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怎样让中国人高兴的相关文章

梁文道:怎样让中国人高兴

“中国人喝的牛奶”、“中国人穿的服装”,为什么我们这么爱国,把“中国”变成一种能够形容所有东西的形容词?我不以为“中国风”是一种先于事实的道德训令,一种每一个中国人都该拥护的品牌。而“中国”,在很多情况下,确实是个品牌;说的人高兴,买的人爽快。作者:梁文道 香港学者怎样让一个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呢?也许就是对他多说“中国   更多...

刘晨:为何中国总让人高兴不起来?

一、爱管闲事的精英们 我时常自问自己,是我的情绪太过沉重,还是中国本身所发生的一些事情就让人沉重?想着想着就想起了几年前出的那本书《中国不高兴:大时代、大目标及我们的内忧外患》(宋晓军,王小东,黄纪苏,宋强,刘仰 著 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与《中国可以说——冷战后时代的政治与情感抉择》。虽然这是代表着一种民族主义的表达   更多...

刘晨:为何中国总让人高兴不起来?

一、爱管闲事的精英们我时常自问自己,是我的情绪太过沉重,还是中国本身所发生的一些事情就让人沉重?想着想着就想起了几年前出的那本书《中国不高兴:大时代、大目标及我们的内忧外患》(宋晓军,王小东,黄纪苏,宋强,刘仰著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与《中国可以说——冷战后时代的政治与情感抉择》。虽然这是代表着一种民族主义的表达,但是反   更多...

梁文道:中国人排队的素质与技术

据说不爱排队是中国人的民族劣根性,要治必从根治。而所谓的“根”则是那种很文化很“内在”又很心灵的东西,所以近百年来,大家都试着从教育和宣传着手,以期每一个中国人“内在”的变化。可是这么多年过去,该教的已经教过无数遍,该宣传的也都宣传到大家熟视无睹的地步了;中国人如今可有养成好好排队的习惯?上海世博会开幕那几天,香港和外   更多...

顾彬:中国作家听到我的声音应该高兴

沃尔夫冈·顾彬(WolfgangKubin),德国著名的汉学家之一,中文名顾彬,1945年生于德国下萨克森州策勒市。1974至1975年顾彬在北京语言学院学习。1981年,到北京大学开始研究工作,1985年与北京图书馆参考研究部的张穗子结婚。现任波恩大学汉学系主任教授,1989年起主编介绍亚洲文化的杂志《东方向》及介绍   更多...

杨曾宪:“高兴学”兴衰记略

小引多年来,身居文化边城青岛,坐看学界风吹云起,很有些意思,也颇有些感触,便随手写下一些随笔。但有些感触,随笔不足以抒发,便写成杂文。而更有些感触杂文不足宣泄,便写成这不伦不类的小说——算是学术讽刺小说吧。它纯属虚构文字,盼学界朋友且勿对号入座。需说明一下它的起因。关于“泡沫学术”、“泡沫教授”问题,笔者已有多篇文章揭   更多...

陈嘉映:何不做点自己高兴做的事———“文化特殊性”解

饿了,要吃,这是生理。有好炒干煸牛肉丝的,有好烤牛排的,有用筷子吃的,有用刀叉吃的,这是文化。你们吃肉不吃鱼,他们吃鱼吃牛不吃猪,你们见面作揖,他们见面握手。从自然的角度看非必如此而在实际生活中人皆如此的行为模式,就是文化。你到岁数想俩人往一块儿睡,这是自然,你穿件白纱裙子上教堂照好多相片,这是文化。 虽说文化“从自然   更多...

柏扬:中国人与酱缸

本文是柏杨於一九八一年八月十六日在美国纽约华府孔子大厦讲辞。《北美日报》记者记录。刚才主席讲,今天我能和各位见面,是「松社」的荣幸,实际上,却是我的荣幸。非常感谢他们,使我离开祖国这麽远的地方,和各位见面,请各位指教。本来主席和《新士杂志》社长陈宪中先生告诉找,这是一个座谈会,所以我非常高兴愿意出席。直到昨天从波士顿回   更多...

大雪:中国人的“占道模型”

我上班处不远有一条路,车很少,路很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靠路北停了一排货车;再过一段时间,路南也停了一排,只剩下中间一个窄道勉强通行。遇到对面也有车来,双方又谁都不肯让,就发生堵塞。亲眼看着这条路由通衢到停车场的变化,有点感慨。有一次就想,为什么没有人在中间也停一排?这样大家都走不了,看警察管不管?想到这里,脑子里突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