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杰:晚清军事转型失败的战略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80 次 更新时间:2015-12-09 13:31:00

进入专题: 洋务运动   晚清军事   甲午战争   中国近代史   世界战争史  

王鼎杰  
直到拿破仑战争为止,最高统帅依然可以直接控制会战进程,并亲临现场,以目力观察和口述命令影响会战进程。(2)重视指挥官的勇气和经验,轻视其知识和学习。以威震欧洲的普鲁士军队为例,直到拿破仑战争时,其军官团仍以庄园贵族子弟为主,而且这些军官几乎完全不学习数学,也不接触最新的军事地图测绘工作。"一位将军只要勉强写出其姓名,就不算是没有受过教育;好一点的话,则可能自夸为学者、墨客及三流作家。"

  

   但是,19世纪的军事变革打破了传统的时空概念,形成了全新的战争指导模式:"由于技术的迅猛发展,作战指挥已全部由经过技术、科学训练的杰出专业人才担任。……战争已从王公贵族的赌博,逐渐演变成由一个技术化的、隐姓埋名的机构来领导的斗争。"

  

   在这一点上,得风气之先者是普鲁士陆军中的改革派。在沙恩霍斯特、格纳泽瑙与克劳塞维茨等人的带领下,普军进行了大胆的革命性尝试,构建了全新的参谋总部制度,并最终为老毛奇所完善。这一新制度同时具备了下述四种特性:

  

   首先,参谋本部是一个研究机构。它直接管理陆军大学,并以战史编纂为头号任务。它将军界精英聚集起来,广泛搜集本国和各军事强国的兵要地志和各种军事情报,并以此为基础展开对军事问题的深入研究。其中,对军事史的研究被规定为参谋本部的核心职责之一。战争失败与失误研究,尤其是对自身的失败和失误的研究尤其受到重视。

  

   其次,它又是一个教育机构。它将前述研究成果转化为操典和教材,通过军校和军队,切实地贯彻到基层。同时,它不仅从基层遴选精英,还周期性地将总部的精英派到基层,交流互动,避免军人成为学究。它还通过外派武官制度,使得军界精英得以到国外尤其是假想敌国进行长期的体验和观察,既收集相关信息(尤其注重军事地理的实地勘测与数据采集),又做到从思维方式到文化心理的知己知彼。

  

   再次,它又是一个决策机构,负责提前选定假想敌,并依赖于前述信息采集,提前制定精密化的战争计划。

  

   最后,它还是战时事实上的最高指挥机构。其最终目的在于形成一个学习型、研究型的专业化军官团,并进而通过参谋体系对战争进行精密化的准备、指导与协调。德意志统一战争的胜利,在军事层面,即是参谋总部制度和战略性铁路网结合的胜利。

  

   综上所述,不难发现,前三项变革共同预示了陆地大国的复兴机遇。而参谋总部制度则超越了海权与陆权,构成所有国家军事现代化的制度基础。德意志的统一,后来苏俄的崛起,均是把握住这一时代机遇的结果。

军战舰

  

   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清王朝有几十年的时间利用这次难得的军事变革机遇。而这一时期的国际环境也出现了有利于其军事转型的变化:西洋列强之间暂时形成了势力均衡状态。欧洲出现了法德对抗,在欧洲之外则有英俄对抗。美国暂时无力亦无意破坏远东均势。这五国均无意与中国陷入大规模战争状态,最急迫的威胁仅有日本。如此难遇的战略良机,当时的清王朝内部已有人见其先机。

  

三、晚清改革派的战略认知

  

   早在太平天国战争期间,李鸿章已率先意识到西洋武器的威力,但却认为:"若火器能与西洋相埒,平中国有余,敌外国亦无不足。""中国但有开花大炮、轮船两样,西人即可敛手。"此后,李鸿章逐步认识到西洋武备绝非仅此二者,更意识到军事转型不等于武备转型。

鸦片战争前的清朝水师

  

   1874年的海防大筹议中,李鸿章已清晰地表述了对当时中国地缘困局的忧虑:"历代备边,多在西北。其强弱之势,客主之形,皆适相埒,且犹有中外界限。今则东南海疆万馀里,各国通商传教,往来自如,麋集京师及各省腹地。阳讬和好之名,阴怀吞噬之计,一国生事,诸国构煽,实为数千年来未有之变局。"

  

   李鸿章认识到了西洋列强的先进:"轮船电报之速,瞬息千里;军器机事之精,工力百倍。炮弹所到,无坚不摧。水陆关隘,不足限制。又为数千年来未有之强敌。"

  

   他对日本的威胁亦有清晰认识:"泰西虽强,尚在七万里以外。日本则近在户闼,伺我虚实,诚为中国永远大患。今虽勉强就范,而其深心积虑,觊觎我物产人民之丰盛,冀幸我兵船利器之未齐,将来稍予闲隙,恐仍狡焉思逞。"

  

   而变革的契机,即在电报、铁路的引进。如郭嵩焘所论:"泰西遍国皆机器也,中国无能效之;其必宜效者二:一曰电报,一曰汽轮车。盖中国幅员万里,驿路远者经月乃达,骤有水旱之灾、盗贼窃发之事,利病缓急在须臾之间,而所以应之,常在数月之后。有电报则信息通,有汽轮车则转运速,可以处堂户而坐制万里之外。是二者之宜行也,无待再计决也。"

  

   1879年冬,李鸿章的重要幕僚马建忠也指出,铁路有救患、节用、开源三大利。论及开源之利时,他已谈到煤铁复合体型经济及其与铁路的关系:"英人所以致富,曰煤与铁,遍西南洋而尽用之。今我中国豫晋之产,西人谓其尚富于英,乃未闻豫晋之煤铁行至千里,岂复望其行于外洋以夺英人之利乎!"

