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寒秋:俄国外交战略演变的关键节点期以及中国的应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0 次 更新时间:2016-02-29 15:11:24

进入专题: 俄国外交战略  

李寒秋  
俄国在中亚地区和蒙古对中国的防范,以及在远东和西伯利亚地区对中国的限制都是客观现象,情有可原,势出必然。中国如果不进一步跟俄国在联盟关系上有实质进展而形成利益共同体,中俄两国在中亚和蒙古的竞争和摩擦将会积怨成仇,一朝爆发。中国不如与俄国进行利益妥协平衡后,正式或非正式承认俄国在中亚地区的领袖地位和在蒙古的优势地位。因为中国不承认,西方国家说不定就会慷慨承认,对于它们来说,中亚和蒙古反正都是诱饵,慷他人之慨,抛饵观虎斗正中其下怀。中国希望俄国深陷在东欧前线对西方持续挑战以减轻与中国在周边地区竞争的力度,西方国家对俄国难道不会反过来利用这一战略吗?

   俄国在朝鲜半岛和针对日本,并非是中国天然可靠的伙伴。中国与日本之间的矛盾,俄国一直是看在眼里,躲在中国身后打太平拳助乐,时不时在中日关系紧张的时候,故意挑起北方四岛的新仇旧恨。俄国在东北亚针对中国的外交选项其实极为微妙,俄日之间的全面合作一直是引而不发的一个主题,不能假设俄日之间会永远持续目前的冷淡局面。1941年苏联领袖斯大林与日本军国主义集团签订的《苏日中立条约》已经为俄日双边外交树立了一个铁面无情玩弄盟友抛弃意识形态,跟敌对国家尔虞我诈互相利用的历史性榜样。

   中国如今的“走出去”战略和全球化贸易成果丰硕,但要看到这一成果完全是建立在美国主导和设计的全球体系的有效和稳定的基础上。如果美国有意放弃对这个体系的维护,中国的处境将大为不妙。目前美国正在力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协定),就有将中国撇开另起炉灶的打算。中国又将如何应对?就军力而言,中国根本没有办法保卫已经散布到全球的经济利益,那么除了对美国表示屈服以外还会有什么真正有效的反制措置吗?

   中国外交的最佳设想是让俄国在全球针对美国和西方作有限折腾,向全世界强买强卖本国的战略设想。这就使俄国把注意力和外交资源集中到全球舞台,这样才能让俄国因为处于力量分散和盟友关系而放松在周边地区对中国的警惕和嫉妒。中国目前已经走出去的非洲、拉美和其他地区,要把俄国也附带拉上,设计成利益均沾的格局。中国要在任何国际场合中承认中俄之间的联合协作和利益共振,中国为了自身的经济全球化已经慷慨付出了很多,不在乎多一项支出。而且外交利益不能作纯经济的计算,俄国对中国在外交场合关键时刻的战略支持绝非那些纯看重经济利益的小国所能提供。

   对于俄国的全球战略设想和地区盟友体系,中国要尽量顺着俄国的意图来,因势利导,曲意逢迎。联盟的力量,体系的力量,永远大于单独一个国家的力量。独立自主不结盟的另一层含义就是孤立无援无帮手。中国目前既不能输出价值观,也不能按照本国的国家利益和政治结构塑造世界体系,这本身就意味着在国际权力结构中处于不利地位,因此绝对不能因为怕麻烦,觉得事倍功半而甘愿无所作为。本国只有在外交牌局中尽量抓牌,才有资格与最大的对手讨价还价。而抓牌的过程本身就是外交博弈的组成部分。

   俄国念念不忘要在美国的后院拉丁美洲的古巴和委瑞内拉两国插手,重建针对美国的监听站,搞什么战略轰炸机海外基地,还有保护塞浦路斯岛上的东正教人民,在斯瓦尔巴德岛上跟其他国家较劲,等等诸如此类,中国要尽量成全,乐观其成。俄国一向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欲望过盛,油盐不进。中国即便作为俄国的正式铁血盟友,仗义尽忠泣血相劝俄国去韬光养晦永不当头这也绝对做不到。不如投其所好,尽量让俄国在世界外交舞台上去出尽风头。目前中央已经正式出台了一带一路的战略设计,笔者认为一带的关键国家是俄国,一路关键国家是印度,而伊朗则兼具两大关键地位。因此对于俄国战略家曾经提出的中俄印三角关系,美国战略家布热津斯基特别警惕的中俄伊三国联合,中国要如“水鸟外交”般水上不动,水下快划,尽量去利用俄国出头发声和主导,对美国主导的盟友体系形成威慑效应。

