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立昌:朴槿惠政府的对朝政策与韩朝关系展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4 次 更新时间:2016-01-12 17:07:35

进入专题: 朴槿惠   朝韩关系   朝鲜半岛  

梁立昌  
但是,对于朝鲜,持续的军事紧张和牺牲经济发展核战略的代价实在高昂。外部挑战固然不可忽视,内部隐忧也急需解决。在体制限制下,朝鲜的战略选择具有极大的局限性。无论是韩国抛出的“绣球”还是国际社会发出的“呼吁”,朝鲜如果一味选择对抗和挑衅,只能使自身面临更大的危险,拥有更少的机遇。

  

   韩朝关系的变化一直牵动着朝鲜半岛局势和东北亚地区格局。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韩朝关系的持续发展已是步履维艰,仅靠双方的努力无法恢复前进的动力,双方关系已经到达一个临界点。为防止朝鲜半岛局势破局,维护地区和平和促进共同发展,中美为首的国际社会应该有所作为。既要制止朝鲜危险的核开发、核武装,也要保障朝鲜半岛局势的和平稳定,找到各方都能接受的均衡方案。目前看来,韩朝之间的统一竞争严重制约着国际社会发挥斡旋、仲裁的空间。同时,朝鲜半岛利益攸关方在领土主权、历史认识和国家战略上的对立也不利于协调有关政策。中国作为“六方会谈”主席方、朝鲜半岛国家的近邻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应当坚持以“无核换和平、以发展促稳定、以介入求平衡”的战略方向,在处理朝鲜半岛事务上发挥开拓性作用。(完)

  

   注释:

   [①] 本论文已经发表在韩国蓝皮书2014年。

   [②] 《朴槿惠“光复节”演讲对朝示好》,新华网,2013年08月17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3-08/17/c_125186827_2.htm(检索日期:2014年1月14日)。

   [③] 《政府正式发表对朝政策基调的概念》,韩联社首尔2013年8月21日电。

   [④] 资料来源:[韩]国防部:《2013?? ??? ????》(2013年4月1日),http://www.mnd.go.kr/(检索日期:2014年1月15日)。[韩]外交部:《2013? ??? ????》(2013年3月27日),http://www.mofa.go.kr/main/index.jsp(检索日期:2014年1月15日)。[韩]统一部:《2013? ??? ????》(2013年3月27日),http://www.unikorea.go.kr/index.do(检索日期:2014年1月15日)。

   [⑤] “东北亚和平合作构想”(首尔进程)是朴槿惠政府为缓和东北亚地区的紧张关系而提出的外交构想,主张韩国、中国和美国等六方会谈与会国首先从气候变化、反恐和核能安全等非政治领域议题进行对话,逐渐增进区域内国家之间的信任。参见:《韩外长会见保加利亚外长 希望支持韩国对朝政策》,韩联社首尔2013年9月26日电。

   [⑥] 《朝韩关系:纠结寻找出路》,虞少华,《当代世界》2013.3,p.10.

   [⑦] 《金正恩发表新年贺词 呼吁韩国履行韩朝共同宣言》,韩联社首尔2013年1月1日电。

   [⑧]  [韩]统一部:《2013年南北关系日志》。(http://www.unikorea.go.kr/index.do)

   [⑨]  [韩]统一部:《2012年南北关系日志》。(http://www.unikorea.go.kr/index.do)

   [⑩] 《从朴槿惠就职演说看新政府的外交安全政策》,韩联社首尔2013年2月25日电。

   [11] 《朴槿惠:日本必须正确面对历史并负责》,韩联社首尔2013年3月1日电。

   [12] 朝鲜的新经济改善措施内容包括:国家不再规定生产目标和生产项目、国家向农民分配30%的收成、工厂和企业独自生产和销售以及独自决定利益的分配。同时,除了国家机关和教育、医疗领域的职员以外,将废除居民的供给制。参见:《朝鲜传引进市场机制废除计划经济》,[新加坡]《联合早报》,2012年8月10日。

   [13] 协议内容包括:防止园区停工情况再度发生;保障人身安全并保护投资资产;推进开城工业园区国际化;成立并运营开城工业园区南北共同委员会;为重新启动园区而积极努力。参见:黄大振,《韩朝就重启开城工业园区达成协议》,[韩]朝鲜日报中文网,2013年8月15日。

   [14] 黄大振,《韩政府:离散家属重逢后谈金刚山旅游》,[韩国]朝鲜日报中文网,2013年8月21日。

   [15] 韩联社首尔2014年1月15日电。[韩]统一部统计资料,http://www.unikorea.go.kr/index.do。

   [16] 《朝鲜发公开书质问朴槿惠:对朝友好政策是谎言》,中国新闻网,2013年12月26日。

   [17] 《朴槿惠:应建立常识和国际规则受尊重的韩朝关系》,韩联社首尔2013年6月20日电

   [18]  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目前,国内外许多研究者主张中朝关系已经不再特殊,中国政府官员有时也称中朝关系是正常的国家关系。笔者认为,只要《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现在有效期至2021年)存在,在法律上两国就维持着一种特殊关系。

