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勋:走出“治乱循环”怪圈的相关文章

王建勋:走出“治乱循环”怪圈

全国范围的“严打”又开始了,目的是“确保社会治安大局持续稳定”,“为上海世博会和广州亚运会的成功举办创造良好的社会治安环境”。如此目的似乎无可争议,但需要追问的是,“严打”能实现这样的目的吗?更加重要的是,“严打”与法治原则和精神一致吗?毋庸置疑,人们痛恨违法犯罪行为,渴望良好的社会治安,期盼安宁的社会秩序。问题在于,   更多...

李茗公 叶青山:治乱循环怪圈与文化因果报应

“九天闾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从秦汉唐宋到清朝乾隆时代,全世界都公认中华民族无比强大。自汉代开始逐渐形成庞大的“万国来朝”体系后,虽然不同朝代各国朝贡情况差异很大,有增减、断续和虚实之分,但毕竟能够持久维系绵绵不绝。被美国著名汉学家费正清命名的“Chinese World Order”即“中国中心的世界秩序”,指   更多...

吴稼祥:以“公天下”解治乱循环

学者吴稼祥前不久出版的《公天下》,致力于本土化的学术创新,他通过20多年的思考,历时3年创作完成此书,书的封底印着吴稼祥的话:“此书,朝成夕死可矣。”该书初版后一月三印,销量破四万。有人誉之为“三十年难得一见的政治学佳构”“揭示了中国政治或者中华文明内在的危机性”。而他自己这样概括这本书的整体内容:一个超大规模国家,唯   更多...

郑戈:如何走出上访怪圈

2005年通过的《信访条例》试图将信访程序化、规范化,提出了“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依法、及时、就地解决问题与疏导教育相结合”的原则。这种试图用法律这双小鞋来框住政法这双大脚的做法并没有带来良好的效果,反而为维稳打压上访提供了便利。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好,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变坏,这是中西古典思想中均早已揭   更多...

丁力:中国外交须走出自己画的怪圈

7月13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麦克·马伦结束了在中国的4天旅程。这是他对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5月访美的回访。 访华期间,马伦到二炮司令部做客,坐进了歼-11(山寨版苏-27)的驾驶舱,观看了反恐演习,还参观了舟山的潜艇基地。当初在美国,陈炳德也看了相应的军事装备,承认比美国落后20年。在军事技术高度发达的时代,指挥   更多...

谭中:中国应带远东关系走出地缘政治怪圈

台湾民间主编的北美华文报纸《世界日报》的社论说,中国总理温家宝、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和韩国总统李明博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届中日韩首脑峰会“实际上就是东亚安全共同体的第一次外交探水,意义重大”。鸠山首相早就有建立“东亚共同体”的想法,先在9月下旬在美国向胡锦涛主席表达,又在这次北京三国峰会上提出,写入会议联合声明。事后日本外   更多...

秦晖:中国能否走出“尺蠖效应”的怪圈?

“郎咸平旋风”八月以来,香港经济学家郎咸平教授连连在媒体上发出“重磅炮弹”,指名道姓地痛斥许多中国企业领导人借国企改革之机大肆化公为私,侵吞国有资产。这些被指责的企业几乎都是过去被树为改革成功典型的“明星企业”,包括TCL、海尔、格林柯尔、科龙,而且“下一步将研究方正、三九、南京斯威特、清华紫光、复星集团”1等,这些企   更多...

郭祎:“维稳怪圈”的法治破解

稳定不应当是纯粹的政治任务,更有其法理要求。“稳定”一词,我们不能对其进行静态理解,必须将其放到社会生活的大环境中,科学意义上的“稳定”当具有以下特征:动态的、健康的、有序的、活泼的、持续的。在“稳定”被泛政治化理解的语境下,我们难免陷入偏狭的死胡同,从而忽视“稳定”所固有的正义内涵。“正义是政府的目的”,“尊重人的人   更多...

郎咸平:如何走出高药价怪圈

据媒体报道,从1998年至今,发改委已经出台28份下调药价文件,但药价虚高现象仍然存在。出厂价0.6元的药品到患者手中高出了2000%。为什么我们的药价这么贵?为什么我们的医改这么难?我曾在《我们的日子为什么这么难》一书中,专门讨论了这个问题。目前,根据医疗卫生领域急需解决问题的调查报告显示,在接受调查的人当中,首先是   更多...

刘波:巴基斯坦,选举未能打破的“怪圈”

恐怖袭击阻止不了的选举近年来国人对于中国周边一些“小国”的内部情况兴趣寥寥。有约1.8亿人口的巴基斯坦虽然不算“小国”,但国内复杂的政治形势、该国历史上不同领导人起落沉浮的曲折经历,已不能引起多少关注的耐心。5月11日该国举行的全国选举,最吸引国人目光的也许还是选民们的民主精神,而不是选举结果对该国政局的具体影响。巴基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