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愚:我们都是乌托邦病患者的相关文章

老愚:我们都是乌托邦病患者

当抢劫犯伍勇1978年2月24日在四川宜宾出生的时候,我已经十五岁。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在那年冬天召开。官方对此次会议的内容有两个表述:一、批评了“两个凡是”的方针,高度评价了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二、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口号,否定了中共十一大沿袭的“文化大革命”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以及“文化大革命”   更多...

朱大可:乌托邦的终结

乌托邦反思:80年代的信仰危机“文革”的烈焰焚毁了它的敌人,也意外地制造了大批怀疑主义者。1980年,在西单民主墙运动之后,借助三洋牌卡式录音机,台湾歌手邓丽君的爱情歌曲,开始在整个大陆流传。坚硬的革命信仰和斗争话语,第一次遭到软化,浸泡在人性的香艳眼泪之中。这是小邓和老邓之间的美学博弈。“爱语”像火焰一样蚕食着“恨语   更多...

江晓原:从小说到电影:乌托邦·反乌托邦不完全谱系

所谓乌托邦思想,简单地说也许就是一句话——幻想一个美好的未来世界。 用“乌托邦”来称呼这种思想,当然是因为1516年莫尔(Sir T. More)的著作《乌托邦》(Utopia)。但是实际上,在莫尔之前,这种思想早已存在,而且源远流长。例如,赫茨勒(J. O. Hertzler)在《乌托邦思想史》中,将这种思想传统   更多...

杨念群:康有为的乌托邦世界

和大多数精于政治运行规则的人物相比,康有为更像是个孤独无助的“先知”和预言家。《大同书》的出世在满眼充斥着功利心的芸芸士子之中,总算留住了一丝乌托邦的想象种子,使他比同时代那些热衷经世技术的乱世英豪更多了些对未来的期许憧憬,不过这逆风而动的心绪绽放,在当时显然是个一闪而过的异数,更容易被谬评为荒唐不堪的狂人呓语。从某种   更多...

汪丁丁:乌托邦与传统---永远的徘徊

伯劳代尔(,Braudel,)把人类历史看成是人们为改善生存状态所做的不断突破物质和精神的历史局限性的努力。这个看法反映了“人”的“存在”所包含的一个最根本的紧张关系(或“张力”):由对未来的幻想所激发的改造现状的欲望。这就产生了指导人们行为的两个基本思路(approachment)。一个是基于现状的,对未来可能实现的   更多...

楚三:乌托邦,谎言的前世今生

早期的乌托邦,与神话颇有相似之处。都是人们在强大的挑战面前对奇迹的期盼。那既是一份无赖,也是一份美好的寄托。除了这样的共同之外,两者其实有着本质的区别。神话除了美丽,另一个让人肃然起敬的特质在于她的无害性。无需信仰膜拜,无需勉强与人,无费社会成本。神话做到美丽而无害的方法在于她不掩饰自己的虚妄,她把一个假的世界,虚构的   更多...

余露:哲人王——现实的乌托邦

柏拉图的哲人王思想估计是他的思想中最广为人知的。大多对于哲学怀有美好情愫又心牵政治的人,初读《理想国》时总会心潮澎湃,觉得自己寻觅到了久违的乌托邦;但进一步细读,他会扼腕叹息,哲人王——仅仅是乌托邦而已。这种失落源自现实和理论的双重打击。现实中的政治从来都是尔虞我诈、明争暗斗的权术和治术,满怀理想的哲人从来都无法施展拳   更多...

萧武:身体政治的乌托邦

在刘小枫的作品中,《沉重的肉身》是一本奇怪的书。光是书名就很让人费琢磨。正标题是“沉重的肉身”,而副标题是“现代性伦理叙事纬语”。倘若这只是一本随意拼凑的学者散文集,这个题目自然没什么特别的意义,不过是为了吸引眼球而已。可问题在于,作者自己说得明白,这不是胡乱拼凑成的一本文集,各篇之间的顺序是“刻意安排”的。既然如此,   更多...

陈刚:破除自由主义市场崇拜的乌托邦

大转型:我们时代的政治与经济起源[英]卡尔·波兰尼著,冯钢、刘阳译浙江人民出版社,2007自由主义自洛克、斯密、密尔以来成为西方显学久矣!其间虽也有社会主义、凯恩斯主义等各种思潮学派的有力挑战,但主流地位仍难以摇撼。其当代继承者新自由主义更独执西方思想界之牛耳,许多手握大权的政治精英也奉之为圭臬,如1979年及稍后当选   更多...

程广云:“躲避崇高”的乌托邦

如果不是王蒙先生写了一篇文章:《躲避崇高》(见《读书》1993年第1期),那么,在人们心目中,“二王”(王朔与王蒙)简直风马牛不相及:一个是“玩文学”的“顽主”,一个是“现代派”的“精英”,相距何止十万八千里路?当大家伙儿针砭“王朔现象”时,王蒙为王朔作辩护,这一举动本身即使不令王朔本人,也令我们大家感动不已。“王朔现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