  

   马建忠更明白地指出,铁路建设是国防的迫切需要:"且思轮船梭织海上,西洋各国运兵而至者无逾四旬日。即俄国由博罗的海而达中国,亦无逾五旬日。而吾自腹省调兵滇南,或自关内调兵塞外,能如是之神速乎?以轮船之缓于轮车,而人在数万里外反居我先,矧异日各国之以轮车环集我乎!且中国数万里之疆域,焉能处处防御,所贵一省之行军可供数省之用,一省之饷可济数省之师,首尾相接,遐迩相援。为边圉泯觊觎,为国家设保障,惟铁道为能,此诉以当行而不容稍缓者也。"

  

   李鸿章本人的观点亦与之相近:"用兵之道,必以神速为贵。是以泰西各国于讲求枪炮之外,水路则有快轮船,陆路则有火轮车,以此用兵,飞行绝迹。而数万里海洋欲通军信,则又有电报之法。于是和则以玉帛相亲,战则以兵戎相见。海国如户庭焉。"

  

   1879年冬,因中俄边境危机,发生了俄国铁甲舰来华示威的事情。1880年,清廷特召淮军宿将刘铭传入京陛见。在李鸿章的授意下,刘铭传趁机提出了修筑战略性铁路干线的建议。他从日、俄的地缘威胁谈起:"自古敌国外患,未有如今日之多且强也。一国有事,各国环窥,而俄地横亘东、西、北,与我壤界交错,尤为心腹之忧。俄自欧洲起造铁路,渐近浩罕,又将由海参崴开路以达珲春,此时之持满不发者,以铁路未成故也。不出十年,祸且不测。日本一弹丸国耳,师西人之长技,恃有铁路,亦遇事与我为难。舍此不图,自强恐无及矣。"

  

   刘铭传进而指出,"自强之道,练兵造器,固宜次第举行。然其机括,则在于急造铁路",并着重强调了铁路的国防价值:"中国幅员辽阔,北边绵亘万里,毗连俄界;通商各海口,又与各国共之。画疆而守,则防不胜防;驰逐往来,则鞭长莫及。惟铁路一开,则东西南北呼吸相通,视敌所趋,相机策应。虽万里之遥,数日可至;百万之众,一呼而集。且兵合则强,分则弱。以中国十八省计之,兵非不多,饷非不足,然此疆彼界,各具一心,遇有兵端,自顾不暇,徵饷调兵,无力承应。若铁路告成,则声势联络,血脉贯通,裁兵节饷,并成劲旅,防边防海,转运枪炮,朝发夕至,驻防之兵即可为游击之旅,十八省合为一气,一兵可抵十数兵之用。将来兵权饷权,俱在朝廷,内重外轻,不为疆臣所牵制矣。"

  

   他最后建议:"中国要路有二:南路一由清江经山东,一由汉口经河南,俱达京师;北路由京师东通盛京,西达甘肃。若未能同时并举,可先修清江至京一路,与本年拟修之电线相为表里。"

  

   李鸿章随后也同样强调日、俄的地缘威胁及其与铁路的关系:"即如日本以区区小国,在其境内营造铁路,自谓师西洋长技,辄有藐视中国之心。俄自欧洲起造铁路,渐近浩罕、恰克图等处。又愈由海参崴开路以达珲春。中国与俄接壤万数千里,向使早得铁路数条,则就现有兵力,尽敷调遣。如无铁路,则虽增兵增饷,实属防不胜防。"

  

   他进而指出中国兴建铁路的九个"大利":一,有利于缩小南北方经济差距,推动落后地区的经济发展;二,有利于全国军政的统一;三,有利于京师的安全和经济发展;四,灾年跨区调动物资,可以有效平衡物价,有益于"民生";五,有利于漕运;七,有利于邮政;八,有利于偏僻地区的经济发展;九,有利于"行旅者"。

  

   至1888、1889年间,李鸿章更进一步明确指出,铁路既有军事价值又有经济价值,而且其军事价值既可贡献于陆战,又可贡献于海防:"鸿章查台湾筹办海防、开扩商务,必以兴修铁路为根基。""铁路系为征调,朝发夕至。屯一路之兵,能抵数路之用。于直隶七百里海岸尤为相宜。""伏查北洋海岸绵亘七百余里,处处设防,力有未逮。临渴掘井,事事为难。惟有建造铁路,事半功倍。""铁路兴而生计广,西洋各国之所同然。"

  

他认为:"有铁路则运兵神速,畛域无分,粮饷煤械不虞缺乏。主灵而客钝,守易而攻难。首善腹地有三五支精练大军,直与沿海逐处皆屯重兵者无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洋务运动   晚清军事   甲午战争   中国近代史   世界战争史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战争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492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