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禾:燃烧镜底下的真实

——笛福、“真瓷”与18世纪以来的跨文化书写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35 次 更新时间:2016-04-14 15:27:26

进入专题: 笛福   跨文化书写   鲁宾逊漂流记  

刘禾  
” Eighteenth-Century Life 14 (February 1990): 页62.

   [7]参见 Paula R. Backscheider, Daniel Defoe: His Life (Baltimor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89), 页64-65.

   [8] Daniel Defoe, A Tour Through the Whole Island of Great Britain (1724-1726), (London: J. M. Dent & Sons Ltd, 1962), 卷 I, 页165-66.

   [9] 同上, 页166.

   [10] 例如笛福的同代人约翰 • 盖(John Gay, 1685-1732) 在1725年写过一首讽刺诗,“献给一位倾心于古老中国瓷的女士” 。在诗中,女性身份与瓷器既相互诱发又相互借喻,而男性身份则被等同于瓦器,表面粗糙但内心坚硬。盖的诗歌表达的是一种建立在外表与内涵、表层与深层、男性与女性之间的形而上的物的美学结构。

   [11] 参见 Peter Hulme, Colonial Encounters: Europe and the Native Caribbean 1492-1797 (London: Routledge, 1992), 页175-222。

   [12] Ian Watt, The Rise of the Novel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57),页65; 在 Hulme的书中引用于页 176.

   [13] 休姆的认为两部致力于这一精神主题研究的重要著作是G. A. Starr, Defoe and Spiritual Autobiography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65) and J.P. Hunter, The Reluctant Pilgrim: Defoe’s Emblematic Method and the Quest for Form in Robinson Crusoe (Baltimor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66).

   [14] Hulme, Colonial Encounters, 页179.

   [15] 同上, 页 216.

   [16] James Joyce, “Daniel Defoe”,  Joseph Prescott编译, Buffalo Studies, I, 1964, 页24-25; 在 Hulme的书中引用于页 216.

   [17] Hulme, 页222.

   [18] J. J.  Rousseau, émile ou de l’éducation, in Oeuvre complètes de J. J. Rousseau, tome deuxième (Paris: Librairie Hachette, 1911),页156.

   [19] 同上, 页 156。

   [20] 同上, 序, 页 2。

   [21] 参见Peter Costello, Jules Verne: Inventor of Science Fiction  (New York:  Charles Scribner’s Sons, 1978), 页94.。

   [22] 参见Pierre Macherey, A Theory of Literary Production (London: Routledge, 1989), 页 241-2.  此段引文也有助于我们理解 J. M. Coetzee’s的小说 Foe (New York, 1987).

   [23] 同上, 页233.

   [24] 在殷弘绪之前,法国人勒孔特(Le Comte)也曾在1697年描述过中国瓷器及其制造。

   [25] 参见下面的讨论。

   笛福的波形瓦实际上是S形,光亮、有光泽,并且有精细的红色,令人联想到荷兰的进口货。参见Backscheider, Daniel Defoe: His Life, 页 64.

   [26] Daniel Defoe, Robinson Crusoe (New York: Norton and Company, 1994年; c1975),页88. 除非特别注明出处,此处一律采用郭建中的现代白话译本《鲁滨孙漂流记》。

   [27] 鲁滨逊提到“沙子”是有意义的 ,因为沙子是18世纪的科学家们用来效仿真瓷的透明性的许多材料中的一种,其它还有白垩、石膏、以及含铁的矿石等。

   [29] 林纾于1905-1906年间翻译出版了《鲁滨逊漂流记 》的前两卷。当时,各种《鲁》书的英语版已删去了第二卷和第三卷。在第二卷《鲁滨逊再历险》,主人公去了东印度群岛,还在南亚,中国和俄罗斯的旅行。请参见下面有关鲁滨逊在中国碰到瓷房子的故事。

