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峰:1960年代中后期朝鲜半岛危机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54 次 更新时间:2016-03-04 09:56:00

进入专题: 朝鲜半岛危机  

邓峰  
不仅如此,美国政府此时期还不断采取针对朝鲜的挑衅行为,例如,强化在韩国的军事部署:在1960年代初设置“长曲棍球”、“克罗基特”和“上士”3种地地导弹系统,并且在1961年1月运入具有双重任务性质的“奈基”防空和地地导弹,特别是在1964年10月部署155毫米核榴弹炮;(13)大力实施对韩国的军事援助项目,1962年驻韩美军总司令盖伊•梅洛伊(Guy Meloy)将军、美国海军太平洋司令部总司令哈里•费尔特(Harry Felt)和参谋长联席会议共同提出对韩国的5年军事援助方案,每年提供给韩国2.5亿美元的军事援助资金,尤其要强化空中防御能力,使韩国获得先进的空中预警系统、F104G型空中预警截击机、F5A型战术战斗机以及更多的地对空导弹,并为飞机数量的增加而修建更多的机场;(14)推动日韩邦交正常化(15)……平壤方面针锋相对,对美国及其盟国——韩国亦采取十分严厉的对抗举措。也就是说,自美军直升机被俘获事件之后,朝鲜政府开始实施严厉的反美、反韩政策。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美国在越南战场愈陷愈深,无力在朝鲜半岛挑起另一场战争,朝鲜政府显然利用美国面临的这种困境推行其反美、反韩政策。双方的敌对升级,在非军事区或半岛其他地方的冲突不断增多,朝鲜半岛的局势因之而变得愈来愈紧张,美朝关系亦变得愈来愈恶化。

   平壤方面采取的行动首先表现在宣传上。它通过媒体谴责美国的激烈程度,可以从《劳动新闻》一段时期发表的文章上看出其中的变化特征。从1959-1966年期间,该报专门提及美国的文章数量几乎增加了200%,特别是其内容的焦点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在1950年代末和1960年代初,《劳动新闻》使用大量版面指责美国准备使南朝鲜经济处于附属地位,并且即将“占领”南方。然而到1960年代中期,随着非军事区情况的变化,该报的焦点开始集中于指控美国向北朝鲜发动的挑衅。在1955-1964年期间,该报每年平均只有2.5%的文章主要谴责美国的挑衅。然而在1965-1970年期间,这个比率就上升到9%,其中在1968年达到最多的21.9%。(16)

   其次,以金日成为首的朝鲜领导人在各种场合发表讲话或声明,大肆推行反美主义。朝鲜政府推行严厉的反美政策的一个突出标志,就是金日成于1966年10月在朝鲜劳动党代表会议上的讲话。他强烈谴责美国在越南的侵略行径,认为“美帝国主义者正在丧心病狂地妄图把战火扩大到亚洲广大地区”,“使亚洲所有地区的局势变得极度尖锐,严重地威胁着全世界的和平。”那么,应该如何对付美国的侵略行为?在金日成看来,“只有通过反对美帝国主义的坚决斗争才能捍卫世界和平,人民的革命斗争才能取得胜利……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应当对美帝国主义采取更为冷峻而强硬的杰度。我们绝不应该容许在国际问题上放弃原则,同美帝国主义妥协”。具体到与朝鲜有关的问题,他通过美国对越南、古巴等小国采取的行动而看出,美国妄图把朝鲜、越南、东德等“处于分裂状态的国家和小国一个一个地吞掉”。鉴于这种情况,他提出,“在一条战线上的紧张状态的缓和不仅无助于整个国际局势的缓和,反而会给帝国主义者造成在另一条战线上加紧侵略的条件……对世界和平与安全会有更大的危险”。因此,他建议,“无论是大国或小国,在世界所有地区和所有战线,都要打击美帝国主义者,最大限度地分散他们的力量,要在美帝国主义插手的所有地区,束缚住他们的手脚,不让他们恣意妄为。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地粉碎美帝国主义者企图把力量集中到这个或那个地区和国家,各个击破以社会主义国家为首的国际革命力量的战略”。(17)由这些讲话可以看出,金日成十分担心美国实行“各个击破”的战略,在侵占越南后再来侵略朝鲜,所以他号召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尽一切努力,在美国深陷越南战场的同时,“在世界所有地区和所有战线”打击美国侵略者,通过制造紧张局势,扰乱美国人的军事部署,牵制他们的力量,从而间接援助越南共产党抗美,粉碎美国“各个击破”的战略。就平壤方面而言,在朝鲜半岛采取激烈方式制造紧张局势,无疑与金日成的这个设想有关。实际上,这只是金日成单就越南战争所做的一个局部考虑。在其心目中,时刻不忘的是“祖国的统一”。还是在这次会议上,他提出要与美帝国主义作坚决斗争,“解放南朝鲜,统一祖国”(18)。这些言论使得美国陆军部长赛勒斯•万斯(Cyrus Vance)在1968年2月访问韩国后向总统汇报说,“北朝鲜首相金日成已经强化了针对韩国的宣传攻势,并且公然宣称,到1970年,他将用武力公开统一朝鲜半岛”。(19)至于如何从总体上看待朝鲜方面在1960年代中后期的行为,本文将在后面的行文中予以讨论。

