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默:四月哀思录的相关文章

萧默:四月哀思录

今天,4月19日,一大早,打开电脑,想写点这些天来尤其是昨天一直萦绕在心头的有关沈元的一些事,意外地,收到了一位女士的信。信很简单,写道:“萧默先生:非常高兴,这次通过韩先生能结识您,因为我也曾拜读过您的文章。更要谢谢您传来了雷先生的信息,盼保持联系。”信的署名为“沈蓓”。沈蓓?我并不认识,但她与沈元却有着最为亲密的关   更多...

潘屹:剑桥的四月天

剑桥的四月,空气里也飞扬着花香!我们骑车在田野上奔驰的时候,微风扑面,大自然的美味沁人心脾。看到那漫野的鲜花了吗?黄色的水仙开在庭院,开在水畔,开在球场的角落,开在每一个可以伸展的地方。那是英国春天最流行的花,它是英国春天的象征。它是最便宜的花,也是最有代表性的花。英国的草本水仙,它不高贵,品质就像北京的雏菊与指甲草,   更多...

朱云汉:美国政治的四月寒流

四月初的华府本来应该是春心荡漾的季节,盛开的樱花为大地回春揭开了秀丽的序幕,灿烂的阳光也驱散了不少早春的寒意。可是华府的政治却弥漫着令人不安的肃杀气氛,共和党保守派夹着去年11月期中选举大胜的余威,正磨刀霍霍迎接一场预算大战,准备将欧巴马政府的施政计划砍得体无完肤。 其实美国2010财政年度始于去年10月1日,到今年9   更多...

山眼:性自由的哀思

2007年有一部加拿大影片《朱诺》,讲的是这样的故事:十六岁的少女朱诺在和同班同学保利第一次偷尝禁果后,意外怀孕。有父母的理解和支持,她决定生出孩子,孩子出生后又将他交给一直渴望做母亲而未能生育的瓦尼萨抚养。之后十七岁少女的生活继续着,单车,吉他,阳光和男朋友,一切像不曾发生过一样。这部片子以倔强少女的完满结局,似乎要   更多...

袁绪程:无言的哀思

深夜,窗外秋风瑟瑟。无意中浏览《中国选举与治理网》,何家栋逝世一行字映入眼帘,内心不仅颤惊。虽早有预感,但仍然难过,沉痛和悲哀挥之不去。多好的一个“革命老人”-…上月杂志社办公室主任张熙给出差海口的我打电话,告知何老病危,我无法前往探望,只是嘱其代为问候。回来后几次欲想探望,总觉时日尚从容,竟成人天两隔――无法挽回的终   更多...

萧默:夜谭录(之五)

我与A君已经作了几次关于建筑艺术的无边际漫谈,早已成了忘年交。他有很强的接受力,我们已经能够谈一些比较深的题目了。今天晚上他再一次来到我的书房,照例迫不及待地又问起来。A:上次您谈到环境艺术,它与建筑艺术有什么关系。我:“环境艺术”这个词,就我所知有不同的用法:一种主要见于国外,国内也有,大致是指铺陈在室外很大场地上的   更多...

萧默:夜谭录(之三)

这一回,又是A君首先发问。A:您上次提到,建筑艺术还有表现性、抽象性这两个特性,今天想请您具体谈谈。我:其实,从归根结底的意义来说,不管艺术家自觉意识到没有,所有的艺术创作都不是与生活绝缘的孤立现象,总是在表达着艺术家对生活的判断,最终都是表现艺术家的感情,所以,可以说所有的艺术都是表现的。郭沫若就说过,一切文艺的本质   更多...

萧默:回忆梁思成、常书鸿与叶圣陶

早在51年前,梁思成先生要我读一读他写的《我们所知道的唐代佛寺与宫殿》和《敦煌壁画中所见的中国古代建筑》,我才第一次知道了敦煌。但当时并没有想到以后居然能有这样的幸运,在梁先生的帮助下,得以与这座宝库亲近了15年。1957年夏天,我还是清华大学建筑系一名二年级学生,没有上过建筑史课,只是自己胡乱学了一点,忽然想到要找一   更多...

萧默:夜谭录(之二)

又一个夜晚,A君再次来到我的书房,我们又开始了一场愉快的谈话。A:您上次谈到建筑的“美观”和“艺术”是不同的,难道它们有什么矛盾吗?今天想请您具体谈谈。我:不是“你死我活”的矛盾,而是差异,差异也是一种矛盾。我们的建筑方针,长期以来就流行着一种提法,即“适用,经济,在可能条件下注意美观”。这句口号在五十年代中期刚提出来   更多...

萧默:夜谭录(之六)

A君在北京已经读完了他的大学第一学期,假期他准备和同学一起参加社会服务活动,更多地接触社会,今晚他又一次来到我的书房,作我们关于建筑艺术的最后一次交谈。我:快要放假了,你这个学期有什么感受?A:这个学期真是难忘,学了不少东西。北京真的是一座文化古都,我觉得似乎每一个“老北京”,都能讲出一大堆故事,包括他们的“治国之道”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