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纪霖: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的相关文章

许纪霖: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

新三级知识分子开辟了何种精神传统?将给后人留下什么样的历史遗产?在人生进入收官阶段的我们这代人,或许都应该忙里偷闲,静下心来想一想。历史将会浓墨重彩地为我们记上一笔:或者是光荣与梦想,或者是耻辱与庸俗。   更多...

许纪霖:60年来,知识分子的命运沉浮

“要尊重民意的话,首先是尊重知识分子”主 持人:欢迎大家收看《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是腾讯网在建国60年期间隆重推出的一档高档主流专业的历史谈话类节目,该节目将 邀请中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做嘉宾,就新中国的政治、军事、经济、外交、文化等话题展开交流讨论,今天我们请来了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教授许纪霖教   更多...

陈嘉映:我们这一代

我们曾经追求政治自由,如今,一些人已经身居国家机器的顶端。我们曾经以清贫艰苦为荣,如今,一些人身家亿万。我们曾经热爱真理,如今,一些人主持着各式各样的国家项目。真理、自由、品格,不像我们年轻时想象得那样单纯、那样简单,它们要通过不断融入现实才能实现。   更多...

许纪霖:“断裂社会”中的知识分子

刚刚过去的20世纪,是中国历史上变动最激烈、最起伏动荡的岁月。短短的一百年,经历了大清王朝、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三个朝代,从政治军事到社会文化,都发生了此前数千年从未有过的大变局。按照鲁迅先生的说法,这是一个大时代。在这样的大时代里,一切都在变,都在时代的海啸中被淘洗了一遍。那么,作为社会精英的知识人,他们经历了一   更多...

许纪霖:坚守底线是知识分子的伦理责任

莫言式的生存智慧前不久,瑞典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之一、瑞典文学院唯一懂得中文的马悦然先生在博客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许纪霖教授欠莫言一个公开道歉》。为什么马先生要我向莫言道歉呢?原来在2011年11月8日,莫言在腾讯微博上发表了一首打油诗:唱红打黑声势隆,举国翘首望重庆。白蛛吐丝真网虫,黑马窜稀假愤青。为文蔑视左右党,当   更多...

谢志浩:一代知识分子的日落!

岁末年初,辄惶恐不已!一种复杂的愁绪笼罩在心头,无论是大气候还是小气候,都觉得令人难以乐观。每当这个时刻,不愿意把自己悲观的情绪,书写下来,传染给更多的朋友。但是,法律博客看到一篇博文——《2011年:最值得期待的十大法律博客》(作者刘卉,刊于2011年1月6日《检察日报》学术版),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作者列举的十大法   更多...

许纪霖:国民党如何失去知识分子的支持

据说“文革”期间有一句耳熟能详的名言:笔杆子、枪杆子,革命就靠这二杆子。当蒋介石的威望随着抗战结束达到顶峰的时候,很难想到短短几年之后竟然沦为知识精英眼中的独夫民贼。最终,批判的武器与武器的批判一同将国民党赶出了中国大陆。在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许纪霖看来,国民党政府与知识精英以及知识精英所代表的民心之间的关系变化,   更多...

许纪霖教授访谈录

当前教育如何走?南方教育时报:2009年9月您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 我虽然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但我可以改变我的课堂 那时候您还对局部性的教育改革很乐观, 到了2010年9月您说中国缺的不是反抗的话语,而是反抗的实践。而自己 没有勇气与社会决裂 面对现实,有一种无力感 。这两件事为何前后这么大的反差,随着您对中国教育越来越深   更多...

许纪霖:知识体制内部的公共知识分子——关于知识分子的系列思考之九

随着知识体制的日趋完善,当代知识分子不得不生存于知识体制的内部,这几乎是一个全球性的现象。既然“传统的”知识分子不可复生,那么是否有可能在现代知识体制内部做一个公共知识分子呢?萨伊德1994年出版了在英国广播公司的演讲录《知识分子论》,他在书中强烈批评了所谓的专业知识分子。他认为知识分子本质上是业余的:真正的知识分子不   更多...

许纪霖:对知识分子不同的解释——关于知识分子的系列思考之三

知识分子究竟如何定义呢?我们应该知道,任何一种定义都只能是功能性的,而不可能是实质性的。从语用学的意义上,要看置于什么样的结构中来运用。从一般的常识来说,知识分子首先是有知识的,是所谓的“脑力劳动者”。过去中国教育不普及,一般受过中等教育的就算知识分子。如今教育普及了,人事部门又将受过大专以上教育的算作知识分子。这是从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