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风:在海外听说中国不高兴的相关文章

晓风:在海外听说中国不高兴

2008 年盛夏,鸟巢以绚丽的焰火灿烂的笑容平息了巴黎对奥运火炬的冲撞 ,遮掩了西方大街上那铺天盖地的红色海洋。半年后,“中国不高兴”又一次吹响了民族主义的号角。当在网上看到一位勇士骂汉奸们不敢得罪洋人,“怕扰了西方人的午休”时,我不禁忍俊不住 – 在海外生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听说哪个洋人是要午休的。 经过30年的改革   更多...

晓风:在海外看春晚

看了今年的春晚,不由地纳闷儿:咱中国这么大,能人闭着眼睛一抓一把,这一年一度13亿人民倾情瞩目的春晚的节目到底是谁选的? 而选春晚节目的人又是谁指定的? 他们够格吗?   更多...

晓风:狗与浮萍

下班了,天开始暗下来,我握着方向盘,听着音乐,随着车流向前游动。绿灯亮了,我踩了一脚油门,忽然,一个小黑影闯入车灯的视线,我浑身一紧,一个急刹车,车的后胎猛地一颠,嘎然停住了。车和我都木在马路中央。我扫了一眼反光镜,暮色中,身后已排起了长长的一串车灯,我心里一阵着急,身体却僵得动弹不得。身后那辆车停了下来,一个澳洲女   更多...

晓风:崇山村记

看了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纪录片“不只是731”,我被片中所记录的我们民族那一页惨痛的历史而深深地震撼了。经朋友介绍,我找到了该片的制片陈小青和编导,著名诗人郭小川的女儿郭岭梅,并和郭编导一起去了在那场劫难中倍受摧残的地方-浙江义乌崇山村。 一进村口,迎面只见一座古朴的江南风格的山墙。山墙那灰白的墙面和细密的黑瓦已经被岁月   更多...

海外学子说北大

我向往北大差不多有十年,又在北大学了四年本科物理。北大百年校庆之际 ,很有一些感触。据我的观察,北大的毕业生谈起母校来,总是以调侃批评为主;而清华、科大的毕业生谈起母校来,总是以赞美为主。北大百年校庆之际,众多的校友已经唱了不少赞美北大的颂歌,北大更是借着人民大会堂大大地张扬风光了一番。所以我想在此做做恶人,品评一下今   更多...

晓风:越南印象

想象中的越南仍是越战残留的断壁残檐,可听说我要去越南,澳洲的同事却断定:“You would love it – 保你喜欢”。 从广州只飞了两三个小时便在河内降落。一下飞机,一股热浪迎面袭来, 与初春的北京反差很大。一位越南姑娘笑着将我送上车,车一启动,空调伴着一股淡淡的米香,很快带我离开潮热的空气和旅途的疲惫,进入一   更多...

晓风:复活节:教我如何不想她?

上周末复活节之夜, 我被教堂里一个神奇的女高音征服了。手里举着一根小蜡烛,坐在平日难得碰面的澳洲邻居之间,我仰慕地望着那张天赐神音的脸,那是一张亚洲女人的脸。这是我第二次来这家教堂,上一次是圣诞节。我不是教徒,但挺喜欢教堂的气氛。虽说听神父宣讲上帝如何创造了天与地,陆地和海洋,分开了白昼与夜晚,我为那优美的语言,磅礴   更多...

梁文道:怎样让中国人高兴

“中国人喝的牛奶”、“中国人穿的服装”,为什么我们这么爱国,把“中国”变成一种能够形容所有东西的形容词?我不以为“中国风”是一种先于事实的道德训令,一种每一个中国人都该拥护的品牌。而“中国”,在很多情况下,确实是个品牌;说的人高兴,买的人爽快。作者:梁文道 香港学者怎样让一个不高兴的中国人高兴呢?也许就是对他多说“中国   更多...

晓风:圣诞节随想

又快到圣诞节了。 虽说澳洲的圣诞节,不是圣诞贺卡上的大雪纷飞,冰天雪地,而是烈日炎炎,海浪沙滩,但犹如我们的春节一样,它是澳洲人在忙碌了一年之后,合家团圆,亲朋满座,彻底放松,充分享受的时候。就象我们在春节贴对联,沾窗花,放鞭炮,澳洲家家户户每到圣诞节就会在客厅高高地立棵圣诞树,上面挂满了漂亮的圣诞小饰物   更多...

晓风:北大:到底美在哪儿?

昨天在天益网上看到丁松泉的文章“相信北大,给点儿阳光就灿烂”,颇有感触。丁兄虽非燕园弟子,却能公开表示对北大的仰慕之情与坚定信心,坚信北大只要给点儿阳光,就能灿烂。丁兄说没上北大是他的终身遗憾,并表示“没进过北大的人对北大很难有一个比较完整的评价”。我想身为一个燕园游子,在离开北大20年后,从大洋彼岸回首遥望母校,仔细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