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绛:怀念陈衡哲的相关文章

杨绛:怀念陈衡哲

陈衡哲是“五四”一代最重要的女作家之一,她的《小雨点》是中国最早的白话短篇小说。其夫任鸿隽是著名的“中国科学社”的发起人和领导者。他们夫妇是胡适一生最亲密的朋友。本文是杨绛先生近作,保持了她一贯的淡雅隽永的风格。文中对四十年代末那群大文化人生活和心态的刻画,分明有着文与史的双重价值。尤其是胡适与钱钟书的交往,虽笔墨   更多...

孙乃修:杨绛《我们仨》所透露的精明

一 钱钟书先生去世数年后,夫人杨绛出版了这本回忆录,使读者对他们以往的生活,多了一点了解。例如,钱钟书最初留学英国时的读书生活,杨绛的陪读时光,回国后的谋生日子,一九四九年以后他们到北京的生活,经历多次运动以及“文革”岁月,皆有记述。 但是,看了这本书,却产生很多疑问和问题。例如,杨绛女士谈到一九五七年反右前夕毛泽东号   更多...

老鬼:怀念耀邦

日月如梭,耀邦一晃就离开我们20年了。我还记得大约是1964年,胡耀邦作为共青团第一书记在团第九次代表大会上做了一个《为我国青年革命化而斗争》的长篇报告。当时所有渴望进步,渴望入团的中学生们都曾反复阅读和学习这个报告。我也如此,拼命的自我革命。那时候打心眼儿里以革命为荣,以革命为美。所以狠挖自己总跟人搞不好关系的根源,   更多...

薛鸿时:我所认识的杨绛先生

1979年,我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后不久,就在董衡巽学长的推荐下,拜识了钱、杨两位先生,并成为他俩的“助手”(其实,不过是借借书、跑跑腿、偶尔查抄一些资料而已)。当时正值“文革”结束、学术领域百废待兴之际,钱、杨两位先生工作繁忙,所里同事都不敢去打搅他们。可是,我们这代学人,长期受运动干扰,读书少,学殖欠厚   更多...

杨绛:我们仨的朋友

钱锺书最欣赏Monika的翻译。他的小说有多种译文,唯独德译本有作者序,可见作者和译者的交情,他们成了好朋友。她写的中文信幽默又风趣,我和女儿都抢着看,不由得都和她通信了。结果我们一家三口都和她成了好友。我女儿和我丈夫先后去世,我很伤心,特意找一件需我投入全部身心的工作,逃避我的悲痛;因为这种悲痛是无法对抗的,只能逃避   更多...

岚枫:答报情痴无别物——钱锺书与杨绛

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到要结婚; 我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 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 ——钱钟书 1932年,春,古月堂。 1932年的清华女生宿舍,有个很典雅的名字,叫“古月堂”,入夜时,古月堂前常常站着等女友的男生,他们把“约会”戏谑为“去胡堂走走”。 那时候的清华同现在并无二致,男多女少,女生都是被宠爱的   更多...

巴金:怀念鲁迅先生

四十五年了,一个声音始终留在我的耳边:“忘记我。”声音那样温和,那样恳切,那样熟悉,但它常常又是那样严厉。我不知对自己说了多少次:“我决不忘记先生。”可是四十五年中间我究竟记住一些什么事情?! 四十五年前一个秋天的夜晚和一个秋天的清晨,在万国殡仪馆的灵堂里我静静地站在先生灵柩前,透过半截玻璃棺盖,望着先生的慈祥的面颜,   更多...

秦晖:怀念慎之先生

虽然前几天已经听说李老病危,但几天过去了,大家都期望转机的出现。今日证实先生驾鹤仙逝,仍觉突然。草成此文,以寄哀思。 4月14日中午孙大午兄到寒舍,打算与我依前约一起乘车到协和医院看望慎之先生。此前二日与慎之先生约定时,先生曾乐观地说他已接近康复,准备出院。不料此时我们打电话到病房,先是医护人员接电话答以不能探视,随后   更多...

郑杭生:怀念恩师萧公

萧公走了!中国哲学界失去了一位富有思想、在全国哲学教学科研上发挥过重大作用、保持长久影响、桃李满天下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我个人也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和名副其实的恩师!萧公有恩于我,不是一般的恩,是恩重如山的恩。一个人的成长,关键是一步或几步。萧公就是在最关键的几步上,有恩于我的师长。这个意义上,没有萧前老师,就没有我郑杭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