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旭明:罗马法中的“权利”抑或“应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19 次 更新时间:2016-03-07 20:33:37

进入专题: 罗马法   权利   应得  

宋旭明  

   [6] I.2.4pr; I.4.6pr.参见[古罗马]优士丁尼:《法学阶梯》,徐国栋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41、455页。

   [7]参见[美]罗斯科?庞德:《通过法律的社会控制?法律的任务》,沈宗灵、董世忠译,商务印书馆1984年版,第44页。

   [8] See Oxford Latin Dictionary[Z].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68,p.985-986.

   [9] I.2.13 pr[.古罗马]优士丁尼:《法学阶梯》,徐国栋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89页。

   [10] D.18.6.8.2.参见[古罗马]优士丁尼:《民法大全?学说汇纂?用益权》,米健译,法律出版社1999年版,第1页。

   [11] D.39.1.1.17[.意]桑德罗?斯奇巴尼选编:《物与物权》,范怀俊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84页。

   [12] I.2.4pr.参见[古罗马]优士丁尼:《法学阶梯》,徐国栋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41页。

   [13] I.2.4pr.参见[古罗马]优士丁尼:《法学阶梯》,徐国栋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41页。

   [14] I.2.4.1.参见[古罗马]优士丁尼:《法学阶梯》,徐国栋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41页。

   [15] D.7.1.13.4.参见[古罗马]优士丁尼:《民法大全?学说汇纂?用益权》,米健译,法律出版社1999年版,第15页。

   [16] D.7.1.15.6.参见[古罗马]优士丁尼:《民法大全?学说汇纂?用益权》,米健译,法律出版社1999年版,第20页。

   [17] D.7.1.15.7[.古罗马]优士丁尼:《民法大全?学说汇纂?用益权》,米健译,法律出版社1999年版,第20页。

   [18] D.7.1.3.2.参见[古罗马]优士丁尼:《民法大全?学说汇纂?用益权》,米健译,法律出版社1999年版,第2页。

   [19] D.39.1.8.2.参见[意]桑德罗?斯奇巴尼:《物与物权》,范怀俊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87页。

   [20]参见方新军:《权利概念的历史》,载《法学研究》2007年第4期。

   [21] Orestano. Azione, Diritti Soggettivi, Persone Giuridiche[M]. Bologna, 1978.119. Cfr. LUIGI, ORSI. Pretesa[A]. Enciclopedia del Diritto(XXXⅤ)[Z]. Prerogative-Procedimento, Milano, Giuffrè, 1962,p.364.

   [22] Gai.1.8.参见[古罗马]盖尤斯:《法学阶梯》,黄风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4页。

   [23] See Peter Stein. The Character and Influence of the Roman Civil Law[M]. London and Ronceverte: the Hambledon Press, 74.在这里,彼得?斯坦使用了“似乎(seems)”一词,但是这并非针对三分法,而是针对盖尤斯何时提出三分法保持怀疑。他接下来马上谈道:“对于这个方案,正如我在其他地方曾经论证过的那样,盖尤斯已经重叠(superimposed)在一个更早的安排之中。”I.1.2.12.参见[古罗马]优士丁尼:《法学阶梯》,徐国栋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21页。

   [24]参见方新军:《盖尤斯无体物概念的建构与分解》,载《法学研究》2006年第4期。

   [25] D.1.1.10 pr[.意]桑德罗?斯奇巴尼选编:《正义和法》,黄风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39页。

   [26] Villey Michel. Suum Ius cuique Tribunes[A]. in Studi in Onore di Pietro de Francisc(iⅥ)[C]. Giuffrè, Milano, 1956,p.364.

   [27] D.1.1.12[.意]桑德罗?斯奇巴尼:《正义和法》,黄风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40页。

   [28] Pierangelo Catalano. Diritto, Soggetti, Oggetti: un Contributo alla Pulizia Concettuale Sulla Base di D.1.1.12[A]. Ivris Vincvla. Studi in Onore di MARIO, TALAMANCA(Ⅱ)[C]. Jovene, Napoli, 2001,p.102.

