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梦溪:痛悼王元化先生 的相关文章

刘梦溪:痛悼王元化先生

5月10日,忽得许纪霖兄自旧金山发来的沉痛急函,告知王元化先生于北京时间5月9日22时40分在上海瑞金医院逝世。并云“他自去年秋天发现癌症扩散至肺部,住进医院,前几个月又扩散至脑部。一周前进入浅度昏迷状态,最后与我们告别了。刚刚与先生身边的助手通电话,她告诉我先生走的时候非常安宁。” 虽然仅半个月前我因出席浙江省儒学会   更多...

袁行霈:鸽哨声歇——沉痛悼念王世襄先生

惊闻畅安先生仙逝的噩耗,悲痛不已! 畅安先生是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我从1999年入馆以来,向他请教的机会多了,对他的为人和学识也增加了更直接的感受。但要将他一生的贡献写出来,却又深感力不胜任,他的学术领域实在太广了,并非如我这样的后辈所能为。悲痛之余,还是想说说自己的心情。 畅安先生对明式家具的独到研究,早已得到国内   更多...

经济学人痛悼杨小凯教授

  艰辛求索宏图初展曦光何以顿逝 心系神州壮志未酬鹤驾几时归来 杰出的华裔经济学家、经济学教育家杨小凯先生不幸于北京时间2004年7月7日早上7时49分去世,终年55岁。2004年7月8日9时30分,部分在京中国留美经济学会的会员和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部分教员在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万众楼沉痛悼念杨小凯先   更多...

向继东:痛悼吴江老

前天下午收到一份快递,拆开一看,是吴江夫人“邱晴率众子女”寄来的讣闻,告说吴江老已于11月13日“走完了他的人生”。吴江老生于1917年,比我父亲还年长两岁。我们交往至少有十几年了,无论打电话,还是写信,我都称他“吴老”。得到这个噩耗,我先是一怔,然后释然了。人终有一死,他毕竟活到96岁了。吴老与我的通信至少有几十封吧   更多...

刘梦溪:学之诤友而士之君子——朱维铮先生其人其学

2012年3月10日下午3时52分,我个人向所欣赏的朱维铮教授不幸逝世。闻讯后打电话给朱夫人张先生,话未出口,已彼此泣下。维铮年仅七十有六岁,正值学问的盛年,不知有多少未竟的课业,尚待他宵衣旰食以付。他走的太早了。如果不是长期溺嗜烟酒,悲剧应不致发生。但若离斯二瘾,也就少了维铮特有的豪气。天地有大美,惟难得其全耳,奈何   更多...

韦森:沉痛悼念朱厚泽先生

从友人的信件中,惊悉朱厚泽先生今日凌晨仙逝,震惊不已。记得在1986年在北京召开的一次小范围座谈会上,有幸聆听时任中宣部部长的朱厚泽先生的一席讲话。多年过去了,先生慈祥、宽容、平和和睿智的音容笑貌仍然历历在目。自那次有幸聆听先生的讲话后,多年来我在国内和国外许多朋友圈中常常讲,朱厚泽先生任中宣部部长的时期,是当代中国思   更多...

刘梦溪:季羡林先生的精神履痕

正在湖南参加两岸论坛,7月11日上午的开幕式上,坐在我旁边的张颐武教授给我看一条刚收到的信息。看后不禁一阵惊惋,良久闭目无语。我知道是真的,可还是感到突然而震撼。不可思议的是,下午又有朋友告诉我,任继愈先生也在同一天离开了这个世界。任先生离去的时间在早上4时30分,季先生离去的时间是上午8时50分。任先生比季先生早走了   更多...

陈来: 痛悼易学哲学研究大师朱伯崑先生

朱伯崑先生(1923-2007),著名哲学史家,易学哲学研究大师,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2007年5月3日逝世于北京。 朱先生是我国哲学界望重士林的著名学者,朱先生长期从事中国哲学史的教学与研究,他对解放以来中国哲学史教学体系掌握最熟、教学经验最富,他对整个中国哲学史的问题的辨析和把握之纯熟,很少有人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