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洪波:反对“城乡隔离主义”的相关文章

刘洪波:反对“城乡隔离主义”

“农民工概念消失论”经深圳市代市长王荣提出,迅速成为一个议论焦点。评论者们几乎都表示,单纯概念的消失不意味相应群体境遇的改变。我同意这样的看法,农民工不只是一个概念,更是一个有具体社会境遇的身份标记。这个标记,显示农民有工人的职业,但并非市民,他们是进入了工业化体系,但未被城市化的人,中国的工业化与城市化是分离的。与   更多...

刘洪波:大屠杀的等级

现在就连反思大屠杀都需要契机,如果不是逢五逢十的纪念,屠杀几乎不会被人记起。今年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纳粹屠杀犹太人重新获得反思的契机。但哪怕这种契机,也不会得到公平分配,纳粹对犹太人的屠杀被人牢记,只是它发生在好地方而已。作为一个对比,我想举出卢旺达的种族大屠杀来。这场屠杀发生于1994年,在100天的时间里,   更多...

刘洪波:灾难反思的向度

卡特里娜飓风袭击美国,人群踩踏事件降临伊拉克。8月底,两场接连而至的灾祸因造成巨大人员伤亡成为国际新闻的焦点。伊拉克踩踏事件死亡近千人,美国飓风袭击南部4州,至9月15日止,经卫生部证实的死亡人数是708人。美国与伊拉克,正是伊拉克战争中的主要关系国。两个国家几乎同时遭受不幸,当然很难说有什么冥冥中的定数,否则我们就只   更多...

刘洪波:羞辱不是学问

《读书》杂志第7期上有一篇文章对日本算不算独立国家提出了疑问,并由此解答了让人关心的两个问题:你不是一个独立国家,凭什么可以进入联合国安理会;因为你不是一个独立国家,所以缺乏自我认知,于是也不能正视历史。我想,牢牢地坚持认为日本不是一个独立国家,因而否定了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可能性,固然很能够让人心情大快,   更多...

刘洪波:“我们这一套”

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表示“我国绝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三权分立’、两院制”。表达明确,态度庄严,媒体都予以显著报道。 这些都是重申和反复重申的事项。曾经听到过多少次,没有人可以屈指而数。在我印象中,同样的表示,一是早已有之,二是重申的次数越来越频密。 早已有之,不是说从无变化,也是有变化的。例如,本次重申,在“绝不搞”之前   更多...

刘洪波:如果没有以色列……

当我们强调“历史不能假设”的时候,到底要说一个什么意思?我想,它是要说历史不能以假设的方式来描述,而不是说我们不能思考历史发展的可能过程。历史呈现为某一种状况,是一个现实问题,历史是否可能呈现另一种状况,并不是没有思想价值。德国《时代周报》出版人约瑟夫·约菲设想,如果以色列这个国家不存在,今天的中东是否会是一个太平世界   更多...

张洪波:辅警的主体定位及规范

摘要: 辅警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安全治理力量,在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中具有基础性的作用。对公安机关而言,辅警起到了重要的补充和替代作用。警察主要从事实质性和高权性的执法工作,而由辅警从事简单事务性和机械程序性的工作,实现有限警力资源的优化配置。然而,由于缺乏法律的明确规定,公众对辅警主体合法性的质疑一直在持续,辅警的法治化之路   更多...

董洪波:从“自救”到“救他”

一 “自救”,这两个字是如何从我脑中蹦出来的呢?为什么需要自救?这主要是因为个人对社会的理想和社会的本身有很大的差距,自己的奋斗与现实的获得也有很大的差距。当这种差距达到一种无法承受的的阶段时,人自然要面临着如何安慰自己,如何使自己的心灵经历更少创伤的任务,这种状态或许就是一种精神危机的表现。个人出现精神危机,就说这个   更多...

刘洪波:理想的臣民

公民有公民的标准,臣民有臣民的标准。一个标准的公民,既能履行义务,也能担当责任,明确自己的权利,能够实现社会参与。而一个理想的臣民,大抵只需谨守无尽的义务,而无须有任何权利要求。可以说,一个理想的公民应当是什么样子,标准是由公民们自己确立的;而一个理想的臣民该当如何,标准却不能由臣民自定,而另有人来确立。周公制礼,当然   更多...

刘洪波:凄惨的进步

根据近代以来的观念,人也好,社会也好,是在一步步从低级的地方往高级的地方走,从野蛮的地方往文明的地方走,此所谓“大趋势”。现在,这种进步观念正受到后现代的质疑,“文明是多元的,相对的,难道真的有一个进步的标准吗?标准又在谁手中呢?”这样的质疑固然发人深省,但也只能用作思维训练,一般而言,还是不要顺水推舟,就此把愚昧当成   更多...

刘洪波:《旧制度与大革命》对现实的启示

上月30日,中纪委召开了一次专家学者座谈会。座谈会不念稿,不客套,无顾虑,放开讲。而后,人们知道会议上论及了“选择性反腐”、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借鉴香港廉政公署经验、反腐制度设计、限制公权力等问题。近几天,媒体又报道,座谈会结束时,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总结,讲到反腐“更希望润物细无声,不大搞动静,但是也不能有困难就不做”,并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