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晴川:自媒体时代对新闻专业主义的建构和反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21 次 更新时间:2016-02-15 22:57:42

进入专题: 新闻专业主义   社会责任   自媒体  

王晴川  
将来这一趋势还将继续增强。到2011年底,中国的微博用户已突破5亿,而且每天还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问题是,“人人都是记者”会使记者这一职业走向消亡吗?笔者认为不会。因为自媒体提供的只是技术平台和信息发布渠道,只是为“人人都是记者”提供了可能性,但是未必人人都愿意成为记者,也未必人人都能胜任记者的工作。未来的记者,是全能型、复合型、思想型的全才记者。换句话说,未来的记者,不仅仅是“观察家”,更是“思想家”和“艺术家”。“记者”不仅意味着能够传播信息,还意味着社会责任和担当正义。由经过专业训练的记者所提供的新闻作品,肯定比普通网民自创的信息作品要生动和精彩。可以预见的是,在自媒体时代,信息生产和流通更为简单便捷了,但是成为合格记者的门槛却提高了。“人人都是记者”为新闻专业知识和操作技能大众化和草根化提供了便利条件,新闻记者产生和生长的社会土壤会更加丰厚和肥沃。

   第三,谁来捍卫新闻的客观性和公正性?在自媒体时代,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信息发布平台。每个人都可以开办自己的博客、微博,或者使用网络电视、网络广播平台随时发布信息。由此,不仅“人人都是记者”,而且人人都是“电视台长”、“报社老总”和“网站主编”。在这些每天都以爆炸式速度增长的媒介传播平台里,媒介的内容监管成了一大问题。通过自媒体发布的海量信息,谁来监督和审查,怎样审查,谁来监管信息的客观性、公正性和真实性,又有谁愿意自觉地坚守新闻的客观性和公正性,在自媒体时代,信息失真、鱼龙混杂、真假难辨的情况将深刻困扰着人们。一方面,很多信息发布者根本不知道客观性、公正性、中立性为何物,难以创作和发布有客观意义的信息作品;另一方面,会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出于某种目的蓄意散布虚假消息和“信息迷雾”,对社会和他人造成利益侵害。由于信息泛滥,发布平台太多,也对广大受众对于信息的理智分析和正确判断造成干扰。由此,新闻专业主义一贯倡导的客观性和中立性将在实践中受到严重挑战。如果没有有力的监管措施,新闻界的职业道德底线和行业标准都将被人随意践踏,或被一些人弃如敝屣。

   第四,如何防止新闻自由的滥用?倡导言论自由,主张新闻自由,这是新闻专业主义的一块理论基石。但是,在以数字技术为基础的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是记者”,人人都可以发布信息,也就意味着,人人都可以发布不负责任的新闻信息。这一方面给新闻检查带来了极大压力,另一方面也置新闻自由于危险的被滥用的境地。在国内外,一些人利用网络工具,开展“人肉搜索”,推出“网络打手”、“网络红人”,这已经给网络言论监控提出了严峻课题。笔者认为,实行“实名制”和“追惩制”恐怕不失为防止言论自由被滥用的好办法。即每个人必须为其在虚拟世界的言论负责。实名制使每条通过网络和手机媒体发布的信息都能找到真实的责任人,而追惩制则使不良信息和有害新闻的发布者得到应有的惩罚。假如再辅以信息发布诚信档案管理制度,对那些经常故意散布虚假新闻和有害信息的组织和个人给予严苛处罚,相信能够收到不错的效果。

   第五,新闻应该是本地的还是国际的?在网络时代,地球已经变成了一个“村”,这是不争的事实。在地球这边刚刚发生的新闻,转瞬之间就被地球那边的人们知晓了。借助于互联网和卫星电视技术,国内外的一些地方媒体、区域媒体开始关注更大范围的新闻动态。媒体和记者视野的国际化、全球化似乎成为了一个趋势。但是,受到网络、手机等新兴媒体的冲击,国内外的一些传统媒体又不得不走地方路线、区域路线甚至社区路线,注重报道身边的新闻消息。在美国,“本地,本地,再本地,是不少报纸应对网络‘全球化’优势的重要策略”。[11]3由此,处于自媒体时代和数字技术时代的大众媒体,应该走什么样的路线,新闻报道应该更加关注本地还是国际事务,本人认为,自媒体时代的大众媒体,应具有国际视野,同时应突出地方化特色。也就是说,内容是本乡本土的,但是受众是五湖四海的。如果视野狭隘,眼界如井底之蛙,如同没有地方特色一样,必将湮没在信息的汪洋大海之中。

   第六,如何增强新闻作品的“历史感”?新闻是“易碎品”,在自媒体时代更是这样。许多新闻信息生命力很短,转瞬烟消云散。今天的世界,每天都会产生海量信息和大量的新闻。这些新闻有国际的、地区的、国内的、本埠的,还有只有一小部分人关心的社区新闻和弄堂新闻。新闻的重要性和被关注程度,主要依赖其价值和传播范围。但是不论新闻价值的大小和传播范围如何,有一条是不变的,那就是新闻应该有史料价值。“新闻是正在发生的历史”已经在学界形成共识。著名报人徐铸成先生也说过:“历史是昨天的新闻,新闻是明天的历史”。所以,新闻信息的传播,本来是一件非常庄重和严肃的事情。新闻工作者应该本着修史制传的态度对待新闻作品。新闻报道既要对现实负责,也要对历史负责,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新闻工作者要心存对历史的敬畏之心,在新闻实践中把握好现实与历史的关联和对照问题,增强新闻报道的“历史感”。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则新闻报道的新鲜感和新闻价值减少了,但是其“历史感”和史料价值却增强了。而在自媒体环境中,新闻信息已经是鱼龙混杂,真假难辨。由于“人人都是记者”,任何人都可以通过自媒体平台随意发布新闻信息,这就使得如何保持新闻作品的“历史感”成了问题。很多人在通过微博、手机、社交网络等媒介发布信息时,根本没有想到还要对历史负责。对于职业新闻工作者来说,能否对得起历史,经得住时间检验,这也是他们与草根网民区别的一个重要方面。

