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钢:中共历史的民间研究的相关文章

韩钢:中共历史的民间研究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共历史的研究出现了一个新的趋势:民间研究逐渐兴起。民间研究是一个与官方研究对应的概念,目前尚无明确界定。两者的区别在于:后者属于主流意识形态的一部分,具有明确的政治指向,旨在通过“建构”历史来证明既往和当下政策的正当性与合理性;而前者不背负作政治结论的责任,它追求的是学术价值,注重对历史的还原   更多...

韩钢:中共历史研究的若干热点难点问题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些年来中共历史研究的动态。列了二十二个问题,实际上,这些也只是一鳞半爪,远不能反映研究动态的所有方面。还要说明,我的介绍凭自己的印象,没有稿子,所以一定会有不准确的地方。如果想进一步了解,还需要核对著述文本和原始文献。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共历史的研究大大地拓展了,很多问题的研究比过去要深入得   更多...

韩钢:中共历史研究的若干难点热点问题(上)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共历史的研究大大地拓展了,对很多问题的研究比过去要深入得多。有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势,就是中共历史研究的民间化,它的判断、话语与主流意识形态不一样,更为史学界注意,国外反响也比较大。 我将这些研究动态大致归纳为以下若干难点、热点问题。 一、陈独秀问题 一九四九年以后,官方对陈独秀是基本上否   更多...

韩钢:中共历史研究的若干难点热点问题(下)

“高饶事件”问题 “高饶事件”是中共执政以后党内高层第一次政治斗争,在当时和后来都发生过很大影响。中共中央对此事最早的定性是“高饶反党联盟”,“文革”中毛将这次事件作为党内“十次路线斗争”之一。八十年代作的《历史问题决议》,“联盟”和“路线斗争”的定性都改了。邓小平也明确说过,高岗没有拿出一条什么路线,确实没有什   更多...

韩钢:忘记过去就把握不了未来——于光远先生对中共历史的研究

这是于老常说的一句话,这句话强调的是历史对未来的意义。于老是百科全书式的学者,他在诸多学科方面的造诣和成就,人们大多都很熟悉。不过,对于老在历史主要是中共历史方面的研究,人们可能所知不详或关注不多。其实,他在中共历史方面的著述还真不少。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于老先后写出了《从“新民主主义社会论”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更多...

南方周末:中共正修改的历史评价

中国官方党史所提供的“准确资讯”正悄然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事实以它们的原初面目先后回归,与之相伴的便是官方历史评价的修正。而官方党史上的铅字变化,也影响着各地纪念馆的表述。陈独秀的“帽子”到底是“右倾机会主义”,还是“右倾投降主义”?他是“托派”吗?是“汉奸”、“叛徒”吗?抗美援朝是中共中央做出的“毅然决策”,还是经历   更多...

韩钢:逝者——朱厚泽

2010年5月9日零时16分,北京医院。朱厚泽在经历了最后可称“人生极限”的巨大的病痛折磨之后,撒手人寰。消息不胫而走。朱厚泽退下来之前的最后职位是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但几乎所有的公开消息,都对其以“前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冠之。这当然主要不是因为中宣部部长的头衔更响亮,而是他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中宣部部长   更多...

李世默:中共的生命力

美权威期刊《外交事务》(ForeignAffaires)最新一期(2013年1-2月刊)登载春秋综合研究院研究员李世默文章:《中共的生命力--后民主时代在中国开启》。以下为文章全文:2012年11月,中国共产党召开了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这次大会上,中共顺利完成了十年一次的最高权力交接,新一代领导集体登上政治舞台。一   更多...

杨奎松:中共需要保持灵活性

或许在不久之前,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党史”还是“枯燥乏味”的代名词,这既是因为中学(乃至大学)的说教式政治教育,让他们彻底失去思索和探求的兴趣,也是因为在这些“重大历史与政治问题”上,普通人历来无缘置喙。但随着中国的日渐开放,许多禁忌被打破,在一些问题上,人们可以畅所欲言,那些具备新视野、新观念的学者与作品,也日益得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