   [30] 在笔者看来,这是一次极为有意义的跨语际遭遇。对于翻译理论和跨语际文化认识论的研究,参见笔者 Translingual Practice: Literature, National Culture, and Tanslated Modernity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5年),页xv-42. 此书中文译本《跨语际实践》于2002由北京三联书店出版。

   [31] 英國達孚原著:《 魯賓孫飄流記》﹐ 林紓﹑曾宗鞏譯述﹐上海﹕中國商務印書館﹐ 光緒三十二年. 第105-106页。

   [32] 早期有关陶瓷的中文文献,比如《景德镇陶录》,常将“瓷” 和“陶” 换用。 林纾亦是如此。但是在现代有关陶瓷史著作中,常常将陶与瓷按照烧制温度与配料等因素严格区分,这明显是受了本文所考据的欧洲18世纪以后,科学家对陶瓷分类及其化学物理分析的影响,因而陶与瓷的分离在中国文献中是近代的事。

   [33] Walter Benjamin, Illuminations (New York: Schocken Books, 1968),页78.

   [34] 德里达在讨论本雅明翻译理论的文章中也捕捉到了这一形象。参见  “Des Tours de Babel,” 载于 J. F. Graham编, Difference in Translation (Ithaca: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85),页165-208.

   [35] 参见殷弘绪给奥里神父在1712年9月1日的信Lettres édifiantes et curieuses,écrites des missions étrangères , 26 (Paris: 1707-58), 12:272.

   [36] 鲁滨逊通篇使用earthen ware 一词,给林紓﹑曾宗鞏出了一个难题。有时他们不能肯定鲁滨逊究竟造的是瓷还是瓷和劣质陶的混合物,曾一度使用了“瓦盂” 来翻译 earthen ware 。“瓦” 这个词既是形容词又是名词。作为形容词,它指“瓦器” ,就像“瓦盂” 和“瓦盆” 中的“瓦” 一样。作为名词,它指的是“瓦” ,如同“琉璃瓦” 和“瓷瓦” 中的“瓦” 。

   [37] 洛可可(rococo)很大程度上得益于 “中国风”,被当时的欧洲人视为极其“现代” 的东西。它的出现是因为全球贸易的发展以及欧洲消费市场的兴起,在这个市场的刺激下,艺术家和手艺人(如木工、珠宝商、雕刻家等) 开始大批制造和销售他们的洛可可产品。帕特丽夏 • 克朗指出,“‘现代’是洛可可的准确的同义词。” 参见Patricia Crown, “British Rococo as Social and Political Style,” Eighteenth-Century Studies 23 (Spring, 1990): 页 274.

   [38] 有关英国陶器与荷兰和中国的关联,参见A. H. Church, English Earthenware (London: Wyman and Sons, Ltd., 1904年)。

   [39] Daniel Defoe, From London to Land’s End (London: Cassell & Company, 1892),页 18.

   [40] 参见George Savage, 18th-Century German Porcelain (New York: Macmillan, 1958),页19.

   [41] Hulme, Colonial Encounters, 页210-211.

   [42] 唐代以来,瓷器有时被称作“假玉” 。

   [43] 转引自Beurdeley, Porcelain of the East India Companies, trans. D. Imber (London: Barrie and Rockliff, 1962),页10.

   [44] 参见William Forbes, “The Rape of the Lock: An Unnoticed Significance of ‘China’s Earth’ ” Notes and Queries, 卷 34 (September, 1987):页 342.

   [45] 见Forbes, 页342.

   [46] 参见Church, English Earthenware, 页 44--55. 关于约翰•多莱特和约翰和大卫 • 伊勒斯兄弟早期实验的细节, 参见 Meteyard, Eliza, The Life of Josiah Wedgwood (London: Hurst and Blackett, 1865-66).

[47] 有关荷兰和中国商人之间的历史交往的档案研究,参见T. Volker, Porcelain and the Dutch East India Company: As Recorded in the Dagh-Registers of Batavia Castle, Those of Hirado and Deshima and Other Contemporary Papers,(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笛福   跨文化书写   鲁宾逊漂流记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外国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73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