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兆勇:网络政治:官民的博弈的相关文章

蒋兆勇:网络政治:官民的博弈

一地的“马铃薯”因为有了互联网而被连在一起,原子化个体因为网络成为虚拟的群体,成为不明真相的“乌合之众”,诸神正在退去,众声正在喧哗,正在呐喊。各种密探,各种民意代表都在网络中找到位置,一次次群聚,一次次争吵,官方的声音淹没在群体狂欢般的宣泄之中,“统一思想”消失在被治理者唾沫飞溅的民意之中,官方的意识形态正在被解构   更多...

蒋兆勇:网络中的政治话语

中国官方对传统的话语宣传驾轻就熟,宣传遭遇网络政治,社会主流话语基本上被自由知识份子利用互联网操纵。以前那套意识形态越来越被边缘化。网络可以说是意识形态的看板。美国学者玛格丽特。E.凯克和凯瑟琳.辛金克将网络在进行说服、交往和施压时常用的策略分为以下四种类型:信息政治,象征政治,杠杆政治,责任政治。用这个四种类型来归纳   更多...

陈潭:网络时代的政治营销

网络构成的世界是一个可能的世界。在这个虚拟空间里,人们尽情享用商务、体育、娱乐、健康、天气、旅行、新闻等各式各样的信息套餐。《数字化生存》表明,尼葛洛庞帝定义的信息“比特”正在不断地制造着“生活世界的殖民化”。网络不仅改变着人们的日常生活,而且也深刻地影响国家和国际的政治生活。同时,网络的政治营销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政   更多...

陈潭:网络时代的政治意象

在网络空间里,网民所表达的政治情感被物化,政治意见被扩散化,政治冲动和愉悦被感染化,被寄托了的民主愿景展示在随时可见、随处可见、人人可见的电子化时空之中,网络时代的民主意象不断诠释着网络民主的现实和未来。   更多...

人民网评:网络舆论的“生态治理”

今年“微博打拐”活动中,网民为失踪4年的彭文乐等小宝贝重回父母怀抱而流下激动的泪水;同时,又质疑街头“随手拍”活动有可能侵犯个人隐私和乞丐人身自由。在药家鑫杀人案的审理过程中,网民极度担忧权力和金钱可能影响司法公正;但在药家鑫被执行死刑的当天,群情激愤转入沉寂,“很难想象,此时不同情药家鑫父母的人,当初会真正同情被害者   更多...

张卫东:网络民意的崛起与中国政治生态的嬗变

中国是全球第77个接通国际互联网的国家,起步并不算早。但16年过去后,中国网民数量猛增到3亿8400万人,比美国总人口还多。更让人始料不及的是,网络民意的崛起,还越来越多地影响着各级政府的决策理念和执政方式,促发了政治生态的嬗变。 网络民意的中国特色网络只是一个工具,本身并无好坏之分。但当它被现实社会中的人们使用时,就   更多...

连清川:网络谣言与现代谶纬

4月12日晚上看中国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共同净化网络环境》,颇有恍若隔世之感。互联网乃是最为现代的科学成就,而谣言却是万古不易的存在,本身已为一对龃龉。而以央视的皇皇身份,在中国这样一个正在向现代急剧转型的社会里,居然以如此落后与霸道的方式来打压一个自然发生的社会事务,未免令人惊诧。手边正好新进一本中山大学人口   更多...

网络商务的普遍误解

(一)卫亚军: 卫亚军先生主要讲述了自己的创业经历和Z时代网站的大致内容。根据个人的经历,他 说一个人任何都可以丧失,但唯一不可以丧失的是拼搏精神;惧怕失败的人是很难成功的。 互联网经济 作为一种新生的事物,无任何权威而言,每个人都是新手。思路在知识经济的 今天就等于出路。Z时代网络公司一反许多其他网络单纯追求大的做法   更多...

周志强:网络“广场政治”的非理性缺陷

在目前的中国社会,网络广场越来越被人们看做是一种对社会发展具有良好作用的场域。人们寄希望于这个场域中的社会舆情反映民意,体现民望,更能够表达民主意志,成为中国社会政治民主化的重要形式。于是,我们就可以看到,很多人对网络广场就有了一种美好想象:网络广场通过舆论压力影响社会权力的执行过程和方式,从而缓解公民与政府的紧张关系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