   金日成在朝鲜劳动党代表会议上的讲话被美国情报机构认为是在采取一种好战路线,且判断出该路线一直会被保持到1960年代末期。(20)在此次讲话后,金日成又在1967年4月发表反美言论说,“美帝国主义将因为他们在朝鲜犯的全部罪行而将从不会得到原谅,他们将用其自己的鲜血来偿还他们的罪行。”在同一个月,朝鲜外务相发布一份声明,警告说,“如果美帝国主义侵略者在朝鲜发动一场新的战争,那么朝鲜人民军和全朝鲜人民将彻底地消灭他们。”(21)

   第三,金日成力图呼吁海外朝鲜人,尤其是旅居外国的朝裔知识分子,支持朝鲜政府的反美运动。例如,在1965年1月,他向已经在美国定居一段时间的著名新闻记者金正勇(Kim Yong-jung)发出一封公开信,吁请他协助平壤方面在国际舆论界对美国政府施加压力,敦促美军必须立即从南朝鲜撤出,并且号召所有的南朝鲜人起义,以便从美帝国主义和日本军国主义的双重威胁中拯救他们的国家。此后,在1967年1月,金日成向金正勇发出另一封内容几乎相同的信件。(22)当然,随着南朝鲜政府决定向越南战场派遣作战部队以支援美国时,朝鲜政府还向海外的其他许多朝鲜人邮寄了反美信件。

   二 朝鲜与危机的发展

   最终,朝鲜政府在军事上采取较为激烈的行动。1964年1月14日,朝鲜人民军击落了一架美军F-86型喷气式战斗机。美国外交人员认为这显然表明,“在北方的共产党军队拥有先进的武器,因此应当立即采取措施,改进韩国的军事装备”。(23)在美国强化韩国武装力量的过程中,朝鲜方面继续采取激烈行动。至1966年10月和11月,在非军事区发生的军事交火事件的数量大致等同于自朝鲜战争结束以来的数量总和。根据美国解密的情报档案及白宫高层会议的档案,这些冲突常常是由北朝鲜人首先在非军事区挑起,继而美韩军队予以应战。韩国军方曾酝酿报复性进攻,但常常被美军司令所阻止。1966年10月下旬,在约翰逊总统到南朝鲜前线视察之前,韩国军方在未通知美军司令的情况下,在非军事区东部地区向北朝鲜军队发动了一次报复性突袭,导致约30名北朝鲜士兵伤亡。(24)此后的一年之内,在双方交火的过程中,美军和南朝鲜军队向朝鲜北方发射的弹药,相当于停战后13年的5倍。(25)

   1966年11月2日拂晓,当来访的美国总统约翰逊正在汉城附近的沃克山度假村睡觉时,朝鲜游击队攻击了非军事区以南的一支“联合国军”巡逻队。据当时世界其他国家的报纸报道说:“在约翰逊总统今天离开汉城回国结束其亚洲之旅前的几个小时,联合国军巡逻队的6名美国士兵和一名南朝鲜人被北朝鲜人打死。……这在不稳定的区域附近的系列冲突中无疑是最严重的事件。……人们认为这是自1953年以来的最严重的事件。”(26)甚至有美国学者认为,这次攻击事件表表明将持续到整个1969年的“第二次朝鲜战争”的开始。(27)据不完全统计,在1966年11月开始的12个月期间,超过24名美国士兵被打死,更多的美国士兵在战斗中受伤。韩国部队在1967年4月的一次战役中使用炮火,当时双方共有100多人参加战斗。在那年的6月,美国第2步兵师的营房被炸毁。9月,2列韩国火车被炸,其中一列火车携带着美国援助的军事补给。在10月,朝鲜人自1953年以来首次动用炮火。他们向韩国陆军军营发射了50多发炮弹。(28)另据统计,在1967年的前10个月,在非军事区发生了与朝鲜发动攻击有关的423起重大事件及117起小型事件。(29)

