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奎松:中共需要保持灵活性的相关文章

杨奎松:中共需要保持灵活性

或许在不久之前,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党史”还是“枯燥乏味”的代名词,这既是因为中学(乃至大学)的说教式政治教育,让他们彻底失去思索和探求的兴趣,也是因为在这些“重大历史与政治问题”上,普通人历来无缘置喙。但随着中国的日渐开放,许多禁忌被打破,在一些问题上,人们可以畅所欲言,那些具备新视野、新观念的学者与作品,也日益得   更多...

杨奎松:中国革命与苏共

在我们的传统印象中,苏联和共产国际对中国革命的胜利似乎没起过太多好作用,多与那几个瞎指挥的领导人联系在一起。在北京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杨奎松近期出版的《读史求实》一书中,我们却可以看到很多关于苏联和共产国际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进行实质性援助的史料解读。杨奎松教授告诉我们,在援助中国革命这个问题上,苏联经常陷入   更多...

“原则性与灵活性结合”新辩

上世纪中叶,一次接待苏联客人时,毛泽东指着邓小平介绍道:此人能够将原则性与灵活性很好地结合起来,今后前途无量。邓小平“前途无量”了之后,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结合的“原则”迅速得到全面推广,几乎一跃而成为中国官场的金科玉律。我就认识信奉这条“原则”的一个小官。他在一个基层的局里掌管医疗保险基金签批权,每年有近千万的基金要从他   更多...

杨奎松:我看毛泽东的成功之道

我想毛泽东成功之道,简单地讲,还是那两个字:“务实”。过去为什么总是失败?其实也是同一个问题,就是许多时间缺乏这种务实的态度。因为有那么一个至高无上的意识形态在那里管着,有那么一个革命榜样在那里树着,结果只能一切从理论、从经验出发。如果说毛泽东对中共革命有什么重要的理论贡献,那就是由此而形成的他再三再四讲的那个“从实际   更多...

杨奎松:革命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在中共党史研究领域内,杨奎松是极少数得到海内外公认的学者之一。他今年推出的著作合集《革命》,成为中国学术出版界年内的一件盛事。《革命》精选了杨奎松对于1949年以前中国革命的研究,分为《“中间地带”的革命》《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和《西安事变新探》四册。其中前两册着重讨论中共革命的国际   更多...

杨奎松:关于战后中共和平土改的尝试与可能问题

所谓“和平土改”,就是采用和平的而非暴力的办法,相对温和的而非激烈敌对的态度,从地主手中取得土地,分配给无地、少地的农民。抗战结束后,中共中央一度似乎尝试过采取过这种办法和态度来解决土地问题,结果还不到一年时间就放弃了这种努力,改行了极为激烈的剥夺地主富农土地财产,将地主富农打入“另册”,甚至乱打乱杀的暴力土改方针。这   更多...

杨奎松:苏联大规模援助中共红军的一次尝试

中共革命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得益于共产国际和苏联的帮助,这或许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但共产国际和苏联究竟给了中国革命,特别是给了中国共产党人哪些具体的帮助,这却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问题。从已经发现的各种文献记载看,过去流传的关于遵义会议以后,特别是抗战以后,苏联和共产国际已经不再信任中共,不再援助中共的说法,是过   更多...

杨奎松:“五四”有多重要?

首先要说明,我不是研究“五四”运动史的专家,甚至没有发表过“五四”研究的论文。北大有好几位研究“五四”的专家,历史系就有两三位,要是他们听说杨奎松讲“五四”,很可能会笑掉大牙。因此,团委的同学让我来讲“五四”时,我很明白地说明了这一情况,但是他们还是希望我来讲一讲,我想了想最后也还是答应了下来。我之所以答应,有一个很   更多...

汪玉凯:需要更灵活的质询制度

今年初,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因严重违纪,被中央免去铁道部党组书记职务,并被中纪委立案调查;随后在十一届全国人大第 25次常委会上免去了刘的部长职务。刘志军的落马,再一次彰显了中央反腐败的坚强决心,这就是,不管腐败涉及什么人、多高的职务,决不姑息,决不手软,严惩不贷。当然,在中国高速铁路建设和发展势头正劲甚至有快速占领世   更多...

杨奎松:我为什么要写西安事变

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多半是在1980年,至迟不超过1981年,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使我有幸在一位同学那里看到了一些有关西安事变的相当珍贵的文献资料。其中的几件资料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就是1936年4月27日和30日刘鼎给李克农的报告,以及5月初朱理治和曾钟圣两人给中共中央的电报。这几件资料清楚地表明,还在1936年4月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