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峰:1960年代中后期朝鲜半岛危机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54 次 更新时间:2016-03-04 09:56:00

进入专题: 朝鲜半岛危机  

邓峰  
(38)

   当时光流转至1969年时,朝鲜半岛的紧张气氛仍在继续蔓延着。在1969年4月15日,平壤方面针对美国而制造了另一起重大事件——“EC-121”事件。当天朝鲜人民军空军的2架米格战斗机在朝鲜附近海域上空击落了美国一架大型电子侦察机EC-121号,31名机组成员全部丧生。这架飞机来自美军驻日本厚木的空军基地,在美国太平洋舰队总司令的命令下,沿着朝鲜北部的东海岸从事电子侦察。平壤的媒体报道说,该机“已经深深地侵入”朝鲜的领空。朝鲜的广播专门发出严厉的告诫,“美帝国主义者必须记着朝鲜人民军的严厉警告,它随时会用百倍的、千倍的报复性打击来反击美帝国主义侵略者的任何挑衅”。(39)“EC-121”事件发生后不久,朝鲜人又一次令美国人大吃一惊。1969年8月17日,朝鲜人民军击落一架越过非军事区闯入朝鲜领空的美军直升机,抓获驾驶该机的3名美国士兵。4个月(108天)后,12月3日,在美国于一封道歉信上签字后,朝鲜人释放了美军3名机组人员。

   鉴于这一时期(1964-1969年)朝鲜的行为对半岛危机趋向高潮所起的催化剂作用,那么,应当如何从总体上来看待这种行为呢?

   实际上,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的终极目标是要统一朝鲜半岛。他经常在各种场合强调这一点。例如,在1966年10月朝鲜劳动党代表会议上,他刻意指出,“解放南朝鲜,统一祖国,是全体朝鲜人民的民族义务。我们要用革命精神教育北半部劳动人民,使他们为反对美帝国主义在南朝鲜的殖民统治,为反对日本军国主义的再度侵略,为彻底完成朝鲜革命而斗争。要使我们的全体劳动人民时刻不忘南朝鲜人民的处境和统一祖国的任务”。(40)接着在1967年1月致华盛顿朝鲜问题研究所所长的信件中说,“我们为完成民族的最大任务——祖国的统一,已经作出了并正在继续作出力所能及的一切努力。”(41)可以说,在朝鲜战争结束后,金日成对美国、对南朝鲜所采取的行动,基本上都围绕着此目标而展开。

   为实现民族统一的目标,朝鲜政府使用的方式不外乎两个:一个是和平方式,另一个是以武力为基础的激烈方式。就前者而言,早在1950年代末1960年代初,朝鲜就利用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成就对韩国民众具有的吸引力,不断发出和平统一的倡议,在韩国民众中产生了重大的反响,最终李承晚独裁政权被推翻,南朝鲜局势出现重大变化。在北方的大力支持和鼓励下,韩国民众利用新政府提供的自由和北方接触并进行交流,朝鲜半岛一度出现了和平统一的曙光。

   至于后者,虽然以武力为基础,但不同于1950年代初的大规模进攻,主要指通过较为激烈的武装袭击等手段在朝鲜非军事区打击美韩军队,同时通过游击战等方式在韩国制造混乱,以图乱中取胜,寻找机会搞垮韩国亲美的军人独裁政权,促使韩国局势出现类似于李承晚政权被推翻时的变化,并制造机会使南北方进行接触和交流,进而利用南朝鲜人民的力量赶走美国人,最终实现统一大业。由于有1950年代末1960年代初的经验,只要推翻韩国的亲美独裁政权,就存在统一朝鲜半岛的可能性,所以根据国际情况变化(主要是美国深深卷入越南战争)采用激烈手段首先推翻韩国独裁政权,无疑是平壤方面打算尝试的一种方式。正如美国一位学者所指出的,由于1965年韩国派军队前往越南,于是北朝鲜人的战略就是在南朝鲜和美国政府之间制造一个不和因素。“他们通过电台和电视传送宣传节目。他们试图获得在日本居住的朝鲜人的支持。共产党还在整个南方派发宣传小册子。他们希望这将迫使美国军队撤出,并将导致民众起义推翻朴正熙政权,最终把国家统一到共产主义之下”。(42)

