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纪霖:“五四”是简单的爱国运动吗?的相关文章

许纪霖:“五四”是简单的爱国运动吗?

伴随着中国在经济上的崛起,爱国主义在神州大地已成为强大而广泛的意识形态。90年前的五四运动,也被教科书和主流媒体定格为一场爱国主义的集体记忆。然而,翻阅故纸堆,却发现了另外一些声音。傅斯年是五四游行的总指挥,他在运动后不久这样说:“若说这五四运动单是爱国运动,我便不赞一词了:我对这五四运动所以重视的,为它的出发点是直   更多...

孙立平:反腐原来很简单

不久前看到一条新华社的消息:美国参议院3月8日通过一项规定,旨在加强对议员的道德规范,杜绝说客变相行贿的腐败现象。其中一条规定,议员们在和游说国会的说客进餐时,必须自己买单。看到这个消息,不禁就眼前一亮,因为公款吃喝的问题在我们国家已经成为一个无法治愈的顽症,甚至可以坦率地说,从上到下已经事实上对解决这个问题失去了信心   更多...

陈志武:改革其实是很简单的事

和讯编者按:今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30年的改革开放,让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也应该看到,随着改革的深入,也出现了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的问题。那么,到底该如何看待、评价这30年的改革开放?我们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就到底是得益于什么?到底该如何解决当前出现的诸多问题?我们的改革到底应该向何处去?这些都是我们当前亟需   更多...

许纪霖:五四的历史记忆:什么样的爱国主义?

伴随着中国在经济上的崛起,爱国主义在神州大地已经成为强大而广泛的意识形态。90年前的五四运动,也被教科书和主流媒体定格为一场爱国主义的集体记忆。然而,翻阅故纸堆,却发现了另外一些声音。傅斯年是五四游行的总指挥,他在运动后不久这样说:“若说这五四运动单是爱国运动,我便不赞一词了:我对这五四运动所以重视的,为它的出发点是   更多...

谢泳:中国当代历史研究需要用最简单的方式进行

我们研究中国的反右运动,第一步是需要搞清楚右派的真实人数,一般的统计数字并不准确,而具体的名录最有说服力。因为反右运动是有组织的行为,凡有组织的行为,一般都会有完整的档案和结论,从理论上说,如果我们的研究工作能至少在省一级层面展开,我以为严格统计出中国的右派人数和他们的详细情况并不是不可能的,具体的名录比统计更有说服力   更多...

沈宗灵:既不宜作为口号提倡,也不宜简单地否定

一、分歧在什么地方? 近来,报刊上发表了一些关于我国社会主义社会中法治和人治问题的文章,其中有不少分歧。粗粗一看,似乎有三派意见。一种主张法治与人治结合;一种主张要法治不要人治;还有一种主张法治和人治这两个提法都不利·学,因而不宜用。以上第三种意见暂且先不谈,仅就前两种意见来讲,它们的分歧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从主张结   更多...

谢盛友:朱镕基与俾斯麦的简单比较

新闻纪录(2011年4月23日):中国前总理朱镕基2011年4月22日访问北京清华大学,针砭时政,多次提到要讲真话,还提出要给学生送“禁书”,在中国引起热议。朱镕基在清华访问的情况被网友网络“直播”。据网友微博介绍,朱镕基向清华经管学院赠送了他的新书《朱镕基讲话实录》,并称“让你们和现实情况对比一下,看看我是不是说的实   更多...

杨开亮:民主其实很简单

民主其实很简单,简单到世界上大多数的国度都实现它,大多数的地球村村民都会应用它,只有浆糊脑袋才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只有反民主的人才能把民主复杂化。你说民主是个好东西,浆糊脑袋就说好民主才是好东西,如同你说地球是圆的,他就说好地球才是圆的;民主本来没有东西方之分,反民主的人就以国情和素质论混淆视听,当国情和素质的歪理邪说   更多...

许纪霖教授访谈录

当前教育如何走?南方教育时报:2009年9月您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 我虽然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但我可以改变我的课堂 那时候您还对局部性的教育改革很乐观, 到了2010年9月您说中国缺的不是反抗的话语,而是反抗的实践。而自己 没有勇气与社会决裂 面对现实,有一种无力感 。这两件事为何前后这么大的反差,随着您对中国教育越来越深   更多...

张志成:真话与假话 其实没那么简单

关于周洋该感谢父母还是该感谢国家的风波,在舆论界继续发酵。甚至已经被人上升到了真与假、美和丑的高度(见梁文道《说句真话真那么难?》一文)来讨论。事实上,如果说,该感谢国家还是该感谢父母是一个价值判断,尚有可争论的余地的话,那么,关于讲真话和假话的争论,则应根本与周洋风波无关,其背后有更深刻的道理。如果从事实判断角度出发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