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国涌:光荣与屈辱的相关文章

傅国涌:光荣与屈辱

1964年12月2日上午7:50,林昭在上海第一看守所接到了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她是“‘中国自由青年战斗联盟’反革命集团主犯”,这一天离她1960年10月24日被捕已有四个多年头。1965年5月31日,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判处林昭有期徒刑20年,6月1日,林昭刺破手指,用鲜血写下一份《判决后的声明》。此前   更多...

周濂:雅典的光荣与困顿

尼克斯•卡赞扎斯基在《希腊行》中说:“如果我们懂得如何倾听,如何去爱,那么我们对于希腊的美景就不会只有无知的震撼。这里的风景有其姓名,它们与记忆紧密相连——我们在此受辱,我们在此荣耀;圣像上的鲜血从土里长出,风景立时变成丰盈且无所不包的历史,希腊朝圣者的整体精神因此陷入混乱之中。” 异邦人很难理解卡赞扎斯基   更多...

袁传旭:英国光荣革命琐谈(一)

在我们的传统观念中,1688年的英国光荣革命是一场不彻底的革命,因为它保留了帝制,而法国大革命则是一场彻底的革命,因为它推翻了帝制,建立了共和。这种认识的依据源于帝制意味着专制、腐朽、没落,而共和制则体现了自由、民主、进步。可历史的本来面目却是,英国革命使议会对国王的斗争最终以胜利而告结束,它以不流血的方式完成了政权的   更多...

黄钟:中国崛起的光荣与梦想

少年时代,写作文时,常常用“中华民族屹立在世界的东方”之类慷慨激昂的词句,就连读书也是为了“中华之崛起”。那时想望的崛起,是跟落后就要挨打的历史记忆,文明古国辉煌的自豪,以及解放全人类的理想奇妙地联系在一起的。和平的旗帜下还回荡着声色俱厉的口号。那个时代和它的阴影在悄然过去。如今,崛起又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只是崛起有了一   更多...

袁传旭:英国光荣革命琐谈(二)

二 英国革命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英国革命发生不久,就相继发生了两场革命——美国革命(1775年)和法国大革命(1789年),但它们遭遇了不同的结果,美国获得了成功,实现了其宗主国信奉的自由价值观,而法国却遭到了惨败。对此进行探究,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我以为可以归纳为下面几方面因素。 宗教因素。宗教源于人类对所处世界的   更多...

刘军宁:“纳税光荣”吗?

在当今,“纳税光荣”似乎是个天经地义的口号。然而,纳税“光荣”吗?不见得。只有把藏在国家背后的食税者看成是至高无上的绝对统治者,把公民看成是只有服从义务的臣民时,纳税才是“光荣”的。其实,这是已经不是纳税了,而是家长制下的纳“贡”进“献”了。所以,“纳税光荣”是个臣民现象。这个口号本身就是专制主义的。要求个人为国家(实   更多...

王小东:光荣孤立论

我常常看到中国的一些“战略家”、“谋略家”大谈特谈美日、美欧之间有什么什么矛盾,美国的某一行为如何如何并不是针对中国的,而是针对日本或欧洲的,美日、美欧之间的矛盾如何如何大于与中国的矛盾,中国应该如何如何利用这些矛盾。他们不仅把中美矛盾与美日、美欧矛盾在性质上完全等量齐观,而且还倾向于强调美日、美欧矛盾。他们替美国、欧   更多...

墨白:光荣院

梦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门。──爱斯基摩人语声 音有一个人穿着一件黑色的雨衣,手里提着一挂鱼钩走在大雨滂沱的河岸边。虾米坐在空荡而光线暗淡的库房里,就能从狂风摇动树冠和雨点拍击房顶与地面的声音里,分辩出老金的脚步声。老金的赤脚从泥泞里噗哧一下噗哧一下拔出来,在他的感觉里是那样的清晰可见,就像秋季里的白萝卜堆满了后院的菜地。   更多...

刘国光:《八〇年代:中国经济学人的光荣与梦想》序言

柳红请我为她的书写序。为人写书序是一件严肃的事情。斟酌再三,不是要不要写,而是如何写。这本书里的文章,我陆陆续续地读过一些,它把我带回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很多事件是我亲身参与、经历的,也有我忘记的事情;很多人物都是我熟悉的,有师友,有同事,有学生,其中一些已经过世了。柳红告诉我,我是她所采访的经济学家中最年长的人。长   更多...

何怀宏:第一代富人的光荣与危险

报载今年6月18日凌晨,吉林汪清县首富蔡宽锡在家中突然和妻子、包括22岁的儿子和16岁的女儿四人同时被杀,保姆也受重伤,令人感到悲哀。蔡宽锡因承包建筑工程而致富,盖了县城里惟一一座两层私人别墅,存款过千万。这一案子看起来像是“仇杀”,但据了解他的人说,他似乎并无个人不共戴天的仇敌,而且口碑不错,态度和气,没有飞扬跋扈的   更多...

高全喜:光荣革命后的英国王室和贵族

第三十届奥运会目前正在伦敦举行,可是据调查,英国民众认为2012年最重要的事是伊丽莎白女王登基六十周年。自从1688年光荣革命奠定英国君主立宪制以来,英国的王室和贵族在现代社会的转型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为何如此受民众的爱戴和尊崇?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高全喜教授指出:英国的国王、贵族并非站在人民的对立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