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曾瑜:“清官”考辨的相关文章

王曾瑜:“清官”考辨

记得在文革前,在极左思潮的推动下,突然掀起一股对清官的批判浪潮。说天下乌鸦一般黑,哪有什么清官,全是贪官。後来进行拨乱反正,又出了一批文章,正面肯定了古史上确有清官。如今中华民族确实面临着严峻的反贪腐形势和斗争。人们期望建设和谐社会,然而当前首要的不和谐因素,正是广大社会主人切齿的贪官,贪官们不仅严重损害国计民生,而   更多...

秦晖:两种“清官”观

法家那一套厚黑学式的“性恶论”、“以私制私”、“法治”学说在把君主还是民主、皇权本位还是人权本位的根本区别抽象掉以后,很容易与现代政治理论中的人性局限假设、分权制衡论与法治主张鱼目混珠。在如今人必称法治的时代,某些人用韩非式的“法治”偷换现代宪政法治的危险是不容忽视的。 经历过“文革”的那一代人对“文革”初批判《海瑞罢   更多...

屠雨迅:清官难做

据说上古时代人们并不热衷于做官,尧与舜都曾主动禅让了帝位,可是到了战国时期,人们却为小小的县令争得你死我活。人心为什么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呢?韩非子给出了答案:“夫古之让天子者,是去监门之养而离臣虏之劳也,故传天下而不足多也;今之县令,一日身死,子孙累世驾,故人重之。是以人之于让也,轻辞古之天子,难去今之县令者,薄厚之   更多...

王春瑜:“万岁”一词是怎么成皇帝专利的

十五年后,亦即太始三年二月,汉武帝又编造了一个更神乎其神的谎言。他声称“幸琅邪,礼日成山。山称万岁。”石头都喊他“万岁”,臣民焉得不呼,从此,封建帝王的宝座前,“万岁”之声不绝于耳。“万岁”既归于皇帝一人,如他人用之,就成了谋逆、大不敬。宋人高承曾谓:“万岁,考古逮周,未有此礼。”此说颇有见地。“万岁”与封建帝王划上等   更多...

李劲松:从贾雨村和贾政看贪官与清官

贾雨村长得其实并不坏。《红楼梦》里说他“腰圆膀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方腮”。按麻衣像法,天生一副官相,想不发达都难。难怪丫头娇杏隔着个窗子都看得心头鹿撞,乡绅甄士隐也一眼看出他“必非久居人下者”。当日,甄士隐命封五十两白银赠送盘费,两人喝酒到三更方散。士隐回房一觉,直至红日三竿方醒,而雨村五鼓已进京了。这两人   更多...

吴大兵:王曾瑜先生所谓的“学术批评”

一个宋史专家,写文章斥责两个“未曾谋面”的清史,近代史专家为“空头主编”“南郭先生”。说他们修出了“错误百出的学术垃圾”。王曾瑜先生在网上批评 戴逸、龚书铎主编《中国通史》彩图版”一文经新京报转发,并加“中国图书奖获奖书被指为学术垃圾。”成了出版界和历史学界的新闻。惊诧之余,翻阅前不久刚刚给女儿买的这本读物,并参照王曾   更多...

戴建业:《竟陵八友考辨》序

去年柏俊才的专着《梁武帝萧衍考略》在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因该着是他博士论文中一章的扩展,付梓前他就向我索序,我委婉地拒绝了他。在我的心目中,写序的多是那些年登耄耋之年的硕学名流,而我自己虽然头发白得一塌糊涂,可实际年龄也许还够不上老,至于学术名流,我自己更是靠不上边。写序于我要耗费不少心思和精力,于他的专着又不能增色半   更多...

张义清:政治宪法与宪法政治考辨

【摘要】“政治”与“宪法”在逻辑上相结合可能生成两种结构范式:即宪法政治和政治宪法。这两个范式的逻辑起点是不一样的,因而具有不同的学理意义:宪法政治是一种特殊的政治,属于前宪法现象的范畴,而政治宪法则表现为一种特殊的宪法,属于宪法现象的范畴;宪法政治表达了政治应该成为什么样的政治,解决了一个重要的价值问题,而政治宪法则   更多...

王曾瑜:宋史研究要点

蒙《文史知识》编辑部盛情,邀我撰写此文,确是给我出了个大难题。第一是个人的学识限制,我个人的专长虽然是辽宋金史,事实上,只是对该断代史的少数领域有深入研究,对多数领域是无知或知之甚少的。第二,近年发表的宋史研究论著甚多,我个人难以遍阅,对研究现状的掌握很不全面。凡此两条,决不能说我个人胜任本文的写作,只能是勉为其难   更多...

王頲:鹤零旧里——“西域”诗人丁鹤年传记考辨

【提要】生活于元、明之际的“西域”诗人丁鹤年,其家世、生平,虽得见于《明史》、《明一统志》等书,却有非少的谬误。本文通过对戴良、乌斯道、管讷等所作原始文、诗的重新梳理,指出:这位生于元元统二年、卒于明永乐二年“高士”的一生,可分为三个阶段:至正十二年前和洪武十二年后,“定居”在湖北武昌;至正十三年后、洪武十一年前,“流   更多...

王曾瑜:试论国史上的所谓“盛世”

“ 盛世”乃一古词,如今不知哪位文人匠心独运,古词新用,遂风靡一时。最有资格对“盛世”一词作出权威性诠释者,当然是史学界。然而史学界却又有人高擎出“盛世修史”的大旗,甚至将所谓“宰相监修国史”的古史学糟粕,也当作优秀传统、时新发明,欲今人发扬光大。所谓“宰相监修国史”,其基本点无非是仰承当政者的鼻息,恣意篡改历史。南宋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