   平壤方面采取何种统一方式则依据自身和美国方面的情况而定。当自身经济发展良好、中国撤军,而美国又没有卷入其他大规模战争时,采取和平统一方式;而当美国深深卷入越南战争,同时朝鲜自身的经济发展面临困难时,平壤方面就在半岛采取较为激烈的方式。由于朝鲜有苏朝条约和中朝条约(43)的保障,尤其是中国在1964年成功试爆核炸弹之后,金日成更对美韩联合军力的威胁无所畏惧。当然,在自身国家安全有了充分保障之后,金的行为也和赫鲁晓夫下台后苏朝关系的迅速升温休戚相关。勃列日涅夫上台后很快便向朝鲜提供了大量军事援助,这无疑使金有了发动攻势行为的底气。到1968年1月“普韦布洛”事件发生时,朝鲜武装部队差不多已全部由苏联新型军事武器所重新装备,包括潜水艇、T-54及T-55型坦克、(Komar)导弹艇、雷达和地对空导弹、米格-21型喷气式战斗机。苏联人还使朝鲜的地对空导弹发射基地的数量翻一番还多,由14个增长到35个,同时再赠送朝鲜总数达210个火箭发射器。(44)

   显然,苏联的军事援助是金行为的一个刺激源。朝鲜方面的具体行动是以扰乱美韩两国在越战期间的军事部署为主。虽然美国仍在南朝鲜驻扎军队,但是在其看来,只要朝鲜的共产党不发动大规模进攻,美国就没有必要大肆报复。特别是,美国越来越深地陷入越南战场,对于在亚洲再陷入另一场地面战争,的确是力不从心。到1970年代初,美国人逐渐退出越战,可以集中力量应对朝鲜局势,且中苏分裂、中美和解、美苏缓和等国际形势出现变化,这些因素都对平壤方面在朝鲜半岛的行为产生深刻的影响,于是朝鲜政府又重新倡导和平统一全朝鲜的政策。

   三 美国与韩国对危机的反应

   在朝鲜方面采取较为激烈的行动之后,美国、韩国方面,尤其是前者做出何种反应呢?

   面对朝鲜半岛出现的紧急形势,深陷越南战场而不能自拔的美国不得不做出应急反应。1967年,为了给予美军驻韩指挥官更多的使用大炮的权力,美国军方放宽了对非军事区交战的管制水平。很快,参谋长联席会议把朝鲜半岛的军事等级列为敌对的交火区,且规定在韩国服役的美国军人有资格获得战斗奖章和勋章,尽管获得的条件比在越南服役的军人严格得多。(45)另外,由于大批军队驻扎在越南,所以美国无法向朝鲜派出过多的军队,而仅仅把驻扎于冲绳的几个陆军特种部队小分队派遣到南朝鲜的山区,并且在1967年夏季与朝鲜人作战。不过,美国方面一直在控制与朝鲜军队交火的规模,小心翼翼地避免非军事区的冲突演变成一场大规模的战争。毕竟,美国的大量资源正投入到越南战场,已经不能在亚洲再卷入另一场类似于越南战争那样的地面战争。与此同时,在美国国内,民众已到处掀起声势浩大的反战抗议。特别是,越南战场上美国士兵的伤亡情况在无情地抽打着国内民众脆弱的神经。在1967年11月至1968年4月,美国驻扎在越南的军队正经历着战争爆发以来的最高伤亡率。(46)

   对于美国而言,在朝鲜半岛形势最紧张之时正处于约翰逊政府时期。像杜鲁门、艾森豪威尔、肯尼迪执政时那样,约翰逊政府仍然遵循美国对北朝鲜的一贯看法,从全球冷战对抗的视角出发,认为北朝鲜的行为不是简单孤立的,也不是它独立自主政策的结果,而是共产党集团更大阴谋的一部分,因为北朝鲜乃是苏联的一个马前卒。这种观念在1968年的“普韦布洛”事件中表现得最明显。当事件发生后,约翰逊的国家安全顾问沃尔特•罗斯托(Walt Rostow)坚持认为,北朝鲜捕获美国的“普韦布洛”号船,与苏联在太平洋采取的其他行动有着密切的联系,他同时建议,美国应该命令南朝鲜人采取相对应的行动,也去抓捕一艘苏联船只。(47)尽管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拒绝了该建议,但是他对该事件的判断和罗斯托的看法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在他看来,这个事件是社会主义集团提前预谋好的,苏联人事先知道这一点。(48)此外,中央情报局局长理查德•赫尔姆斯也告诉总统,“这次看起来似乎是北朝鲜人和苏联人共同谋划的产物,是转移我们在越南注意力的一种尝试。因为苏联人正对北朝鲜人施加压力,要求其减轻越南(共产党)的一些压力”。(49)总统约翰逊亦持类似看法。他从冷战的角度出发,把朝鲜半岛发生的事件与越南战争紧密联系在一起,在“青瓦台事件”和“普韦布洛”危机发生后发表全国电视讲话指出,“(朝鲜人的)这些袭击很可能是共产党人所做的试探,其目的是要转移南朝鲜和美国军事资源投放的方向,而现在这些资源正联合起来在越南成功地抵抗侵略”。(50)他还认为“普韦布洛”事件与共产党集团在全球的总体谋划有直接的关系。他说,如果柏林的事件与越南及朝鲜的事件同步发生,他也不会感到吃惊。(51)……正是以这些认识为基础,为了避免陷入苏联集团的圈套,约翰逊总统只是象征性地采取一些军事行动,例如,征召美国空军和海军后备役军人入伍,同时命令“企业”号航空母舰战斗群在韩国海岸外随时待命,但是,他也宣布其政府将迅速寻找一个能够和平解决问题的办法。为此,他寻求通过外交渠道,主要是接近苏联政府,要求平壤方面释放被俘的船员。(52)后来在苏联领导人的建议下,美国政府不得不于1968年2月和朝鲜在板门店举行谈判。因“普韦布洛”事件引发的危机,最终在约翰逊政府决定不对朝鲜采取任何直接的军事打击之后逐渐平息了。

