皕文 宋冰:乐清村长之死的相关文章

皕文 宋冰:乐清村长之死

●钱云会遇难之前的神秘10分钟究竟发生了什么?●钱云会七年上访路是无理要求还是为民请命?●浙能乐清电厂征地真相是什么?一组尸体被压在车轮下,只露出头颅和一只手的画面成为近日的网络焦点。死者钱云会,现年53岁,温州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人,2005年5月当选寨桥村村主任,多次因带领村民进行土地维权而坐牢和劳教。2010年12   更多...

张鸣:从将军到村长

1927年的秋的一天,一个身材魁梧的军人带着几个随从,来到了山东堂邑县,他在武训生活过的村庄逐个走访当年和武训同时代的老人,参观武训当年兴办的学校,在武训曾经住过的低矮的草房面前,这个军人,流下了眼泪,嘴角里挤出来一句话:“作为将军,我愧不如一个乞丐。”三年后,这个军人,辞去了师长,1932年,他带领全家,来到漠北高   更多...

陈柏峰:秋菊的“气”与村长的“面子”

[摘 要]《秋菊打官司》是一个已有诸多阐释的经典文本,仍有进一步解读的空间。影片中,秋菊被一股“气”裹胁着到处上访打官司,要求村长道歉给“说法”;而村长则因“面子”而拒绝道歉。这反映了村庄生活的在地逻辑。村民以“面子”为纽带构成一种特定的“权利”和“义务”关系;违反这种“权利”和“义务”相平衡的规则,会导致“气”的产   更多...

张倩烨:2010不瞑目:一个村长的非典型死亡

一个名叫钱云会的村长死了,是被工程车活活轧死的。碾轧的位置不偏不倚,精准地卡在了他的脖子上。在这之前,这位小村子的父母官,曾因带领村民为被征用土地讨个补偿被拘役一年多。势态的升级,从26日微博上的一张直击死亡现场的照片引起,到27日,对真相的追问,夹杂着看似秉持客观冷静的媒体人要求网友“理性”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在官   更多...

杨涛:上访村长死因成迷与法律安全的沦丧

12月25日晚上,乐清市公安部门发布通稿称,乐清市虹南公路寨桥村路段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牌号为皖K5B323的工程车撞倒寨桥村村民钱云会,当民警赶到现场时,钱云会已经死亡。但一些网民却在全国多个知名论坛和微博发布与警方截然不同的内容,称12月25日上午,钱云会在虹南公路寨桥村路段,被5个人抓住按在地上,然后被一辆工程   更多...

石龙洪:一个重庆村长给北大研究生上的一堂课

近来,笔者替朋友通过重庆市市长信箱反映他家被征地,要求予以合法权益的问题。事情反映之后10多天之后,市政府层层往下压,最后问题交到了村长那。村长先和朋友的父亲交涉,希望给点小便宜了事,远非按照我朋友所需求的解决征地赔偿的问题。之后我朋友就打电话给村长,希望通过合理、和气的互动,以最终解决问题。但是,村长非但把朋友发出的   更多...

南都社论:《乐清村主任之死犹待进一步调查》

12月25日,浙江乐清蒲岐镇虹南公路寨桥村路段发生一幕惨剧:54岁的寨桥村村委会主任钱云会被一辆大型工程车轧断脖颈,身首异处。惨不忍睹的现场图片被网友到处转帖,群情激愤。死者是被“故意碾死”的网帖申告与质疑,在当地官方新闻网站的简短通讯中则被描述为“乐清蒲岐镇今日发生一起交通事故,致1人死亡”。27日下午,当地有关部门   更多...

陶短房:乐清事件谜团的背后隐藏着什么

12月25日上午9时许,在乐清虹南大道蒲岐镇寨桥村段公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前村委会主任、以“上访村长”出名的钱云会何以面部向下,颈椎折断,离奇惨死于车轮之下,事后何以会出现“不明真相村民”围攻交警,现场监控设备何以不能录证,种种疑点构成大块谜团,这些谜团,显非35分钟的官方发布会所能化解,正如围绕这件谜案的各种说法,也   更多...

舒乙:再谈老舍之死

这次,到台灣去,在老舍先生的有关问题上,发现台灣人对老舍之死普遍感兴趣,但所知甚少,基本上仍停留在我们十多年前的认识水平上,所争论的问题,也是我们早已解决了的。在台北《中央日报》副刊举行的两岸文学座谈会上,台灣作家姜穆先生发言,说他一直认为老舍先生之死是他杀所致,理由有三:一、他死后腹中无水;二、脚下无泥;三、鞋袜都在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