   [19] 《纪念韩美同盟60周年联合宣言<全文>》,韩联社华盛顿2013年5月7日。

   [20] 《韩美共同应对朝鲜局部挑衅作战计划》中,针对朝鲜可能发动的数十种挑衅类型,制定出具体的对应计划。主要挑衅类型包括:1)朝鲜动用军舰等,对北方限界线(NLL)实施渗透;2)朝军对西北岛屿等进行炮击;3)韩军进行低空渗透;4)朝军特种部队进行后方渗透;5)朝军在军事分界线 (MDL) 一带的局部挑衅;6)朝军利用潜艇对韩海军舰艇发动攻击等。参见:知远,《韩美两国已签署共同应对朝鲜局部挑衅作战计划》,http://mil.sohu.com/20130326/n370406574.shtml(检索日期:2014年1月15日)

   [21] 定制型威慑战略是指观察朝鲜WM合各状况的恰当手段封锁源头。军方负责人表示“应对办法和方案属于军事作战状况,所以不能透露具体细节”,但同时也表示“这是韩美两国协商了两年多的问题,所以囊括了大部分情况,将动用美军提供的核保护D的动向,使用适伞、常规战斗力和导弹防御战斗力等所有手段”。参见:郑墉洙,《韩美额外制定并签署了定制型威慑战略》,[韩]《中央日报》,2013年10月3日。

   [22]  许振,《朴总统推出外交与经济相融合的“欧亚一家”新战略》,[韩]《中央日报》,2013年10月19日。

   [23]  郑园烨,《国民看待日本的视角较现实 64%的人认为需要展开“韩日安保合作”》,[韩]《中央日报》,2014年1月9日。

  

   [24] ??,《????? ????-?????? ??? ?? ??》,???? ?? ? 134?(2013.2. ???),p.485.

   [25] 2013年11月20日,韩国情报机构国情院称,从今年1月起截止至10月份,国情院111电话举报热线和官网共收到了4万7000余件间谍举报案件。2012年一年间收到的举报信息也只有4万余件,可见今年的举报件数有了大幅上涨。2012年同一期间(1月~10月)的举报件数为2万5000余件,今年增加了37.5%(1万5000件)。今年收到的举报案件已经相当于卢武铉政府期间(2003年~2007年)接到全部举报件数的8倍,超过了李明博政府期间全部举报件数的一半。卢武铉政府时期接到的间谍举报案件一共有5865件(平均每年1173件),李明博政府(2008年~2012年)期间共收到了8万6332件(平均每年1万7266件)。参见:李柔贞,《今年间谍举报案件数超过卢武铉政府五年期间的八倍》,[韩]《中央日报》,2013年11月21日。

   而据韩国法务部2013年10月11日向国会提交的资料显示,朴槿惠政府就职以来,共有4名朝鲜间谍被捕,近十年来,共有49名朝鲜间谍被韩国当局拘留。据悉,李明博政府时期(2008-2013年)被拘留的朝鲜间谍数最多,达到31名;卢武铉执政时期(2003-2008年)只有14名。参见:韩联社首尔2013年10月11日。

   [26]  统合进步党是韩国一个左翼政党,简称进步党、UPP(The Unified Progressive Party),由民主劳动党、国民参与党、统一联盟整合而成。2011年12月6日,在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登记。参见:http://zh.wikipedia.org/wiki/统合进步党。检索日期:2014年1月15日)

   [27] 王刚,《韩国批捕议员李石基 称其涉嫌犯“内乱阴谋”罪》,环球时报,2013年9月5日。

   [28]  裴成奎,安埈豪,《新年特辑“统一和未来”(1)统一意识民调》[韩]《朝鲜日报》,2014年1月1日。

   [29] 其内容包括:为提高朝鲜的自力更生能力扩充电力、交通和通信基建设施;帮助朝鲜加入国际金融机构与建设经济特区;推进建立首尔与平壤的韩朝交流合作办事处等。与此同时,为了巩固实现统一的基础,将继承“民族共同体统一方案”,从经济共同体开始,最终追求政治共同体。参见:[韩]统一部:《朝鲜半岛信任进程说明手册》(http://www.unikorea.go.kr/index.do)

   [30] 关于朝鲜核战略目的的分析参见:毕颖达,《朝核问题困境与应对方向》,《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2013年第5期,p.75-79.

   [31] 符号中的横线在这里表示无核化进程遭遇挫折,韩朝继续紧张对峙。文中出现的“>”表示方向。

   [32] 据韩联社报道,NKSI具体分为稳定性指数、体制转换指数、危机指数。稳定指数是通过朝鲜政治、军事、经济领域的稳定性和朝鲜当局的管控力度,从而分析朝鲜体制稳定性的指数;体制转换指数是通过朝鲜的政治自由化、经济自由化、社会多元化分析朝鲜体制转换可能性的指数;危机指数是通过评价各领域危机程度分析朝鲜体制危机程度的指数。参见:《韩国政府首次算出朝鲜局势指数 可推测朝鲜危机程度》,韩联社首尔2014年1月26日电。

   [33] 朴承熙、徐承煜,《基辛格:美中应做好应对朝政权崩溃的准备》,[韩]《中央日报》,2013年3月18日。

  

    进入专题: 朴槿惠   朝韩关系   朝鲜半岛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24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