聚会趋向高潮,他不辞而别。我琢磨,艾伦的灵魂多少与众不同,带嘶嘶声响和绿色火焰,呼啸而去。我想起他的诗句:女士   更多...

刘小枫:诗人的“权杖”

在我们的耳朵里,荷马的名声比赫西俄德响亮得多,但早在古时候,希腊就流传着赫西俄德与荷马赛诗胜过荷马的故事——尼采年轻时考索过关于这事的流传文本的真伪(《尼采早期文稿》,第二卷,306页以下),尽管查证出故事是编出来的,但古人编造这样的故事至少表明,在当时的一些人眼里,赫西俄德诗作与荷马诗作相比差不到哪里去……事实上,在   更多...

林贤治:“战士诗人”为谁而战?

年轻的共和国是从战争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瓦砾埋葬了许多:自由,人权,人道主义等等。没有人试图拯救,包括知识分子,他们都把这一切看作是西方的迷药,旧制度的当然的陪葬品。从历史剧变中过来的广大群众早已习惯于暴力、互相打斗、各种残酷的社会行为,何况此时被委派为英雄主角,自然更为狂热,在伟大的号令之下,乐于充当“历史发展的动力   更多...

蔡禹僧:诗人王小波

写下这个题目时我没有读过王小波的一行诗(尽管他是写过诗的),他是不以写诗而名的诗人,我的意思是——他的文学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中的诗篇。在中国现代文学中,显示出天分的作家也并不是特别罕见,但由于许多人缺乏主见,消耗掉最初的热情后就逐渐地平庸起来。青年时代我们大概都有过广泛阅读中外小说诗歌的经历,但我逐渐地感到阅读当代中国作   更多...

余书亚:独裁者为什么喜欢当诗人?

卡夫卡曾说过:“书必须是凿破我们心中冰峰海洋的一把斧子。”赫塔·米勒的书就是这样一把寒光凛凛的斧子。学者范昀将米勒形容为“为创伤而写作的人”,或者更准确地说,米勒是一位为了医治极权主义对她自己和同胞身心的伤害而写作的作家。她的作品始终围绕齐奥塞斯库时代灰暗、阴森的罗马尼亚而展开,虽然移居德国多年,但在描写故土时揪心的笔   更多...

陈行之:诗人曹谷溪

1 我在陕北插队的时候,见到村里的老乡保留着乡间特有的生活秩序、礼仪规范,很是惊讶。当时我不知道他们怎样创造了它,亦不知道他们何以能将它代代相传,任何令人难以想象的贫困和骤烈的政治风雨都没有使它有丝毫的改变。这的确令人不可思议。后来才知道这就是文化。 其实文化常常是不诉诸于文字的。农村文化是一种民风,一种乡俗,一种所谓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