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格:世界的楚门

——“娱乐至死”的导演与观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77 次 更新时间:2016-02-04 23:29:25

进入专题: 楚门的世界   娱乐至死  

子格  
这就是反差。同时克里斯托弗从“天空”中与楚门对话,楚门看向阳光最深处,那里本应该是上帝的位置,而现在坐着克里斯托弗。克里斯托弗此时说的都是真心话,在商业包装中,克里斯托弗同样真实,他与楚门的真实具有“遗传性”,这种基因的捆绑注定他们“亲情”真实性,此时克里斯托弗是整部电影最投入的“演员”。楚门离开海景镇,未来虽无法预期,但可以判断是一个美好的世界,而对于克里斯托弗和海景镇的所有演员,30年的追随和固化,他们的世界已经被浓缩,浓缩到只有一个场景——楚门,如果没有楚门,他们不仅仅是失业,自己前30年被拦腰折断,他们可以是英雄或知名演员,但是心中的世界已经不完整,而且无法修复。这就是克里斯托弗想留下楚门的缘由,有真情,也有私欲。

   有人说,在挽留的最后,克里斯托弗无耐心地表现出了制片人的身份,回到了商人的起点,但我更愿意看成是克里斯托弗的觉悟,在表达完自己的心愿之后,他加速刺激楚门苏醒,以防楚门沉沦于情感漩涡,他也希望楚门离开,但身份决定了他独特的表达方式。

   楚门最后选择谢礼离开,与片头“楚门世界”右下角的“LIVE”形成呼应。

   楚门是海景镇的风云人物,他拒绝理想国度的生活,愿意接受真实世界的“可怕”。楚门显然是媒体暴力的产物,是克里斯托弗这样的“导演”掌握着媒体,肆意践踏和支配人们的生活,通过楚门荒诞的人生,蕴藏着不寒而栗的深意,影片也直接而强烈地对“媒体万能”价值观进行了批判,通过《楚门的世界》用虚拟完美的“乌托邦”寓意了悲哀绝望的“笼中鸟”。

   媒体万能实则也是一种“导演”,但除了媒体可以蓄谋生活之外,通过《楚门的世界》我们应该看到另外一种可怕的黑色力量——观众的沉默。

   梅莉、马龙等所有的参演演员,看着楚门赤裸裸地展现在别人面前,极像动物标本一样进行展览,旁观者享受自己的角色,也享受茶余饭后“追剧”的悠闲,他们在楚门的人生中找到快乐,但这种快乐其实掩藏着群体的麻醉,让每个人入戏,也让自己跌入进去。楚门就像实验室的小白鼠,只是旁观者不知道,自己随时都可能是玻璃罩里面的那只小白鼠,无力逃脱,并接受所有人的窥探。

   沉默是罪恶的帮凶,很多人从愤怒变成羡慕,这是一种可怕的变化,正义被腐蚀后还可以被修正,而正义自己动摇则会失去重塑的根基。《楚门的世界》中除了楚门、丝薇亚,其他人都是“帮凶”,他们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楚门的痛苦之上,只要与自己无关,就选择袖手旁观,但当负面事件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每个人又期盼获得帮助,这种身份的对立与心态的反差,从侧面暴露出了社会心理的失衡与病态。我们身边每天都在发生类似楚门的事件,我们拒绝参与,同时冷漠旁观,拒绝发言,拒绝帮助、拒绝阻止、拒绝悲悯、拒绝冷静、拒绝关爱、拒绝反思……直到有一天,每个人都变成这个世界的楚门,相互取笑,却不见自身的不洁。

   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观众始终都是上帝,因为作为商品,都需要价值回报,所以总会不断地讨好观众,但长久的谄媚容易让观众变得傲慢而雍容,自我膨胀无端蔓延,很多人渐渐变成了戏子,因为只要有人乐于在台下看,台上就必定要有人唱。

   楚门是媒体时代特有的产物,媒体成了楚门的“万恶之源”,但是当人们还有选择能力和选择机会的时候,每个人都需要有丝薇亚的勇气,这种群体意识的觉醒可以解救很多“楚门”,我们在批判“媒体万能”的同时,也应该警惕“群体堕落”的危机,这不难让人想到法国社会学家、群体心理学创始人古斯塔夫?勒庞(Gustave Le Bon)的传世名著《乌合之众》(The Crowd:A Study of the Popular Mind)。

   在《楚门的世界》楚门需要丝薇亚,大众世界同样需要更多的丝薇亚,需要唤醒梅莉、马龙,让他们承担自己的社会身份,并用这种社会身份去主导戏剧角色,让这个世界掌控在每个个体手中,而不是一个人的手里,让每个人不做上帝,也不沦为戏子,挺胸走出“海景镇”,成为一个Truman,而不是The Truman Show。

   1998年,彼得?威尔通过此片提醒社会潜在的危机,2013年年中,世界有了一个反思的契机,很多人开始认真思考信息时代到底意味着什么,以及国家安全与个人隐私、团体利益与个体自由、大众喜剧与底层悲剧之间的矛盾,这个反思与觉醒的价值远大于结论。

   在《楚门的世界》片末克里斯托弗接受专访,丝薇亚在场外打进电话,当主持人意识到这不是一位友好的观众时,准备挂断热线,但被克里斯托弗阻止了,他也想借此机会向他的观众洗清自己,如他所说——每个人都会接受眼前的现实,就这么简单。他从来没有阻止任何人发现真相,就看故事中的人是否有足够的勇气用失去换来得到。

   丝薇亚在电话中质问克里斯托弗:“你无权把一个生命当成一场秀!”,也许我们应该变换成另外一种说法:我们有义务不把一个生命当成一场秀!

   《楚门的世界》有两个导演——克里斯托弗与彼得?威尔,也可以说只有一个导演,他就是彼得?威尔,克里斯托弗是彼得?威尔的执行者,可以充当电影作品《楚门的世界》的副导演,所以在看克里斯托弗的作品时,我们是可以认同尼尔?波兹曼的观点的,而在看彼得?威尔的作品时,我们有理由保留意见。

   彼得?威尔通过此片展现了自己导演的功力,通过叙事方式、叙事内容的安排,用喜剧呈现了一台惊悚舞台剧。他在影片开始就向观众坦白,没有想用复杂的架构来考验观众的读戏能力。试想,如果由英国名导克里斯托弗?诺兰来导演,他是否会用诡谲的叙事手法来讲述故事,就像《盗梦空间》《记忆碎片》一样考验电影智商,也许直到最后楚门的帆船击破了“天空”,在听到破碎之声时,观众才突然发现自己被骗了,自己居然在看着电视观众演电影。

   《楚门的世界》得益于克里斯托弗,同时也得益于观众,缺少任何一方都难以支撑其完整性。克里斯托弗是上帝的化身,知道无数个楚门的秘密,乐见他们畸形成长,此时甚至让人怀疑,上帝的宽恕是不是一种戏弄?我们看着楚门时,是否有类似收看楚门的观众看着我们,正如“新月派”诗人卞之琳《断章》中的诗句: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诗中呈现的是美好,而戏中却是恐慌。

   尼尔?波兹曼同时认为,电视需要的是表演艺术,一个好的电视节目需要的是掌声,而不是反思。克里斯托弗与彼得?威尔显然都不认同这个观点,电视节目和电影作品《楚门的世界》留下的都是反思,同时也是一种恐惧与警示:导演有娱乐至死的能力,观众也有娱乐至死的精神。

  

    进入专题: 楚门的世界   娱乐至死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影视与戏剧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941.html
文章来源:《音乐时空》杂志2014年第4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