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旭明:罗马法中的“权利”抑或“应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3 次 更新时间:2016-03-07 20:33:37

进入专题: 罗马法   权利   应得  

宋旭明  
vol.Ⅺ, Trans.James Strachey, London: Hogarth, 1957.

   [45] G, Lepschy. Enantiosemy and Irony in Italian Lexis[J]. The Italianist, 1981,(1):pp.82-88.

   [46] See Alexei Shmelev. Cognitive Mechanisms of Enantiosemy(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Russian)[A]. Published on The Fifth Annual Conference of the Slavic Cognitive Linguistics Association, The University of Kansas, 22-23 October 2005;IRINA, MATVEEVA. Enantiosemy as a Phenomenon of Semantic Change[Z]. http://fccl.ksu.ru/conf2003/cogmod/index.htm, 2007-06-15.

   [47]刘志生、黄建宁:《近二十余年以来‘反训’研究综述》,载《长沙电力学院学报》2003年第2期。

   [48]参见蒋绍愚:《古汉语词汇纲要》,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第137-152页。

   [49]参见蒋绍愚:《古汉语词汇纲要》,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第155页。

   [50]参见徐国栋:《共和晚期希腊哲学对罗马法之技术和内容的影响》,载《中国社会科学》2003年第5期。

   [51]参见蒋绍愚:《古汉语词汇纲要》,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第145页。

   [52]参见蒋绍愚:《古汉语词汇纲要》,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第145页。

   [53][美]布龙菲尔德:《语言论》,袁家骅、赵世开、甘世福译,商务印书馆2004年版,第5页。

   [54][意]维柯:《论意大利最古老的智慧——从拉丁语源发掘而来》,张小勇译,上海三联书店2006年版,第29页,注释53。

   [55]参见黄风:《罗马私法导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20页。

   [56] D.1.1.1pr[意]桑德罗?斯奇巴尼:《正义和法》,黄风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34页。

   [57][古罗马]查士丁尼:《法学总论》,张企泰译,商务印书馆1990年版,第5页。

   [58][古罗马]西塞罗:《论义务》,王焕生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代序。

   [59][古罗马]西塞罗:《论法律》,王焕生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31-81页。

   [60]参见廖申白:《论西方主流正义概念发展中的嬗变与综合》,载《伦理学研究》2002年第2期。

   [61]参见[古希腊]亚里斯多德:《雅典政制(第12章)》,商务印书馆1959年版。转引自廖申白:《论西方主流正义概念发展中的嬗变与综合》,载《伦理学研究》2002年第2期。

   [62]参见廖申白:《论西方主流正义概念发展中的嬗变与综合》,载《伦理学研究》2002年第2期。

   [63]参见[古希腊]柏拉图:《理想国》,郭斌和、张竹明译,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第6-15页。

   [64]参见[古希腊]亚里斯多德:《尼各马可伦理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年版。转引自廖申白:《论西方主流正义概念发展中的嬗变与综合》,载《伦理学研究》2002年第2期。

   [65]参见冰子剑:《古希腊罗马的政治观念转换》,http://www.siwen.org/ltxxlr.asp?id=2236,2015-04-16.

   [66][美]梯利:《西方哲学史》,葛力译,商务印书馆1995年版,第122页。

   [67][古罗马]西塞罗:《论法律》,王焕生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35-39页。

   [68]参见冰子剑:《古希腊罗马的政治观念转换》,http://www.siwen.org/ltxxlr.asp?id=2236,2015-04-16.

   [69]笔者曾就被罗马法学家杰尔苏(Celsus)使用 Ius 作为属概念进行界定的拉丁语词 Actio 的含义问题向德国特立尔大学的法史学教授利弗内尔(Rufner)请教,其中涉及到对 Ius 的含义的理解问题。利弗内尔教授即直接运用权利理论来对之加以分析,并且对此等方法的合理性未加说明。这留给笔者一个这样的印象,即利弗内尔教授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种方法可能存在问题。从笔者接触到的西方学者对于这一问题的表述来看,利弗内尔教授的做法显然很具有代表性。

   [70] Hungdah Chiu.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International Law Terms and the Problem of Their Translation into English[A]. Jerome Alan Cohen. Contemporary Chinese Law: Research, Problems and Perspectives[C].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0;夏勇:《人权概念起源——权利的历史哲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86页;李贵连:《话说“权利”》,载《北大法律评论》第1卷第1辑,北京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

   [71]基于这一点,笔者不主张将在主观方面意义上得到使用的 Ius、Diritto、Droit、Recht 等译作“主观权利”,无论它们是否有一个定语“主观的”加以修饰。这是因为,这些词加上定语表示主观方面的含义,是该词二义情形下的无奈之举。如今,既然“权利”一词在汉语中被专门用以表示被译词的主观方面的含义,再在此汉译词汇之前修饰以“主观的”,则无疑是画蛇添足之举,并且很容易导致人们误以为其与“客观权利”相对应。

   [72]参见陈忠诚:《“法权”还是“权利”之争》,载《法学》1997年第6期。

   [73]参见[德]鲁道夫?冯?耶林:《为权利而斗争》,郑永流译,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86页。

   [74]参见黄忠廉、李亚舒:《科学翻译学》,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4年版,第108页。

   [75]当然,应当说明的是,与纯粹的对罗马法原始文献的翻译不同,在专门对 Ius 的含义问题进行研究的语境下,例如本文,为了避免因在行文中对其采用某一种译法而可能造成在论证逻辑上“倒果为因”的客观结果,或者给人以“以结论为前提”的主观印象,直接用原语 Ius 来表示,是可以的而且是必要的。这种情形其实不属于借用,而属于与翻译无关的引用。

   [76]参见黄忠廉、李亚舒:《科学翻译学》,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4年版,第103页。

   [77]《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9年版,第1115页。

   [78]参见黄忠廉、李亚舒:《科学翻译学》,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4年版,第104-105页。

   [79]参见徐国栋:《客观诚信与主观诚信的对立统一问题——以罗马法为中心》,载《中国社会科学》2001年第6期。

   [80]参见米健:《法律交易论》,载《中国法学》2004年第2期。

   [81] Cfr. Fritz Schulz. I Principii del Dititto Romano. Firenze, Casa Editrice le Lettere,1995,p.1-4.

   [82]《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9年版,第3745页。

   [83]《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9年版,第1423页。

   [84]《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9年版,第5769页。

    进入专题: 罗马法   权利   应得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646.html
文章来源:《苏州大学学报(法学版)》2015年第2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