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行之:“春晚”对民众精神生活的意识形态侵袭的相关文章

陈行之:“春晚”对民众精神生活的意识形态侵袭

1全国民众在同一个时间眼巴巴观看同一个电视台的同一台晚会,可以说是我们独有的“中国特色”。“特色”这种东西很难归拢,比如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好还是不好?很难说。我从网上看到,有人已经坚决不看这台举国瞩目的晚会了,仍然在看的人则有的说好有的说坏,这种好坏的评价从晚会的整体印象到某个节目、某个演员,甚至于节目细节,演员   更多...

陈行之:谁格式化了我们的生活?

当德高望重的学术权威、著名作家艺术家都被“格式化”为统一型号并且成为权力者得心应手工具的时候,你怎么好责怪一个年轻稚嫩的心灵不够高尚不够坚强?我们只能祈祷时间给他一双看透这个迷蒙世界的眼睛——我相信总有一天他能够得到这双眼睛。   更多...

约希恩·海尔贝克:日常的意识形态:斯大林时代的生活

摘要:约希恩•海尔贝克写到,研究极权主义社会日常生活的后现代历史学家已经排除了意识形态在个人层面上的作用,更愿意看到主观性的表现性阐释。但是这无法解释为什么苏维埃和纳粹政权产生的绝对忠诚。他认为,我们需要认识到意识形态是如何在个人使用和自我形成的行为中产生的。斯大林时代苏联人日常生活的最全面和最深刻的记录   更多...

许纪霖:当代中国人的精神生活

近十年以来,中国的社会和经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许多人对当代中国的复杂现象迷惑不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这个时代的人们是如何自我认同的?这个时代的精神生活呈现出什么样的特征?这个时代的核心价值和公共文化又是什么?这一切,都是我们无法绕过的大时代中的大问题。 为什么富裕地区庙里香火旺 现代化的一个最重   更多...

陈行之:这是我对生活的观感——长篇小说《危险的移动》后记

1气象学有“蝴蝶效应”的说法:亚马逊丛林中一只蝴蝶振翅,千里之遥的北美某地会因此掀起一场风暴。现在我把这种“蝴蝶效应”引申到社会生活领域,即:所有改变历史进程的大事件都是由看似不起眼的小事件引发的。蝴蝶效应实际是一个过程,我们每个人都处在过程之中。位置不同,对生活的观感会有所不同—吸食民脂民膏的腐败官员和为生计问题愁眉   更多...

陈行之:意识形态之境与人

我们仍旧得用两副面孔活人,因为我们仍旧生活在虚假中——虚假既是社会常态,也是构成我们置身其间的世界的基础,为了保证我们“有”的现实感,你只能选择过双重生活——这通常意味你只能过表演式的虚假生活,真实的生活在你的内心,在很深很深的地方。   更多...

罗岗:"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生活空间》"百姓"叙事的意识形态分析

老母亲退休在家,看电视成了最主要的消遣。平时聊天,总听到她说电视里如何如何。母亲特别爱看 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 之类的节目,觉得比八点黄金档的电视剧还来得精彩,普通人 真实 的遭遇不时能赚得她同情的眼泪。即使在饭桌上,她也常唠叨,不是走失的孩子能不能回到母亲的身边,就是受伤的女工有没有获得老板的赔偿……直到有一天,母亲   更多...

周国平:精神生活的哲学

奥伊肯(Rudolf Eucken,一八四六——一九二六)是一位活跃于前一个世纪之交的德国哲学家,生命哲学思潮的代表人物之一。在《生活的意义与价值》(一九○八)这本小册子里,他对自己所建立的精神生活的哲学做了通俗扼要的解说。早在一九二○年,这本书已有上海中华书局印行的余家菊的译本。现在,上海译文出版社又出版了万以的译   更多...

顾肃:关于德行和生活的目的

以下是本人即将在一次国际会议上发表的论文的一小段,谈美德与生活目的,主要是从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谈人文教育的现实意义。我们离开这种境界够远的了。缺少德行的生活是不值得追求的,这是君子的理想。但是,看看金融危机中的国际金融骗子(多是名校毕业的经济专家,用花言巧语包装了巨大的泡沫),看看制造毒奶的碌碌之辈(自下而上地欺骗和隐   更多...

周景雷:向下的生活和向上的精神

在我看来,生活与创作的关系正成为当下文学创作的另一种瓶颈。比如,有迹象表明,面向底层的打工文学正在成为一股创作潮流并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但因作者的非作家身份,总体创作成就并不高;同时那些成名作的创作却因为细节的真实性、生活的逻辑性等诸多问题遭到越来越多的质疑。这种写作身份与创作内容的不和谐发展将最终导致文学真实性和文学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