   把中俄关系设计成德法关系的东方版和放大版

   虽然俄国一贯贪得无厌,性格多变,情绪不稳,化敌为友与化友为敌转换不定,极难预测,但地缘政治环境决定了中国无法摆脱俄国。中国必须端正心态,慎密心思和灵巧手腕与魔鬼共餐,与熊罴共舞,在外交上与俄国进行全面的战略合作,以获得稳定的地缘政治处境和收获双赢之利。俄国是一个地缘政治黑洞。俄国强大时,有尽力向周围扩张,吞噬一切的倾向,直到自身政权崩溃而开始收缩而开始下一轮爆发。中国当前既不能坐视俄国因危机而继续崩溃,导致其孤注一掷,外交政策大洗牌。最理想的情况是,俄国相对强大而预期稳定,对中国有一定的依赖性,形成利益共同体;不希望俄国贫弱无格,对敌人畏惧而对盟友蛮横,把中国当作予取予求任劳任怨的奶牛。中国对俄国的全面支持要恰到好处,以虚名换取实利,以经济支撑换取在俄国禁脔地区的战略收益,让俄国在中俄合作中享有一般决策权的同时中国握有最后否决权。这样俄国可在全世界对西方进行搅局而不至于破局,把中国和全世界都拖入深渊。

   俄国的自尊心极强,未必愿意接受嗟来之食的侮辱。实际上俄国如能使本国的外交雄心与本国的软硬实力相匹配,优先在本国的弱项领域集中资源,得益于真正的地大物博和较高素质的精英集团,俄国将在发达国家中占有一席之地。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倚,在西方金融武器的打击下,也许俄国有可能被迫摆脱石油财政依赖综合症,从而转向以制造业立国。但此一转变需要的其他因素未必能配合好,而且缓不济急。另外还有可能与金砖国家以及其他新兴工业化国家形成竞争和冲突,而这本来也是俄国外交助力的方向。因此,中国必须未雨绸缪,尽力在俄国的复兴路径上预先设计,与俄国的利益交织在一起,以缔造利益共同体,降低各领域竞争强度,而不至于在利益发生较大冲突的时候一筹莫展,悔不当初。二战后,欧洲各国的煤钢联营和原子能合作的框架为法德和解与合作打下了坚实基础,这类经验值得中俄两国借鉴和模仿。

   中国外交要针对俄国雪中送炭,趁机做床,就必须抓住俄国外交演变的窗口期和软肋期。由于处在严峻的外交危机和经济危机中,俄国此时针对中国的外交议价能力最低,类似于苏联刚刚解体时。根据历史纪录,外交利害关系和国际权力结构的排列组合是有限的,类似利害关系和权力结构下的历史经验值得借鉴和模仿。当年法德合作的实质是,法国人出战略设想,德国负责经济支持,瘦弱的法国骑士骑在了膘肥体壮的德国战马身上。德国的低调不出头充分满足了法国那因二战期间战败和失去殖民帝国而饱受摧残的自尊心,而德国也在欧共体内获得了充足的成长机会。如果德国不愿意服从法国的政治领导,给予形式尊重,法国有足够的能力破坏欧洲共同体的有效运作,从而造成与德国双输的局面。

   对于中俄关系来说也是如此,俄国对美国实际上极为忌惮,不大可能在没有强力外援的前提下就贸然直接针对美国进行搅局。但俄国针对中国则不是如此,只要中国在中亚和蒙古针对俄国挤压过甚,即便没有外来强援,俄国在中亚、蒙古和东北亚甚至在南海地区就足以直接针对中国进行搅局,损人不利己,让两国双双落入深渊。最后两国将不得不竞争来自美国的援助,依靠美国来平衡反对力量这几乎是所有国家的外交备份选项和最后的杀手锏。目前西方国家针对俄国的经济制裁手段,如法炮制用来对付中国也并非完全不可能。因此无论如何,中国与俄国互相支持与合作,缔结另外的联盟体系与经济合作框架,分散两国经济的风险,防止极端局面的出现,这在战略决策上也是极为必要和紧迫的。