   第七,新闻专业教育应该改变什么?在国内,传统的新闻专业教育,主要教授新闻传播学理论、新闻业务、新闻史等课程。新闻传播学理论主要分为新闻学理论、传播学理论两大类;新闻业务主要是报纸和广播电视的采写编评;新闻史主要包括中国新闻史和世界新闻史两大块。有些高校的新闻院系还根据各自力量和特点,开设了经济新闻、法制新闻、体育新闻、国际新闻等课程。在新兴媒体发展的带动下,虽然近年来国内一些新闻院系已经开设了网络新闻或新媒体应用课程,但是这方面的专业教育与新媒体发展的现实相比,还是相差太远。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为学生们开设了“网络新闻”、“计算机辅助报道”、“新媒介基础技巧”、“新媒介先进技术”等课程,并建设了“新媒介工作室”,可以为我们的新闻专业教育提供一些借鉴。

   在自媒体和融媒体时代,新闻专业教育无疑需要顺时而变。新闻专业主义对于新闻专业教育提出了全新的要求。新闻学专业的核心课程到底是什么,怎样才算最专业,什么样的课程必须淘汰,什么样的新课程必须开设,新闻院系面对自媒体和融媒体时代必须思考这些问题。笔者认为,自媒体时代的新闻专业教育,应该着重培养学生能够熟练运用计算机和网络技术,熟练掌握信息上传和发布技术,以及数据库的开发和使用技术,并着重培养学生的信息筛选、检索、分析和归纳的能力。在自媒体时代,受众所接触的信息不是太少了而是太多了,新闻专业教育着重培养的不仅仅是寻找信息的能力,更是对于信息的加工和处理的能力。新闻专业的学生们需要强化的训练是,在海量信息中发现有价值的新闻线索,利用媒体数据链或数据库完善新闻报道,引领受众深入思考社会问题,帮助受众认识新闻事实的真相,推动社会更加和谐与进步。

  

四、结论

   新闻专业主义是现代新闻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出现的理论产物。一百多年来,新闻专业主义一直在不断充实和完善之中。便士报、“黄色新闻”、“扒粪运动”以及新闻职业教育都为传统新闻专业主义的成长和发展做出了贡献。在已经到来的自媒体时代和即将到来的融媒体时代,新闻专业主义仍然大有作为,空间广阔。新闻专业主义崇尚的客观中立、自由平等、敢于负责、追求正义和准确完美的新闻职业精神值得坚持和发扬。新媒体和数字技术的发展也迫使新闻专业主义思考和回答一些非常现实的问题。自媒体时代催生“人人都是记者”,人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媒体,如果不采取措施,新闻专业主义所坚守的职业道德底线和行业标准有可能被打破和遭受践踏。在自媒体时代,新闻工作的重点应转向深入挖掘事实、加工海量信息、综合分析材料、引导受众思考的道路上来。“人人都是记者”不会导致记者职业的消亡,反而会使新闻专业知识和操作技能得到大众化普及,更多的人在掌握信息发布技巧的同时会自觉担当社会责任,自觉地做社会的监督员和守望者。另一方面,要注意在自媒体时代新闻专业主义尤其是新闻自由有可能置于被滥用的危险境地。学院式的新闻专业教育必须改进训练内容和方法。新闻专业主义只有与新闻事业的实际相结合,与媒介发展的最新趋势相融合,才能不断焕发出旺盛的生命力。

  

   【注释】

   ①Youtube:世界上最大的视频分享网站,2005年2月在美国加州成立,2006年11月被Google以16.5亿美元收购。Youtube作为业内实力最强、影响最广的在线视频服务商,每天需处理上千万个视频片段,为全球用户提供视频上传、分发、展示和浏览等服务。

   【参考文献】

   [1]郭镇之.舆论监督与西方新闻工作者的专业主义[J].国际新闻界,1999,(5):32-38.

   [2]黄旦.传者图像:新闻专业主义的建构与消解[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5:73.

   [3]弗雷德里克·S·西伯特,西奥多·彼得森,威尔伯·施拉姆.传媒的四种理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

   [4]迈克尔·埃默里,埃德温·埃默里,南希·L·罗伯茨.美国新闻史[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11.

   [5]黄新生.媒介批评[M].台北:五南图书出版公司,1995:31.

   [6]让-雅克·卢梭.社会契约论[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2004:12.

   [7]王四新.表达自由:媒体与互联网[J].国际新闻界.2007,(5):52-55

   [8]钟瑛.网络传播伦理[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5:78.

   [9]让-诺埃尔·卡普费雷.谣言:世界古老的传媒[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260.

   [10]中国广播年鉴编委会.2010中国广播电视年鉴[R].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年鉴社,2010:636.

   [11]张志安.融合时代的变与不变——美国传媒业考察随感[J].南方传媒研究,2010,(25):1-8.

   [12]邓若伊.论自媒体传播与公共领域的变动[J].现代传播,2001,(4):173-174.

   [13]杜骏飞.中国网络传播研究[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08.^

  

    进入专题: 新闻专业主义   社会责任   自媒体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媒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106.html
文章来源:《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