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雄:张维迎:我鄙视禁不起诱惑的知识分子的相关文章

张雄:张维迎:我鄙视禁不起诱惑的知识分子

现在利益多元化,大家自己玩自己的,我觉得叫空转。我们现在是不挂档,只踩油门,听起来轰轰轰,但没挂档它不往前走了,这就是我们现在改革的状态。我呼吁重建体改委,就是说需要一个专注领导改革的机构。发改委现在是分配资源,它就选择在发展,而不是改革上。   更多...

张雄:张维迎 五十而知

曾经他是坚硬、执拗、锋芒毕露、具备死磕精神、还带点精英傲慢的那么一个张维迎。如今,年龄愈大,他愈加偏爱北大光华楼下那个瘦小的老子塑像。“说老实话,我也没有胆量说‘皇帝没有穿衣服’,只敢说皇帝的衣服透明度太高了。”曾经他是坚硬、执拗、锋芒毕露、具备死磕精神、还带点精英傲慢的那么一个张维迎。如今,年龄愈大,他愈加偏爱北大光   更多...

王人博:叙拉古的诱惑

当马钉海德格尔背负着纳粹时期的可耻印记重返教席之时,他的同事讥讽道:“君从叙拉古来?”———这是美国学者马克·里拉在《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一书中有关海德格尔的一句话。这句话后来广为流传,也为中国人所知晓。这句话影射的是柏拉图三赴西西里的叙拉古城邦,希望年轻的国王戴奥尼素皈依哲学和正义的典故。这个典故的梗概是这样的:当叙   更多...

梁文道:禁书总是诱惑难挡

第一次接触马克思和毛泽东的作品是我还在台湾念中学的时候,这些在当时绝对是禁书,幸好我每年暑假都从台湾回香港,有机会找到这种书偷偷带到机场,小心翼翼上了飞机带回台湾,晚上在宿舍躲在被子里面瞧。当时看这些书觉得太新鲜了,那个年代这些在台湾都属于受批判的禁书,绝对看不到,但是正因为它被禁,我反而觉得它特别有吸引力,也因为它被   更多...

莱兰德杜兰塔耶:《洛丽塔》的诱惑

(吴万伟 译)纳博科夫的《洛丽塔》50年后仍然诱惑人,让人不得安宁。1940年春,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他的妻子和小孩乘坐在回程的时候可能被德国潜艇(U-boats)炸沉的法国最后一趟大洋班轮到达纽约。这个家庭在美国宝贵的头几年发生了很多变化,可是有一项内容始终没有任何改   更多...

周志强:《三枪》:张艺谋诱惑机制中的傻乐至死

当人们已经习惯了“奥运张艺谋”,习惯了他的那种气势恢弘的文化景观的时候,《三枪拍案惊奇》却突然让演员们把一张面饼当成了墩布,大耍二人转。张艺谋与国家主义美学工程的紧密关联,似乎在此中断了。人们惊奇地发现,《三枪》已经成了“三无”:上无国家民族象征,下无个人生存体验,甚至上上下下没有什么可以称之为“精神”的东西。这仿佛是   更多...

赵汀阳:改革——怨恨挡不住诱惑

近年来许多人在谈论中国经验或者奇迹之类。中国式的变革总是比较难以分析的, 因为中国式思维总是强调随机应变、因地制宜、出奇制胜, 原则性不强, 因此总有一种无法概括的复杂性, 难怪人们爱说“ 挂一漏万” 。我也肯定挂一漏万了。不过我可能不太同意夸大当前危机的某些表述, 好像过去的问题没有现在严重。事实上, 改革前的问题当   更多...

许知远:独特性的诱惑

一九四二年夏天,一群日本批评家、思想家、学者聚集在京都,讨论“如何战胜现代”和“日本的世界使命”。距离珍珠港事件刚刚八个月,他们都沉浸在日本对美国的胜利之中。在他们的头脑里,“现代”是西方的代名词,它已经污染了日本人的精神世界,如今是一次清理的良机。一位历史学家对主题进行了更细致的分析:“战胜”意味着“在经济上战胜资本   更多...

海曙红:酒的诱惑

在悉尼定居八年,深知澳洲人喜欢酒吧胜过歌剧院,从前在CITY工作时每天夜晚回家总见酒吧人头济济心里便想歌剧院为什么做不到场场座无虚席。澳洲有喧闹的酒吧也有宁静的酒吧,且不说不同档次的人进不同的酒吧,就光说这酒,人们进酒吧还不是为了酒?不管什么样的酒吧提供的酒还不是一样?听说澳洲人喜欢在周末的晚上或是寂寞的时候到酒吧里去   更多...

张维迎

1959年生于陕西省吴堡县,1982年获西北大学经济系学士学位,1984年获硕士学位,同年进入国家体改委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从事改革理论和政策研究,1990年9月入牛津大学读书,1992年获经济学硕士学位(M. Phil.), 1994年获博士学位(D. Phil.), 1994年8月回国到北京大学工作,现为北京大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