   中俄两国同床异梦并不可怕,两国之间怀鬼胎互相提防也是常态,何况中俄两国的本身就是利害纠葛,关系复杂。国家间的联盟的关键是有共同的利害关系而不在于互相喜爱。建立在交易基础上的有益,比建立在友谊基础上的交易更可靠。国家利益有交集而有合作框架,这样双边外交才能趋于务实。中国要尽量营造中俄共同利害关系的婚床,不需要正式的盟约,而要力争有实质结果,让外交利害关系捆绑在一起。首先让俄国不至于走投无路而铤而走险,其次让俄国不至于在外交领域针对中国采取极端行动。

   俄国的传统势力范围在前苏联各国和蒙古,针对这些国家俄国有不同的合作框架,与中国主导的上海合作组织互有重叠,而中国所要缔造的以中俄为核心的联盟体系就在这些国家的范围内,而重点是中亚地区五国。中国必须注意,无论未来的联盟体系以何种形式出现,最低必须以中俄双头领袖的形式来保全俄国的体面。如能充分满足俄国的虚荣心,以大事小,以柔克刚,强力维护俄国的盟主地位(这样也能在实质上打消联盟体系内其他大国要跟中俄平起平坐的想法),中国甘当俄国的第二小提琴手而专注于追求实质经济利益,则中国外交的行动将更具有灵活性与自由度。(笔者对于中俄在中亚的合作另有长文《中国亟需经略中亚》,已公开发表。)

   中俄两国形成实质性盟友关系缔结联盟体系尤其是在中亚这个关键性地缘政治枢纽进行有效合作后,不一定能在全球范围内成功推行两国的主张,但对美国及其盟国的政策一定能起到否决作用,在主场防御则绰绰有余。中俄两国也许永远也不会正式结盟,但外交利害关系所在,中国一定要把自己当作俄国的正式盟友来对待。中国要充分照顾俄国的大国心态和自尊心,也不一定要正式与公开承诺什么,但是所做一定要比所说更多。中国让俄国出战略设想,在全世界出风头,与西方平起平坐进行防御和对抗,而由中国提供经济支撑。由于中国巨大的经济总量和财政能力,目前对俄国所能起到的支撑力度,将远大于当年德国对法国的支撑力度。而且由于中俄两国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与核大国,中俄两国联盟在全球外交领域将比法德轴心搭档更有进攻性威力。

   中国目前经济高速发展,财政实力强大,但是需要花钱的领域太多,财政压力一直水涨船高。在以航天工业、核武器、航母和军用飞机等为代表的国家战略装备以及军事工业领域,中俄两国的技术路径契合度高,现实需求量大。因此中俄两国在战略装备领域进行全面合作,互通有无,互利共赢,尽量减少沉没成本的投入而摊薄可变成本,这是可行的选项。有人担心此举有可能损害中国的战略装备部门和军事工业的独立性,或者在战略领域内受制于人。事实上,与盟友的关系当然就是互相利用,互持把柄,这是为了让结盟的双方都放心,认为握有盟友的命门,则盟友不敢轻易背叛与毁约,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幡然转向。从历史纪录来看,俄国并非不知感恩与回报,而是要事事顺心才能予取予求。

   中俄两国在近代以来的爱恨情仇剪不断,理还乱;地缘政治关系的利害纠葛则说不清,道不明。目前两国的对外关系都已经演变到了关键性的节点期。俄国一直面临西方集团的步步进逼,今后不是进一步收缩就是绝地反弹;最近几年来,中国则是锋芒毕露,四面出击,希望在周边地区确立领袖地位,中俄两国同时都面临与以美国为首的世界体系发生正面碰撞的可能。在此前提下,中俄两国因共同的利害关系而结成实质的联盟关系不仅是可行的选择,也是必须的选择。因为中俄联盟不仅能使中俄双方对未来的预期稳定,避免极端,而且也要防备西方对中俄两国分而治之,各个击破。中俄缔结实质性联盟和营造有效运作的联盟体系,加强对西方集团的议价能力,改善在世界体系中的博弈地位,将有助于当前世界体系更趋于公正合理以及保持基本的和平稳定。因此,中俄联盟诉求合理,利益现实,道路虽然曲折,前景必将光明。

    进入专题: 俄国外交战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45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