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南生:乾隆贻误千年的两大错误决策及其影响的相关文章

袁南生:乾隆贻误千年的两大错误决策及其影响

乾隆和清政府种种历史性的错误决策,使中国一直受害到今天。看地图就明白,已是驻日美军基地的琉球群岛,正好似中国东南沿海一把铁锁,“万国津梁”的海路,至今仍对中国封闭。它的存在足以告诉我们,轻视海权和战略上的短视,会付出怎样沉重的代价!   更多...

韩毓海:错误的法国大革命?

某种正在流行的现代性叙事的“普及版”,今天是以一系列叙事构成的:文化保守主义(无论是回归传统“文化秩序”还是“上帝的秩序”、“自然的秩序”、“历史理性”都一样),经济自由主义(按照财产和产权重新恢复划定社会等级),政治改良主义(建立由科层官僚和经济新贵族联合执政的“精英政治”),而在历史流域,我们最不应该忘记的是:这个   更多...

李乔:错误就是错误

现在不少文章在谈到解放以后我党所犯的一些“左”倾错误时,已悄悄地把“错误”二字换成“失误”二字了。比如谈到“大跃进”,谈到庐山会议反彭黄张周,甚至说到“文革”,都要说:这是“失误”。有篇文章,还在题目上明确标明,“文化大革命”是“失误”。对于这种用词上的变换,我认为非常不妥。《现代汉语词典》对“错误”一词的释义是:“不   更多...

海鼎:扯扯“错误的……、错误的……”反腐模式

近年曝光的一些贪官落马,很有些黑色幽默,他们不是通过传统的反腐方法,而是纯属“意外”才“失手”成了腐败分子。对此,老百姓总结了很多模式,如:二奶反腐、小偷反腐、情人反腐、车祸反腐、破烂王反腐、窝里斗反腐等等举不胜举。现在又有人借用美国将军布莱德利那段著名的“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敌人打错误的战争”的话,引出了   更多...

申林:云南省高级法院及其辩护者的十大错误

背景:云南省高级法院近年来把多起一审的死刑判决改判为死缓,李昌奎案只是其中一例。2009年,李昌奎强奸并杀死了19岁少女王家飞,之后又摔死了她的3岁的弟弟。之后,云南昭通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李昌奎死刑,但2011年3月被云南高院改判为死缓。此案一出,舆论大哗,广大人民及法学界人士纷纷批评云南高院。在正义舆论的压力下,云南高   更多...

吕大乐:香港回归设计上的错误

这也就是说,很多香港人仍然不自觉地拥抱着“不变”。他们对特区政府有很多不满,提出了不少批评,但议论的方向及所采取的相应行动,表面看来是尖锐、激烈,但实质上却还是未敢于面对未来,或更积极的建构将来。 一 说起来这或者会令人觉得很奇怪,但事实却是如此:到了现在,香港脱离殖民统治和重新成为中国一部分的第十四个年头,   更多...

罗援:美国的三大错误决策将导致满盘皆输

编者按:作者从宏观战略的角度对美国“重返亚太”战略进行了鞭辟入里的剖析,指出美国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采取了一个错误的手段和一个根本打不败的对手为敌,必将导致战略透支,部署失衡,后方空虚,给恐怖分子以可乘之机。在美国领导人在亚太地区自鸣得意,拼凑反华联盟的时候,却埋下了灾难的种子――也许美国“重返亚太”之日,就   更多...

申林:轻刑主义的错误及危害

人们在谈及刑罚时,往往背离“执两用中”的原则,陷入两种非此即彼的极端之中,亦即不是重刑主义就是轻刑主义,不是轻刑主义就是重刑主义。实际上,重刑主义和轻刑主义只是两种极端化的倾向,在它们之间还有中刑主义。“不偏之谓中,不易之为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中刑主义才是刑罚正义的必然要求。所以,在刑罚的立法和适   更多...

申林:轻刑主义的错误及危害

很多人在谈及刑罚时,往往背离“执两用中”的原则,陷入两种非此即彼的极端之中,亦即不是重刑主义就是轻刑主义,不是轻刑主义就是重刑主义。实际上,重刑主义和轻刑主义只是两种极端化的倾向,在它们之间还有中刑主义。“不偏之谓中,不易之为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中刑主义才是刑罚正义的必然要求。所以,在刑罚的立法和   更多...

左大培:中国近10年经济政策的主要错误

按:当前中国陷入了高通货膨胀、贫富严重分化、社会对立、矛盾激化的危险状态。这些社会问题的根源与经济发展方向和路线的失误有关。反思中国近10年来经济方针及政策的重大错误盖 有:一、不顾一切地发展私营经济,不惜代价地实行私有化,不仅极大地损害了普通劳动者们的利益,扩大了收入分配上的差距,而且造成了大量国有资产被侵吞,极大地   更多...

陈梧桐:黄仁宇的明史观错误——质疑《万历十五年》

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由于作者错误的明史观,加之违反史学研究的规范,对史料采用各取所需甚至歪曲、篡改的手段,对具体历史事实的叙述并非全部真实、可靠,得出的结论也失之于偏颇、片面。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中文版1982年在中华书局出版后,赞誉之声不绝于耳,我买来一读,却觉得虽然视角比较独特,写法比较新颖,但史料的处理极不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