   与此同时,在非军事区以外的其他地方也时有战斗发生。在1967年6月,在大丘附近与北朝鲜游击队的战斗中,4名南朝鲜警察和一名平民被打死。(30)南朝鲜当局收集的情报表明,共产党方面正在为在南方实施的游击战准备一个详尽的渗透计划,并且还希望支持南朝鲜民众发动大规模的颠覆政府的行动。(31)似乎在某种程度上说明这些情报准确性的是,在1967年6月,朝鲜人民军举行为期十天的军事演习之后,朝鲜政府在7月从人民军中挑选出能力出众的军人,组建了一支由2400人构成的突击队,并对其加以培训,然后派往南朝鲜执行游击战的任务。据不完全统计,整个1967年,在南朝鲜警察和北朝鲜游击队之间发生了215起武装冲突;渗透进南方的224名朝鲜突击队员被打死,还有50名队员被南朝鲜安全部队所俘虏。(32)此外,从1967年5月直到1968年1月的9个月期间,在朝鲜非军事区美国军队控制的地区,就有报告声称存在300多起由北朝鲜人挑起的敌对行动。在此期间,15名美国士兵被打死,65人受伤。(33)……这些情况使得民主德国驻平壤大使在向国内汇报时说,“自朝鲜战争结束以来,从来就没有看到在停火线上像1967年那样发生了那么多那么严重的事件。”(34)

   于是,当亚洲的中南半岛正在进行激烈的热战时,在亚洲的另一个重要地区——朝鲜半岛,似乎那里的冷战正在逐渐转变成为一场热战。毕竟,沿着朝鲜非军事区以及南朝鲜内部的武力冲突事件迅速增加了。不过,这些对于尚未到来的由朝鲜方面发动的更猛烈进攻而言,仅仅是一个前奏。

   1968年1月21日凌晨,由31人组成的一个朝鲜突击队秘密潜入汉城北部城郊地区,准备奇袭韩国总统官邸——青瓦台(Blue House,另译为“蓝宫”),执行刺杀韩国总统朴正熙的任务。这次行动后来以“青瓦台事件”(另译为“蓝宫突袭”)而闻名。当突击队员试图悄悄接近青瓦台时,被韩国巡逻警察发现,战斗跟着就发生了。突击队中一些队员被立即打死,有一人被俘,其余队员向北撤退。不过,韩国和美国宪兵部队迅速展开大规模搜捕行动。最后,除了3名朝鲜突击队员逃走外,其他人员全部都被打死。据被俘的那名队员交代,美国大使馆也是突击队计划攻击的一个目标。(35)

   1968年1月23日,朝鲜人民军海军在北朝鲜东海岸附近水域俘获了美国间谍船“普韦布洛”号。它是一艘美国情报收集船,装备了最先进的现代情报收集设施,而且其27名船员在密码和情报领域受到最高水平的训练,是具有特殊侦查能力的情报专家。在被俘之前,该船正在船长布彻的领导下在朝鲜东海岸附近水域执行任务。当“普韦布洛”号被俘获时,美国政府坚持认为该船在朝鲜政府强加的12英里限制之外至少4英里的地方。而平壤方面则宣称,该船正在元山海湾“北朝鲜的领海内从事间谍活动”。连同船只一起被俘的还有82名美国船员,另有一名船员在和朝鲜人民军交火时被打死。(36)此次事件就是著名的“普韦布洛”事件。事发后,似乎是已经预见到深陷陷越南战场的美国人不可能实施大规模的报复行动,朝鲜方面并不害怕事件的后果。金日成采取的态度是,“随你的便,如果你们攻击我们,那么我们也要攻击你们……如果美国鬼子胆敢发动战争,那就较量较量吧”。(37)

在“青瓦台事件”和“普韦布洛”事件之后,朝鲜半岛的武装冲突事件在1968年进一步增长了。接下来,朝鲜方面又采取了另一次较大规模的行动,派遣一支120人组成的突击队在韩国的东海岸登陆,准备实施游击战。然而,在美韩联军的剿杀下,所有来自北方的潜入者最终不是被打死就是被俘。据美韩军方统计,仅仅在1968年期间,在韩国被捕的朝鲜特工数量高达1245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朝鲜半岛危机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541.html
文章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沪)2015年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