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梦溪:陈寅恪的“哀伤”与“记忆”的相关文章

刘梦溪:陈寅恪的“哀伤”与“记忆”

世间凡读寅老之书者,知寅老其人者,无不感受到他内心深处蕴藏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哀伤和苦痛,而且哀伤的意味大于苦痛。按心理学家的观点,“哀伤”和“记忆”是连在一起的。那么都是一些什么样的“记忆”使得陈寅恪如此哀伤以至哀痛呢?说到底,实与百年中国的文化与社会变迁以及他的家族的命运遭际有直接关系。义宁陈氏一族的事功鼎盛时期,是   更多...

臧棣:出自固执的记忆

自八十年代以后,中国新诗的进展非常迅速,取得了相当突出的成就。而在另一种眼光看来,是一个诗歌运动接着一个诗歌运动,热闹但是短命。上述两种描述涉及的价值评判截然相反,但却认同一个基本的事实:仅就进程而言,当代诗歌的发展速度确实是迅猛的。实际上,在新诗的历史上,时代和政治这两个因素,一度让诗人们相信,新诗的胜利必然是一种速   更多...

狄马:河的记忆

自从黄河、长江以及淮河流域的大小河床相继泛滥以来,我的国家充满了对河的恐慌。断指,盟血,“自愿”摊派,大小报童高声叫卖,五流歌星鬼哭狼嚎、痛不欲生的煽动,都宛若一场龙的子孙为降伏河妖集体参与的水陆道常事实上,至少从帝尧开始,这个东方的部落就为水所困。据来自上古的文献透露,鲧承尧命,治理洪水,九年不成,惧怕绳之以法,就在   更多...

刘亚秋:从集体记忆到个体记忆

摘要:本文立足干哈布瓦赫传统下的集体记忆研究范式,重点反思社会记忆的权力观和社会决定论问题,并试图将研究重心转移到对个体记忆的关注上。在此,遭遇到记忆的微光,它多存在于个体记忆之中,往往出现在个体记忆与集体记忆的缝隙之间,一般而言,是社会决定论与能动个体之间碰撞的产物。记忆的微光之于强势的社会记忆研究范式,其力量之微弱   更多...

郝建:有记忆,人民才活着

这两天看余华的《兄弟》,也能挑出些毛刺来。对他有些简单重复的笔触不是很有感觉,其中有的文革境遇也感到写得有点简单地夸张,有点概念化。 但是我读这本小说读得确实很来劲。喜欢这篇东西的老实叙事,喜欢他写畸形年代残酷生活时能让我笑出声来。尽管余华每每用些比较狠的笔触,有点强迫我回忆的效果,我还是愿意,因为他是用逼人的真实来   更多...

丁松泉:股市飘红与伤痕记忆

今天中国股市全面飘红,上证指数突破了2900点,正向人们期望的3000大关逼近,深圳成份也同时上扬,在2006年中国股市大翻盘的基础上,现在又全面飘红,显示人们对中国经济发展、人民币升值和股市健康发展的良好预期.在一片乐观的气氛和更良好的预期中,人们往往忘记了曾经的伤痛,正如现在已经迈向小康社会的国人已经忘记了1959   更多...

刘梦溪:思想的力量

没想到朱维铮先生也去参加2008年11月杭州的马一浮研讨会。我们对马持论固异,见面交谈却能生出快意。我喜欢他的直言无隐的风格。其实我们吵过架,但很快重归于好。我因此说维铮是“学之诤友而士之君子”。会后去沪,与维铮同行,候车闲话,得聆他非常时期的非常经历,益增了解。复旦演讲后的餐叙,维铮夫妇在座,《走出中世纪》(增订本)   更多...

林贤治:记忆或遗忘

言说可能是歪曲,不言说则可能是背叛和掩盖。 ——〔美〕埃利•威塞尔在人类历史上,集体屠杀是一份特别沉重的记忆。惟其沉重,所以从政府到民间,便有了种种不同的反应:常见的是掩盖和抹杀,仿佛世界上从来不曾发生过什么血腥事件;还有就是隔岸观火,甚或当成轶事来议论,超然得很。愿意守护这份记忆如同守护遗产,主动承担责任   更多...

北岛:我的记忆之城

林思浩:在新书《城门开》的开篇中,你引了一首童谣——城门城门几丈高,城门城门开不开……你的北京记忆是从哪里开始的?北岛:让我们先看看这首童谣:“城门城门几丈高?/三十六丈高!/上的什么锁?/金刚大铁锁!/城门城门开不开?/不开不开!/大刀砍?也不开!/大斧砍?也不开!/好,看我一手打得城门开/哗!开了锁,开了门/大摇大   更多...

李军:拆迁不去的记忆

一个平凡拥挤的街区,无数平庸而未必值得记忆的人生经验,因为一个非人道的隔离制度,一次强硬的行政拆迁,而成为不能磨灭的历史“第六区博物馆(District Six Museum)”在一处僻静的街角,看上去是座小教堂。开普敦正下着盛夏之后第一场雨,否则那里正是一个适合漫步的所在。如果在上海,这样的小街类似茂名南路和长乐路的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