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奉孝:我当了一次“执法官”的相关文章

陈奉孝:我当了一次“执法官”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党中央开始推行干部年轻化、知识化政策,社会上便流行着这样一句顺口溜“年龄是个宝,文凭少不了,条件具备了,还要看领导”。各类各级政府干部纷纷参加各类自学考试,想拿文凭升官,于是各地各类补习班便风起云涌地办起来。这时各中、小学隔三叉五被勒令停课,腾出教室做考常有一次我所在的学校是自学考试的考场,我是监考   更多...

陈奉孝:马英九的包袱

马英九因特支费案,依贪污罪被起诉在台湾政坛引起了极大的震动,给2008年台湾的大选投下了变数。但是,马被起诉后民调显示,民众的支持率不降反升,这是为什么?民众的逆反心理使然。因为马在政坛混迹二十余年,给人的印象是清廉。现在突然依贪污罪被起诉,台湾大多数人民不相信,故而产生逆反心理,其支持率不降反升。这正如1996年   更多...

陈奉孝:档案

一九五七年七月,北大的反右运动已进入高潮。学生中的“大右派”如谭天荣、张元勋、龙英华、刘奇弟和我等人的名字“有幸”都上了几家报纸。其中《中国青年报》介绍我的情况中这样写道:“陈奉孝出身反动的资产阶级家庭,从小思想极端反动,他就认为地主养活农民”。我看后简直气坏了!我什么时候讲过“地主养活农民”?这简直是污蔑!我气冲   更多...

陈奉孝:草岚子看守所纪事(三)

前三次提审经过. 调入丙监. 认识葛佩琦 第二次提审完了,我回到监号就琢磨,他提到“长河秘密会议”,肯定是有人交待了,不然他怎么知道的呢?当时参加会的有我、谭金水、贺永增、赵清、林树国等人,谁会交待呢?是不是有人嘴不严流露出去,被人检举了呢?我一直纳闷。最后我想,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了,不讲也不行,不如干脆讲出来,反   更多...

陈奉孝:从武松杀人谈起

看过《水浒传》的人都知道武松有两次杀人的经历。第一次是杀西门庆和潘金莲,第二次是血溅鸳鸯楼,杀了蒋门神、张团练和张督监一家。施耐庵对武松的这两次杀人经过描写的都十分精彩,特别是血溅鸳鸯楼,描写的更是惊心动魄,脍炙人口。但仔细分析一下可以知道,武松这两次杀人的动机和思想基础却是完全不同的。第一次杀西门潘金莲的动机完全是为   更多...

陈奉孝:草岚子看守所纪事(一)

提起“草岚子看守所”许多人并不陌生。解放前,这里是专门关押政治犯的地方,许多老一代共产党人像彭真、薄一波等都在这里被关押过。新中国“没有”政治犯,把政治犯一律叫作“反革命”。这一罪名最初不知道是谁起的,我怀疑起这一罪名的人是否真正学过法律。一个罪名要成立,首先必须要有受侵害的客体,而“革命”这个词的含义是相当广泛的   更多...

陈奉孝:苦涩的婚姻

违背了父母要她立即返城的的意愿,一九八0年在内蒙扎赉特旗我爱人与我毅然结了婚。同年春节前夕,我们回北京探亲。在泰来车站等车时遇到一位中年妇女,她就坐在我俩的身边,身上穿着一件带补丁的旧黄棉袄,一条两个膝盖上都带补丁的条绒棉裤,脚上穿着一双黑棉胶鞋,身边还有三个孩子,大的是女孩,大约六七岁,两个小的是男孩,一个五六岁   更多...

陈奉孝:政改必须迈过这道坎

关于对毛泽东的评价问题,目前左、右两派厮杀正酣,左派们都在极力歌颂毛的英明伟大,对毛所犯的一系列错误只字不提,甚至号召再搞一次文化大革命;右派门则只揭露毛所犯的一系列错误,对毛正确的一面也避而不谈。对于这场争论,最高当局似乎也没有强令制止,大有坐山观虎斗之势,也许这可能是得了毛的真传吧。毛深韵历代君王的统治术:让“忠”   更多...

陈奉孝:兴凯湖纪事(二)——在四分场的经历

1.押送经过 我是一九五九年四月六号被押送到兴凯湖农场的,这次一下就押送去了五、六千犯人,有男犯人,也有女犯人,还有一部分劳动教养的(后来谭天荣告诉我,他也是那一次跟我一起押送去的,不过因为他是劳动教养,我是犯人,所以我们始终没有碰过面)。临走时一人发了一身劳改棉衣、一兜子馒头和几个萝卜咸菜。管教干部嘱咐说“这是   更多...

陈奉孝:草岚子看守所纪事(四)

草岚子犯人的生活. 第二次肃反. 时间最长的一次提审 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提审我。在这一段时间草岚子看守所犯人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犯人吃的虽然是包米面窝窝头和没有油水的白菜汤,但主食并不定量,可以随便吃。大约从十月中旬开始,突然开始定量,最初是一天两顿饭只喝稀粥,喝多少都可以,可是由于粮食是定量的(说是每   更多...

陈奉孝:兴凯湖纪事(四)——文革中的兴凯湖农场

1. 恶有恶报——北京市委被打成黑帮 自从六四年、六五年报纸上陆续出现批判杨献珍的“合二而一”、批判鬼戏“李慧娘”,发表毛泽东的谈话“资产阶级的文艺路线专了我们的政”、“警惕那些睡在我们身边的赫鲁晓夫式的人物”,到批判“海瑞罢官”,我预感到一场新的大规模的政治迫害恐怕又要开始了。我还断言这一次恐怕不单纯象五七年那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