   然而,华盛顿当局采取的较温和的举措却令韩国政府非常恼火。早在“青瓦台事件”之前,朴正熙等韩国领导人就主张对朝鲜方面实施强硬政策。在他看来,如果美韩联军保持防守姿态,那么北朝鲜人还会继续发动攻击。他坚持认为,“无论何时北朝鲜人违反停战协定,(美韩联军)就一定要通过军事报复使其付出代价”。不过,驻韩美军司令查尔斯•博内斯蒂尔(Charles Bonesteel)却警告韩国领导人,他接到的命令就是保卫南朝鲜,并且执行停战协定;“联合国军”给予韩国在国际关系中的合法地位,而北朝鲜却不享有这一点,“联合国军”若单方面采取行动,那么只能使自己蒙羞。(53)显然,在深陷越南战场的情况下,美国必须在朝鲜避免再次发生战争,当然明确反对韩国采取针锋相对的过激行动。然而,根据一位韩国学者的研究,南朝鲜军方曾不顾美国盟友的强烈反对而积极地向北朝鲜发动十分冒险的报复性军事行动,导致半岛危机不断加深。(54)在此过程中,韩国方面常常以国家安全受到威胁、需要抵御来自北方的攻击为借口,向美国不停地索要各种军事援助。而约翰逊政府由于迫切需要韩国向越南派遣军队,所以一再满足对方的军援要求。在1966年3月4日出台的美韩协议(《布朗备忘录》)中,美国决定大幅度增加对韩国的军事援助(还有经济援助),其中尤其强调“在接下来的几年,为使韩国军队现代化而提供大量的装备;为增加韩国的弹药生产,提供设备以扩大韩国的兵工厂数量。”(55)和以前的对韩国的军事援助相比,1960年代中后期从1965年开始,特别是自1966年以来,美国每年的军事援助高达2亿美元以上,1968年和1969年其对南朝鲜的《军事援助项目》(MAP)更是分别高达3.57亿美元和4.25亿美元。(56)来自美国的大量军事援助使韩国军队的实力迅速增强,从而进一步刺激了韩国领导人在半岛危机中对北方采取强硬举措。据美国方面统计,韩国部队在1967年10月26日和12月底之间,执行了11项先发制人的对朝鲜军队的袭击。(57)于是朝鲜半岛危机持续升级,直至1968年和1969年出现危机高潮。美国的行为在客观上对危机的发展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朝鲜对美国间谍船和侦察机采取的激烈行动,无疑也和美国强化韩国军力的行为所产生的强烈刺激因素有关。尽管华盛顿决策层不愿意看到朝鲜半岛危机升级,但这是它在维系美韩同盟时在朝鲜半岛上不得不面临的政策困境。

当“青瓦台事件”和“普韦布洛”危机发生后,韩国更欲挟制美国制造更大的危机。朴正熙在“普韦布洛”号船只出事后次日,紧急召见美驻汉城大使威廉•波特(William Porter),强烈要求美韩联军采取行动,对北朝鲜沿东海岸的海空军基地实施联合军事打击。他警告说,“我们的忍耐力和自我克制力是有限度的”。韩国外交部长也带着情绪说,“‘普韦布洛’事件的结束将不会从根本上解决朝鲜的危机”。(58)此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朝鲜半岛危机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541.html
文章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沪)2015年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