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梵澄:薄伽梵歌序的相关文章

徐梵澄:薄伽梵歌序

再版序言 印度教之有薄伽梵歌,犹伊斯兰教之有可兰经,基督教之有新、旧约圣经也。佛典浩瀚,宗乘分隶,教理行果,藏通别圆,莫不依经为主,或且以名其部。道教类同,无俟殚述。救恩圣道,言量卓绝,要皆高明博大,弘涵邃中,亦玄亦史,参糅神话,或瞻彼岸,或企仙人,求脱苦海,钦慕乐国。等观并列,异曲同工,难谓孰能尽赅宇宙真理之大全,   更多...

郑佳明:那段知青岁月的意义——《枝柳之歌》序言

《枝柳之歌》(即将出版)一书的主编殷建资先生托人找到我,要我为这本书作序。我主持的《故事湖南》电视节目曾经介绍过老殷的长沙知青修筑枝柳铁路的故事。那些事迹让我感动,也勾起了我的回忆和共鸣。我是老三届,1968年插队黑龙江,五年知青生活中有两年在张广才岭和大兴安岭深处参加民工建勤筑路、建桥,曾被评为黑龙江省筑路先进个人,   更多...

杨祖陶:《生命价值的悲歌——叔本华哲学》序

叔本华哲学东渐华夏已有近百年的历史,其间经历了几起几落的戏剧性变化。本世纪初,王国维第一次把叔本华哲学作为尾随当局政治需要的对立物,作为一种“纯粹哲学”推荐给国人,对于他心目中的这个“可爱而不可信”的唯意志论、悲观主义和虚无主义的哲学,他迷恋到了这样的程度,以至不仅将其用于文学的研究,而且身体力行,最后走上了自杀的道路   更多...

丁东:红歌今与昔

上个世纪,歌咏和政治的关系极为密切,咏唱红色政治内容的歌曲比比皆是,如今俗称红歌。以至现在6、70岁的人,熟悉的歌曲除了红歌而外,几乎没有别的。到了60年代中期,不但公开发表的毛泽东诗词三十七首全部谱成歌曲,连毛主席语录也谱成歌曲。毛泽东的言论本来不是为谱曲而发,李劫夫等作曲家居然为之安上旋律之翼,传唱开来,也算音乐史   更多...

维舟:歌儿为什么这样红

在一年前还无人能预料“红歌”竟会超出一座城市的范围,成为这个魔幻现实主义国家的一个新的社会现象。对此人们的种种本能反应是并不令人意外的,但真正的问题是:歌儿红不红为什么这么重要?这是以往常被忽视的一点:权力秩序是如何通过音乐相关的体验对人的身体加以铭刻的。人的身体是会思考、有感情的身体,但也常常被超出个人控制的社会力量   更多...

林贤治:诗歌运动:从新民歌到天安门诗歌

所谓诗歌运动,从本来意义上说是诗歌内部的运动,虽然运动未必都很纯粹,但诗人无疑是其中的参与者,动力则来源于艺术观念的变化,至于影响,一般来说没有超出文学界。中国的诗歌运动,明显地属于政治运动,因此,规模也就大得多;但是,奇特的地方在于没有诗人参加,没有社团、主义和流派的冲突,却有诗歌的产生。不能说,这样的诗歌运动对诗人   更多...

陈良:不合作的挽歌

伯夷和叔齐是中国历史上极为罕见的不合作主义者。司马迁曾为他俩合写了传记《伯夷列传》。在这篇列传中,司马迁根据“考信于六艺”并参照孔子的评述,以夹叙夹议的方式,记述了伯夷、叔齐的简短事迹。伯夷、叔齐是孤竹国(商朝所属方国)国君的儿子,伯夷为兄,叔齐为弟。据说伯夷为了遵从父亲的愿意,让叔齐继承君位,独自离开国都;叔齐知道后   更多...

胡仄佳:短歌行

定居国外十余年来多次回国,通常携家人同行也常做独行者,行程简单明确,探望父母亲友。尤其是与朋辈聚会,是且歌且饮加长聊,有聚散如一树鸟般的快乐。今年八月的回国却不同以往,是应国务院侨办邀请,与来自世界七国的十一位华裔文人组成了“世界华文作家访华团”回国参观采风,短短十一天里飞抵东西南北四方。集行于热土上,感受不同,这水滴   更多...

喻中:国歌写进宪法

在2004年春天通过的宪法修正案中,增加了一款有关国歌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是《义勇军进行曲》。”由田汉和聂耳合作的这首歌作为国歌的地位,终于得到了中国宪法文本的正式确认。 《义勇军进行曲》入宪,也许是今年修宪中受到较少关注的一个方面。然而,受到的关注少,并不意味着这个问题不值得探究。因为,国歌入宪,作为一个重大   更多...

女性诗歌:“误解小词典”

很久以来,女性诗歌一直受不到相应的重视,我们总是忽略了女性诗歌的存在,因此 我今天就来讲讲女性诗歌的问题 ,让大家对女性诗歌有更多的理解。对我而言女性诗歌不仅是一个集合概念,它不仅是一个诗人的集合,又是一个诗歌的集合,更重要的是它还是一个词典的集合,历来文学界文化界总是对女性诗歌有着种种的误解,而我把这种误解编成了一个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