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旭:跳出中国看“愤青”的相关文章

吴旭:跳出中国看“愤青”

引子2009年4月29日,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在其华盛顿的总部,举办了一场关于中国愤青的专家研讨会,主题是“了解中国的‘愤青’:它对未来意味着什么?”。参加座谈的五位嘉宾,或是一直对这个问题关注追踪的美国大学教授,象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非常有名气的“中国通”斯坦利•罗森(骆思典),或是曾对中国的“愤青”   更多...

傅国涌:跳出历史的“周期率”

以暴易暴和成王败寇跳出历史的“周期率”这个话题,我们可以说是从黄炎培开始的,抗日战争即将胜利前夕,他曾经以国民参政会参政员的身份访问过延安,和毛泽东有过一番著名的“窑洞对”,提出了历史“周期率”这个话题。黄炎培当时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   更多...

毕生“愤青”千家驹

无论从那个角度上讲,千家驹都不是一个应该被忘记的人,这是因为他很富于个性。 千家驹一生坎坷,屡经风波,胆大直言,宁折不弯。 他于1909年8月出生于浙江省武义县。千姓在中国是最罕见的族姓,别说是在武义县,即便是在浙江省也只有他这一家子。千家祖籍在河南武陟,自千家驹的高祖起才迁至武义,至此一直单丁相传,千家驹因此也成了   更多...

傅国涌:跳出“周期率”——我对中国近代史的一点看法

[此文在《社会科学论坛》发表和收入《历史深处的误会》一书作为“代后记”时都有删节,这是原文。]成王败寇、“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的逻辑支配了中国至少几千年,以暴易暴、循环往复的历史从未改变过。1945年7月抗日战争即将结束,黄炎培有过一次延安之行,曾和毛泽东作了一番著名的窑洞对话——有一回,毛泽东问我感想怎样?我答:   更多...

中国的台湾政策尚未跳出循环圈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理查德·鲍彻(Richard Boucher))于12月1日正式表明美国“反对”(oppose)任何改变海峡两岸现状的企图,反对任何改变现状和导致独立的公投。在一定意义上,美国明确了其一直含含糊糊,游离在“不支持与不反对”之间的立常这对中国一些主张依赖美国,或借美国对台湾施加压力以解决公投危机的人来说,   更多...

宋鲁郑:发展中国家能跳出“民主陷阱”吗?

当今世界可谓进入一个“陷阱”的时代。中国最大的挑战被认为是如何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因为太多的发展中国家如墨西哥、巴西、阿根廷、智利、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巧的是,它们都实行民主制度)都在起飞到一定阶段之后陷入停滞、社会动荡甚至政治危机之中。二战以后能够跨越这个陷阱的后起国家只有亚洲四小龙,而且都是通过威权体制完成了超   更多...

郑永年:中国如何跳出自我击败的治理模式

山西襄汾的山泥倾泻事件与河北的三鹿奶粉事件,很快把人们从奥运会的欢乐中叫醒过来。尽管这些年来,类似的事情频繁发生,但很多人还是不能明白为什么一个能够成功举办像奥运会那样重大国际事情的大国,不能整治这样那样的恶性事件并有效控制它们的发生呢。奥运会尽管是个体育盛事,但这个体育事情的组织则是涉及到国家的方方面面,不仅涉及到党   更多...

孙立平:中国要跳出社会维稳怪圈

近些年来,由于社会矛盾的激化,中国的社会稳定问题在引起多方面的关注。许多研究或明或暗地预示,如果这些社会矛盾得不到缓解,某种形式的社会动荡就可能会发生,有人甚至认为,现在已经到了社会动荡的边缘。因此,如何分析和判断中国社会稳定的形势,就成为判断中国社会未来走势的一个重要因素。社会动荡与“不稳定幻像”稳定问题之所以成为国   更多...

廖保平:愤青的双重人格

愤青是善变的,变得时常让人捉摸不透。 你说他们脑子进水了吧,他们表现出的见风转舵,搭爱国顺风车,比你精得不知多少倍。你说他们是群脑子有干货的人吧,他们又无知愚昧得近乎弱智。 愤青一边看日本AV,一边大骂日本人,一边看着美国大片,一边臭骂美国文化。他们在网吧里沉迷于外国网络游戏,转个网站就加入到抵制洋货、大骂汉奸的行列   更多...

中国需跳出“发展悖论”的陷阱

一纵观一部近、现代世界经济发展史,连续保持10年、20年、30年增长的国家有若干。按照年增长7%以上的速度,上个世纪后50年,第一个10年保持增长的,有40多个经济体。但到了第三个10年,就寥寥无几、只有5个了。能继续走好“第四个10年”的经济体,几乎还没有。可以说是“三十而立者寥寥,四十而惑者多多”,“高处不胜寒”。   更多...

斯蒂芬妮弗兰德斯:中国难以跳出“中等收入陷阱”

过去十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西方很多人对中国内部的政治知之甚少,但在一点上他们很自信:中国的经济发展进入关键时刻,中国会成为像我们一样的富国。对前一种说法,中国领导人至少在公共场所会表示赞同,但对改革的步伐和最终目标会有不同意见。他们认为中国可以不必模仿西方,走出自己的致富道路。当然,还有第三种可能,那就是中国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