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志攀:回忆与张芝联先生的一次谈话的相关文章

吴志攀:回忆与张芝联先生的一次谈话

张芝联先生去世了。虽然先生已经九十高龄,但他的离去,仍然让我感到太突然,也格外地难过。先生的大名,我是很早就知道的。我是历史学的门外汉,却一直爱读历史书,也曾经翻过法国年鉴史学派的一些代表作。我听说张先生和布罗代尔有过交往,是他比较早地把年鉴史学派的观点介绍给了中国学术界,并且作了非常公允的评价。我还听说,先生是世家   更多...

吴志攀:芮先生对我的教诲

9月8日是我的恩师,芮沐教授99周岁、虚岁100岁的华诞。先生百年的学术经历和经验,是一种独特人生难得的深厚学问。先生将他一生的宝贵的经验和深刻的智慧,教给我这个愚钝的学生时,比传授给学生知识本身更难得;他教给学生怎样做事,如何做人,这比教给我这个学生学问更珍贵。一、跟先生读硕士和博士1978年,我考入北大法律系读本   更多...

张维为:邓小平印象记——回忆邓小平1985年与穆加贝的一次谈话

(一)我是一九八三年八月末的一天到外交部翻译室报到的。当时翻译室主任叫过家鼎,五十开外,个子不高,面容清瘦,大家都管他叫“老过”。他是一个视翻译质量为生命的人,也是外交部里一个难得的性情中人。他见到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看过女排比赛吗?”当时中国女排在国际大赛中连连获胜,举国上下为之欢腾。“女排是排球的国家队,我们这里   更多...

谢泳:张芝联译《英国大学》

1948年,商务印书馆出过一套“英国文化丛书”,共计十二册,译者分别是章元善《英国合作运动》、杨绛《一九三九年以来英国散文作品》、任鸿隽《现代科学发明谈》、张芝联《英国大学》、傅雷《英国绘画》、邵洵美《一九三九年以来英国诗》、林超《英国土地及其利用》、李国鼎《英国工业》、全增嘏《一九三九年以来英国小说》、张骏祥《一九三   更多...

陈嘉映:关于谈话的谈话

*本文原是1997年秋末和简宁先生(文中简称“简”)的一次谈话,简宁先生整理后发表在《南方文坛》1998年第三期。 简:今天我想听你谈谈谈话本身。我首先想问你,哲学家还能够对普通人说话吗?我的意思是说,跟没有经过哲学训练的人谈论哲学。 陈:我的第一个回答是:可以。虽然对哲学的定义一人一个,但是无论如何定义,哲学最主要   更多...

黄文治:戴季英关于鄂豫皖苏区史的谈话及回忆

戴季英(1906—1997),湖北红安人,1926年在武汉读中学时加入共青团,1927年转为中共党员,1927年参加领导黄麻起义,是黄麻起义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亦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创始人之一。1932年4月组建红25军,他被任命为第74师政治委员。红四方面军撤离大别山后,他参与重建红25军,并于1933年4月任红25军   更多...

冯兰瑞:忆邓小平关于政研室的一次谈话

政研室全称是国务院政治研究室。1975年7月建立,到1979年共存在了四年。这个机构是邓小平在1975年主持中央工作时,亲手建立起来的。我在这里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日子。政研室的工作异常艰巨,并且遇到了生存的危机。本文记的就是邓小平关乎政研室起死回生的一次谈话。政研室成立于“文革”后期的1975年7月,当时“四人帮”还在台   更多...

刘小枫:密……不透风———关于《暗算》的一次咖啡吧谈话

今年元旦前的两天还是三天——我记不太清楚了,十年未见的老朋友、捷克汉学家高一乐来电话,说他刚到广州,待两天,问我看过电视剧《暗算》没有,想同我聊聊。高一乐研究现代中国文学与欧洲近代思想的关系,有点成就,不过早已退休———高一乐是他的中国名字,捷克原名很长,我一直记不住,仅记得G开头。因眼睛患病动过手术,我已经好些年不看   更多...

盛禹九:李锐谈“周惠谈话”

不久前,互联网上出现一篇文章,题为《采访周惠谈话记录》,署名“张杰”。该文声称:1990年代中,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派出工作人员采访周惠,“其中有一段谈话,涉及到庐山会议上另一个重要人物李锐”。文章通过所谓“周惠”之口,对李锐在庐山会议的作为提出了所谓的“新史料”,“新看法”,如说“庐山会议开成这个样子,李锐要负很大的责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