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海贵 郭栋:利益定向、资本转化与符号合法化建构

——微博使用失范行为探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6 次 更新时间:2016-01-10 16:07:39

进入专题: 微博   网络谣言   利益定向   符号资本   合法化  

刘海贵   郭栋  
正如陶奈在《论平等》中所言:“权力既可怕又脆弱,它可以统治一个大陆,结果却被一阵窃窃私语吹倒了。”[9]

   微博场域中符号的合法化建构权力几乎为一个群体所掌握——微博大V。他们拥有大量优质的符号资本与文化资本,并据此拥有建构或消解社会秩序合法性的能力,颇类似于布尔迪厄所说的符号“代表团”,“在这个‘代表团’中,一个集体的利益通过其知识分子领袖的场域利益而得到折射。”[6]270那么,微博大V们进行合法化建构的策略是什么呢?

   大V们在微博中的鼓动、宣传手段极其类似于勒庞对“领袖的动员手段”所做的描述:断言、重复和传染。微博中的信息尤其是谣言的传播充满断言,即便是道听途说的消息,一旦用微博发布出来,无不呈现出信誓旦旦、确有其事的态势。“作出简洁有力的断言,不理睬任何推理和证据,是让某种观念进入群众头脑最可靠的办法之一。一个断言越是简单明了,证据和证明看上去越贫乏,它就越有威力。”[10]102微博的转发和评论功能可以让一条信息在瞬间重复上万次,这种“不断重复的说法会进入我们无意识的自我的深层区域,而我们的行为动机正是在这里形成的。”[10]102微博场域中极易形成舆论,这种意见气候会迫使人们接受某种观点和某种感情模式,进而启动传染程序:“各种观念、感情、情绪和信念,在群众中都有病菌一样强大的传染力。……相距遥远的人也能感受到传染的力量。”[10]103-104除了上述的断言、重复和传染三种方法被用来建构符号合法性之外,公众人物的名望亦是一个常用的方法,通过赞赏或反对等情绪性的外露,声望对普通符号实践者的头脑产生一种支配性的权力,同时,微博中的符号实践者,在自觉或不自觉的情形下,会模仿大V们的某些言行。

   四、资本转化与行为者之间的分化

   在符号合法化的博弈过程中,出现了群体极化现象。“五毛党”、“公知”和所谓的“自干五”等具有分化性质的群体出现于微博,其中,“公知”和“五毛”是当前网络场域两大对立群体,从符号权力理论的角度来看,具有很大的学术价值。五毛党和公知群体现象至少表明三点:

   一是不同类型的符号资本之间存在相互转化行为。场域不同,资本的类型不同,这就意味着在跨场域或者同一场域内部,各种类型的资本需要相互转化,“五毛党”中资本的转化路径是,政治资本转化成符号资本,而且资本的拥有者的规模扩大,也就是说,在现实社会场域中政治资本只被少数人拥有,但是在微博场域中,必须得转化成适应于微博场域的优质资本——为多数人所拥有的符号资本。而所谓的“公知”中也存在着一个符号转化的路径,不过其转化的方向和前者完全相反,它是沿着符号资本向政治资本这一方向进行的:公知群体在微博场域中占有数量多、质量高的符号资本,随着实力的增强,他们对现实政治表现出兴趣,而问政的捷径便是把手中的符号资本转化成现实社会中的政治资本。进一步来说,这两个群体的符号转化呈现出了共性:首先是,符号资本的转化是跨场域的,要么是从现实场域到微博场域,要么是从微博场域到现实场域。其次,二者都是把自己拥有的优质资本转化为其稀缺的资本形式。再次是,两种场域中的资本相互转化是循环的、不间断的,且需要借助其他资本形式才能完成。比如,政治资本需要借助经济资本才能完成向符号资本的转化,而信誉资本和道德资本在符号资本转化成政治资本的过程中也起到助推作用。