   [29] D.1.1.11[.意]桑德罗?斯奇巴尼:《正义和法》,黄风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40页。

   [30] Gai.2.14. GAIUS. The Institutes[M]. Translated by S, P, SCOTT, Cincinnati: The Central Trust Company, 1932.120.在黄风教授的汉译本中,这一部分内容在该片断中残缺。参见[古罗马]盖尤斯:《法学阶梯》,黄风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82页。

   [31][美]约翰?菲尼斯:《自然法与自然权利》,董娇娇、杨奕、梁晓晖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209页。

   [32] See Alasdair Macintyre. After Virtue: A Study in Moral Theory[M]. London, 1981.67.转引自[英]A?J?M?米尔恩:《人的权利与人的多样性——人权哲学》,夏勇、张志铭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5年版,第5页。

   [33]参见[法]雅克?盖斯旦、吉勒?古博:《法国民法总论》,陈鹏等译,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第122页。

   [34] Vgl. Affolter. Die celsinische Actio und der Anspruch des Buergerlichen Gesetzbuchs[J]. ZZP, 1901,(31):p.456-457.

   [35] See E Metzger. A Companion to Justinian's Institutes[M]. London: Gerald Duckworth and Co.,Ltd, and New York: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97,p.209.

   [36] See Theodor Mommsen & Paul. The Digest of Justinian(Ⅳ)[M]. Translated by Alan Watson. Philadelphia, Pennsylvania, 1985.艾伦?沃森在其从事的《学说汇纂》英译本中大量使用“Righ(t权利)”来翻译“ius”,但是在该译本的第一个片断 D.1.1.1pr 中,他便以译者注的方式明确承认:“我们不能将 Ius 从拉丁文精确地译成英文。”既然如此,英文语词 Right 与拉丁语词 Ius 就不是真正的一回事。因此,笔者认为严格说来,艾伦?沃森已经通过间接方式表明了对于罗马法中存在权利概念的问题持否定态度。

   [37] See Peter Stein, Legal Institutions: The Development of Dispute Settlemen[tM]. London, 1984,p.128-129.彼得?斯坦在此论及罗马法中的诉讼时说道:“然而,我们将诉讼等同于权利,是因为将诉讼代之以一个我们很容易便意识到了的权利概念,而罗马人则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才逐渐意识到这一点的。”但是对于“时间的推移”的具体信息,作者却语焉不详。

   [38]参见贾宝书:《词典编纂中的“异实同名”与一词多义》,载《辞书研究》2002年第1期;徐青:《论词义与释义的几个问题》,载辞书研究编辑部编:《词典和词典编纂的学问》,上海辞书出版社1985年版。

   [39] See Oxford Latin Dictionary[Z].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68,p.984-986.

   [40]参见[瑞士]费尔迪南?德?索绪尔:《普通语言学教程》,高名凯译,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第143页。

   [41] See G Lepschy. Freud, Abel e gli oppost[iA]. Mutamenti di Prospettiva nella Linguistica[C]. Bologna, Il Mulino, 1981,pp.173-198;Jenntfer Stonre. Italian Freud: Gramsci, Giulia Schucht, and Wild Analysis[A]. Discipleship: A Special Issue on Psychoanalysis(Spring, 1984),Vol.28,p.122,Note 48;I, M, CASANOWICZ. Die Gegensinnigen W?rter im Altund Neuhebr?ischen[J].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Semitic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 Vol.13,No.3(Apr.,1897),p.231.

   [42] See I M Casanowtcz. Die Gegensinnigen W?rter im Alt- und Neuhebr?ischen[J].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Semitic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 Vol.13,No.3( Apr.,1897),p.231.

   [43] Vgl. E, Landau. Die Gegensinnigen W?rter im Alt- und Neuhebr?ischen[M]. Berlin: S. Calavary, 1896.

[44] See SigmundI, Freud. The Antithetical Meaning of Primal Words[M]. in The Standard Edition of the Complete Psychological Works of Sigmund Freud,(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罗马法   权利   应得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646.html
文章来源:《苏州大学学报(法学版)》2015年第2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