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雨辰:韩国的中等强国外交:动因、目标与策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5 次 更新时间:2015-12-30 23:49:02

进入专题: 韩国   中等强国   外交战略  

刘雨辰  
今后大国平衡术还将继续下去。不过,也有学者敏锐地指出了外交平衡的两难困境:“韩国要在中、美、日三国之间保持平衡,面临着诸多难以想象的压力,它也面临着如何在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保持平衡的两难。”(48)韩国需要小心翼翼地在大国之间进行“走钢丝”,否则可能导致游戏崩盘,最终受伤的是自己。

   五、结语

   随着时空场域的转换,韩国政府致力于把国家重塑成有影响力的中等强国,其基本动因有三重考虑:在国家层次上,以民主主义、市场秩序、多元文化等为前提,谋求实现和平统一、繁荣强大的韩国;在地区层次上,在东北亚安全复合体中提高自身安全的保障能力,继续维持与美国的军事同盟关系,努力建立东北亚国家相互依存的制度化关系,形成安全保障网络;在全球层次上,韩国将继续“维持能与世界经济最发达国家以及先进区域不断沟通的经常性接触”,(49)拓展国家软实力,获得国际声望和地位,使其他国家不能轻忽韩国。要看到,在国际权力转移的背景下,韩国中等强国外交将继续以参与、追随和平衡为基本策略,真正目的就是提升国际存在感,维系现有的国际治理体系和秩序,最大限度地保持区域稳定,保障国家安全,继续享受和平与发展红利。总的来看,中等强国外交是韩国国际战略的新定位,是提升国家自主性努力的新尝试,折射出理性选择的战略逻辑。未来,韩国中等强国外交与中国的大周边外交如何开展良性互动,是否能够成为中国地缘政治中的“战略支点国家”,值得进一步密切观察。

   注释:

   ①Yun Byung-se,“President Park Geun-hye’s Trustpolitik: A New Framework for South Korea’s Foreign Policy”. http://english1.president.go.kr/government/news.php?srh%5Btext%5D=middle+power&srh%5Bview_mode%5D=detail&srh%5Bseq%5D=3206,访问日期:2014年4月6日。

   ②Jeffrey Robertson,“S. Korea takes growing role as middle power”, The Koreaherald, 2013年4月17日。

   ③王逸舟:《全球政治和中国外交:探寻新的视角与解释》[M],世界知识出版社,2003年版,第206页。

   ④于镭、[澳]萨姆苏尔?康:《“中等强国”在全球体系中生存策略的理论分析》[J],《太平洋学报》2014年第1期。

   ⑤[美]保罗?肯尼迪:《大国的兴衰》[M],陈景彪等译,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6版,第154页。

   ⑥[墨]G.冈萨雷斯:《何谓“中等强国”?》[J],《国外社会科学》1986年第6期。

   ⑦Chapnick, Adam,“The Middle Power”, Canadian Foreign Policy Journal, 7. 2(1999): pp. 73-82.

   ⑧Bernard Wood,“Middle Powers in the International System: A Preliminary Assessment of Potential”, http://wider.unu.edu/publications/working-papers/previous/en_GB/wp-11/_files/82530817520633193/default/WP11.pdf,访问日期:2014年4月20日。

   ⑨R. G. Riddell, cited in R. A. MacKay,“The Canadian Doctrine of Middle Powers”, in Soward, Frederic Hubert, Harvey Leonard Dyck, and Hans Peter Krosby, Empire and Nations, Essays in Honour of Frederic H. Soward.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1969, p. 138.

   ⑩Andrew F. Cooper,“Middle Power Leadership and the Evolution of the G20”, https://csis.org/files/publication/110818_hgcy_working_paper_No_1102.pdf,访问日期:2014年5月3日。

   (11)OECD,“List of OECD Member countries-Ratification of the Convention on the OECD”. http://www.oecd.org/about/membersandpartners/list-oecd-member-countries.htm,访问日期:2014年4月28日。

   (12)Sook-Jong Lee,“South Korea as New Middle Power Seeking Complex Diplomacy”, http://www.eai.or.kr/data/bbs/eng_report/2012091211454078.pdf,访问日期:2014年4月29日。

   (13)“Korea—Overall Performance”, https://www.worldcompetitiveness.com/OnLine/App/Index.htm,访问日期:2014年10月6日。

   (14)刘雨辰:《民主主义视角下韩国市民社会的角色转换》[J],《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2013年第5期。

   (15)[美]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M],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译,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63-64页。

   (16)詹德斌:《韩民族“恨”的心理特征与韩国外交》[J],《国际政治研究》2013年第3期。

   (17)T. J. Pempel,“Soft Balancing, Hedging, and Institutional Darwinism: The Economic-Security Nexus and East Asian Regionalism”, Journal of East Asian Studies, 10(2010), pp. 209-238.

   (18)Michael J. Green,“Balancer or Shrimp: Korea, Asia’s Emerging Regional Architecture”, http://www.eastwestcenter.org/events/seminar-balancer-or-shrimp-korea-asias-emerging-regional-architecture,访问日期:2014年4月16日。

   (19)Kim Sung-han,“Global Korea: Broadening Korea’s Diplomatic Horizons”, https://csis.org/files/publication/120727_KimSunghan_GlobalKorea.pdf,访问日期:2014年4月19日。

   (20)唐纲:《参与全球治理的中等强国:一项现实议题的研究》[J],《太平洋学报》2012年第8期。

   (21)刘雨辰:《冷战后全球治理制度变迁:逻辑与趋势》[J],《国外社会科学》2014年第2期。

   (22)“Increasing Importance of Middle Power Countries in the Face of Growing/Changing Global Issues”, http://www.ifans.go.kr/knda/hmpg/kor/pblct/PblctView.do?clCode=P02&pblctDtaSn=12113&koreanEngSe=KOR,访问日期:2014年5月2日。

   (23)方秀玉:《韩国外交战略取向与对日安全关系》[J],《中共浙江省委党校学报》2012年第1期。

   (24)Young Jong Choi,“South Korea’s Middle Power Diplomacy and Regional Security Cooperation”, http://spfusa.org/pdfs/2008/oct2choi.pdf,访问日期:2014年3月29日。

   (25)Soon-ok Shin,“A Failed‘Regional Balancer’: South Korea’s Self-promoted Middle Power Identity”, http://citation.allacademic.com/meta/p311501_index.html,访问日期:2014年4月19日。

   (26)Young Jong Choi,“East Asian Regionalism and South Korea’s Strategy: Lessons from the Experience of Middle Power Activism”, http://www.jpi.or.kr/board/run/download.php?board_id=peaceindustry&page=1&row_per_page=15&page_per_block=10&pds_uid=1304,访问日期:2014年4月29日。

   (27)赵建明、吕蕊:《冷战后韩国海外军事行动述评》[J],《外交评论》2011年第1期。

   (28)徐万胜等:《冷战后的日美盟与中国周边安全》[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第114页。

   (29)Sarah Teo, Bhubhindar Singh, See Seng Tan,“South Korea’s Middle-Power Engagement Initiatives: Perspectives from Southeast Asia”, http://www.isn.ethz.ch/Digital-Library/Publications/Detail/?lng=en&id=174582,访问日期:2014年4月22日。

   (30)韩国驻华大使馆新闻处:《韩国总统李明博“新亚洲构想”的内容与意义》[N],《每周韩国》2009年3月10日。

(31)张明亮:《韩国的东盟战略:以其新亚洲构想为视角》[J],(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韩国   中等强国   外交战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818.html
文章来源:《国际论坛》(京)2015年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