   二是资本转化过程中存在着兑换率。“场域之间能相互渗透和转化,这是因为构成不同场域的特殊资本,总是按照特定的转化汇率,始终处在不停地流动和交换过程中,在不同的资本之间进行不停的交换。”[5]115-116具体而言,经济资本是政治资本进军微博场域时的兑换形式,也是合谋的平衡点。在符号资本从微博场域到现实场域的流动过程中,其“转化汇率”表现为“信誉资本”或“道德资本”的形式,而政治资本所有者又恰需要这两种资本形式使其行为内化于社会结构之中,呈现出超功利性。同时,这两种资本的损益也会影响现实场域中政治资本的质量与数量。这样符号资本才会最终完成向政治资本的转化,也就是说,信誉资本或道德资本是两种资本所有者合谋的平衡点。由上可以看出,政治资本转化为符号资本较为容易,而逆向则难度较大,由此引发的一个问题是,资本兑换难易不同,所采取的场域策略也不同,在这个循环图中,我们大致可以发现两种场域策略:保守策略和颠覆策略。前者适用于现实社会中的政治资本转化为微博场域中的符号资本,因为该资本所有者同时拥有强大的经济资本和规制性权力,是既有规范的制定者,其转化的目的也是试图控制和征服微博这个异质场域,因此,在转化的过程中,他倾向于从既有规范角度出发,而奉行一种保守策略。后者适用于微博场域中的符号资本转化为政治资本。无论是“公知”,还是行业精英,亦或其他微博大V,他们在现实中都远离权力,处于被支配的一方,因此在符号转化的过程中,要想改变其在场域中的不利位置,势必要奉行一种颠覆策略,诸如蔑视规范、质疑政治资本的合法性、建构新的理论体系以及开启新的话语模式,等等。

   三是在资本转化过程中,强化了群体分化。微博场域中的群体属于“无名的群体”,它“是由有着各种特点、各种职业、各种智力水平的个人组成的。他们的集体心理与他们的个人心理有着本质的差别,而且他们的智力也会受到这差别的影响。”[6]132尽管符号实践者对微博充满了民主与自由的想象,然而现实却是:微博中的符号实践者轻信、非理性、暴虐、没有独立的判断能力等,而这些特质又是勒庞用来形容“低级进化形态的生命”。由于存在这种错位,微博平台在某种程度上反而加速了个性泯灭,使得群体轻信和容易接受暗示,众声喧哗的背后,闪现出群体保守、偏执和专横的影子,在微博谣言、骂战以及约架中,看不到多元、宽容、对话的良性互动。而符号转化过程中的“不同场域的同构性”,具体而言,是指“那些在一个场域中处于被统治地位中的人常常在别的场域中也同样处于从属地位。结构的同构性关系依据各种类型的文化生产与消费者在各自的斗争场域中的相应位置而在他们之间获得。”[6]150如微博谣言中的控制方与被控制方,前者在现实场域处于控制地位,而后者通常是缺乏政治资本,其所拥有的符号资本也是伴随着新媒介的出现而获得,“场域同构性”强化了跨场域的冲突模式。结果便是,共同的等级模式与冲突模式从一个场域到另一个场域得到再生产[6]153。

   五、结论

   微博使用失范行为,无论是谣言、骂战或约架等,都是不同资本类型相互争夺的一种外化,本质可以看做是微博使用者依靠自己拥有的符号资本改变其在符号权力的文化网络中的位置。本文的结论是,面对微博失范现象,传统的言论规制模式出现了某种程度上的合法性危机,这种危机与微博失范行为引发的客观力量联系起来,剥夺了场域中国家权力的某些正常的控制能力,因此,必须着力探寻一条可行的路径,以满足这种新的合法性需求。

   注释:

   ①数据来源于新浪微博社区管理中心(http://service.account.weibo.com/?type=7&status=0),2013年7月22日访问。

   ②资料来源于《法制晚报》新浪微博(http://weibo.com/1644948230/zFi8a2CGC),2013年7月22日访问。

  

   【参考文献】 

   [1]邓琦,郭少峰.蓝皮书:新媒体超三成热点事件“生”谣[N].新京报,2013-06-26(A22).

   [2]卡斯.H.桑斯坦.网络共和国:网络社会中的民主问题[M].黄维明,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47.

   [3]洪欣宜,黄冲.61.6%受访者认为名人微博骂战是在牺牲社会底线博取利益[N].中国青年报,2012-04-19(A7).

   [4]哈贝马斯.合法化危机[M].刘北成,等译.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9:90.

   [5]宫留记.资本:社会实践工具——布尔迪厄的资本理论[M].开封:河南大学出版社,2010.

   [6]戴维斯?沃茨.文化与权力:布尔迪厄的社会学[M].陶东风,译.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12.

   [7]严辉文.新闻发言人怎会沦为“家奴”?[N].济南日报,2013-05-14(A2).

   [8]庞岚.警察“家丁化”危险[N].法制晚报,2013-05-29(A02).

   [9]彼得.M.布劳.社会生活中的交换权力[M].李国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188.

   [10]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M].冯克利,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

  

  

    进入专题: 微博   网络谣言   利益定向   符号资本   合法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传播学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093.html
文章来源:《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