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风:复活节:教我如何不想她?的相关文章

晓风:复活节:教我如何不想她?

上周末复活节之夜, 我被教堂里一个神奇的女高音征服了。手里举着一根小蜡烛,坐在平日难得碰面的澳洲邻居之间,我仰慕地望着那张天赐神音的脸,那是一张亚洲女人的脸。这是我第二次来这家教堂,上一次是圣诞节。我不是教徒,但挺喜欢教堂的气氛。虽说听神父宣讲上帝如何创造了天与地,陆地和海洋,分开了白昼与夜晚,我为那优美的语言,磅礴   更多...

晓风:狗与浮萍

下班了,天开始暗下来,我握着方向盘,听着音乐,随着车流向前游动。绿灯亮了,我踩了一脚油门,忽然,一个小黑影闯入车灯的视线,我浑身一紧,一个急刹车,车的后胎猛地一颠,嘎然停住了。车和我都木在马路中央。我扫了一眼反光镜,暮色中,身后已排起了长长的一串车灯,我心里一阵着急,身体却僵得动弹不得。身后那辆车停了下来,一个澳洲女   更多...

晓风:圣诞节随想

又快到圣诞节了。 虽说澳洲的圣诞节,不是圣诞贺卡上的大雪纷飞,冰天雪地,而是烈日炎炎,海浪沙滩,但犹如我们的春节一样,它是澳洲人在忙碌了一年之后,合家团圆,亲朋满座,彻底放松,充分享受的时候。就象我们在春节贴对联,沾窗花,放鞭炮,澳洲家家户户每到圣诞节就会在客厅高高地立棵圣诞树,上面挂满了漂亮的圣诞小饰物   更多...

晓风:北大:到底美在哪儿?

昨天在天益网上看到丁松泉的文章“相信北大,给点儿阳光就灿烂”,颇有感触。丁兄虽非燕园弟子,却能公开表示对北大的仰慕之情与坚定信心,坚信北大只要给点儿阳光,就能灿烂。丁兄说没上北大是他的终身遗憾,并表示“没进过北大的人对北大很难有一个比较完整的评价”。我想身为一个燕园游子,在离开北大20年后,从大洋彼岸回首遥望母校,仔细   更多...

晓风:越南印象

想象中的越南仍是越战残留的断壁残檐,可听说我要去越南,澳洲的同事却断定:“You would love it – 保你喜欢”。 从广州只飞了两三个小时便在河内降落。一下飞机,一股热浪迎面袭来, 与初春的北京反差很大。一位越南姑娘笑着将我送上车,车一启动,空调伴着一股淡淡的米香,很快带我离开潮热的空气和旅途的疲惫,进入一   更多...

晓风:崇山村记

看了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纪录片“不只是731”,我被片中所记录的我们民族那一页惨痛的历史而深深地震撼了。经朋友介绍,我找到了该片的制片陈小青和编导,著名诗人郭小川的女儿郭岭梅,并和郭编导一起去了在那场劫难中倍受摧残的地方-浙江义乌崇山村。 一进村口,迎面只见一座古朴的江南风格的山墙。山墙那灰白的墙面和细密的黑瓦已经被岁月   更多...

张晓风:高处何处有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一位老酋长正病危。 他找来村中最优秀的三个年轻人,对他们说: “这是我要离开你们的时候了,我要你们为我做最后一件事。你们三个都是身强体壮而又智慧过人的好孩子,现在,请你们尽其可能的去攀登那座我们一向奉为神圣的大山。你们要尽其可能爬到最高的、最凌越的地方,然后,折回头来告诉我你们的见闻   更多...

晓风:回来吧,司徒雷登

今天我们终于可以开始用自己的眼睛看历史。司徒雷登80多年前精心建造的燕园至今还没有他一钵遗骨的落脚之处,但至少我们这些从小骂他长大的红小兵们,特别是像我这样受过未名湖沐浴的北大人,心里自会为他立一块墓碑。   更多...

晓风:从澳洲大火到汶川地震

2009年2月7日,星期六。 在连续数日40度以上高温干旱天气之后,烈火在迅猛的热风挟持下,海啸般席卷澳洲南部的维多利亚州,冲天的烈焰如脱缰的野马迎面扑来,所到之处,大片的森林,牧场,城镇顷刻间化为一片片废墟。截至2月14日,181人遇难,1800 多房屋被毁,7000多人无家可归。预计死亡人数可能高达300人。面对这   更多...

晓风:老外叹刘翔

既为刘翔抱不平,更为某些国人的激进与刻薄而担忧。仿佛祖国得到的那些远远超过任何国家的金牌因刘翔的遭遇而蒙上了一层阴影。西方人似乎更同情弱者,更尊重个人,而我们中国人好象更崇拜强者,更要个面子 – 小到个人的面子,大到国家的面子。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